A-A+

山西矿难 74矿工死亡

2009年02月23日 奇闻轶事 暂无评论 阅读 1 次
摘要:

据新华社报道,发生事故的是山西焦煤集团西山煤电屯兰矿,位于太原附近的古交市境内,事发时矿井下共有矿工436人,有375人陆续升井。   升井后经抢救无效死亡的和井下遇难的矿工共计73人,另有113人住院观察,其中21人伤势较重。   据事故抢险指挥部介绍,现已初步查明,事故原因为井下局部瓦斯爆炸。

14个月来最严重事故   (北京综合讯)山西省省会太原市附近的一处煤矿,昨天发生中国14个月来最严重的工业意外事故,造成74名矿工死亡。
矿井瓦斯爆炸

  据新华社报道,发生事故的是山西焦煤集团西山煤电屯兰矿,位于太原附近的古交市境内,事发时矿井下共有矿工436人,有375人陆续升井。

  升井后经抢救无效死亡的和井下遇难的矿工共计73人,另有113人住院观察,其中21人伤势较重。

  据事故抢险指挥部介绍,现已初步查明,事故原因为井下局部瓦斯爆炸。

  另据法新社报道,一些在事发时被困井下的矿工,曾经用手机给家人打电话。

  据中央电视台报道,事故发生后,国家安监总局局长骆琳和国家煤监局副局长彭建勋已经动身赶赴现场调查。

  据骆琳透露,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已对这起事故作出重要批示,要求全力抢救被困人员,防止发生次生灾害事故,确保救援人员安全。

  一名薛姓生还者在医院病床上告诉新华社记者,他和其他矿工在意外发生时,并不知道事故的严重性,而且是在事发的一个多小时后,才接到撤离命令的。

  他说:“那时,井下电源已被切断,我们只能走出来。”
 据他回忆,他们大约走了50分钟才走到井口,一出井口他就因为缺氧而昏迷了。
  另一名生还者说,他能逃过大劫,纯属幸运。

  “如果不是和另一个矿工换班,我现也会被困在井下。”

  这名不愿透露姓名的生还者说:“他还在井下,希望他还活着。”

  事发后,多数生还者都被送到西山煤电古交矿区总医院骨三科抢救。骨三科主任赵志国说:“我们收治的11名病人,全部是一氧化碳中毒所致。”

  意外发生后不久,山西省省长王君亲赴现场,坐镇指挥,指挥救援工作已经确定三大重点:现场抢险救援、伤员救治、保持矿区稳定。

  煤矿工人出身的王君,是于1月15日在山西省十一届人大二次会议上,高票当选山西省省长。去年9月14日,刚刚履新国家安监总局局长半年的王君,因突如其来的“9.8”溃坝事故被火线调往山西,接替主动下台以示负责的原省长孟学农,出任山西省代省长。

  据中国媒体报道,2008年全年,中国煤矿矿难死难者的总数大约是3200人。

  法新社称,中国的独立劳工组织长期认为煤矿矿难死难者的实际人数比官方公布的来得高,因为很多矿主和地方领导人往往会掩盖真相,以避免罚款甚至关矿。

  不过,政府公布的数字也显示,在中国的1万6000个矿中,有将近80%是非法经营的。

山西屯兰矿难目击:矿工家属寒风中苦等12小时

 

 

2月22日,医务人员在事故现场组织抢救。 新华社现场图片

 

 

  □综合新华社和南方都市报

  22日上午,一个20岁出头的矿工坐在矿井边,呆呆地注视着匆匆来去的救援人员。

  “本来应该是我的班,可是我因要算工资而和另外一个同事换了班。他,直到现在还没有上来。”这个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年轻人低声说。

  年轻人所在的采煤组有9人被困井下,其中3人已被救出送到医院,其他人生死未卜。 “他们都和我岁数差不多,大都没有结婚。 ”他悲伤地说。

  只能步行往上走

  侥幸获救的27岁的薛还成是山西省静乐县人,2005年1月到屯兰矿上工作。“出事前没有任何征兆。”他回忆说。

  事故发生时,小薛说他们只是“感觉有点呛”。凌晨3时30分许,井上有人通知说主风机坏了,要求他们往外撤。“这时候井下的电已经断了,我们只能步行往上走。”他说。

  幸好小薛不但上岗前接受过一个月的安全培训,而且每年都在矿上接受两三次类似培训。他走了四五十分钟后,距矿井还有二三百米的时候感觉到缺氧,于是赶快带上自救器。尽管如此,他在到达立井时,还是晕了过去。

  直到5时30分许他才醒来,发现自己已经躺在病床上了。

  不少家属6点后才知矿难

  昨日,屯兰矿井井口四周已经被当地警方拉起警戒线。在警戒线外,不少人在寒风中痴痴地等待来自井里的消息。这其中就有山西吕梁年过五旬的雷樱林。她的丈夫和两个儿子都在屯兰矿井里上班。

  寒风冷萧,已将雷樱林的脸冻红。“我已经站在这里等了超过12个小时了,依然没有一点老公的消息。”

  雷樱林说,丈夫所在科室8个人中只有4个人被救起,而其他4个人仍是下落不明。“我老公在这里做矿工已经有几十年的时间了,一直都是负责检测矿井内的瓦斯是否超标。按道理他应该是最先知道瓦斯爆炸的,怎么会逃不出呢?”说到此处雷樱林早已哭红的眼睛里又闪出了泪花。

  雷樱林一家人就居住在矿井附近的出租房里。雷樱林说,丈夫应是在前日下午5点30分从家里走出的。“6点来钟下的井,上的是夜班,按照平常的下班时间,应该是在第二天上午10点就可出井内。”

  雷樱林表示,虽说矿难发生在凌晨2点多,但很多家属都是早上6点才知道。“我们没有听到有爆炸声,另外矿上也没有通知家属。”

  据另一位还在等待消息的家属说,她也是在早上6点才知道发生了矿难。记者看到这名站在路旁眼睛红肿的妇女手牵着只有两岁的女儿在井区门口走来走去。“还没老公的消息,我都乱了方寸,在等舅舅从太原过来。”

  据参与救援的屯兰煤矿医院王姓医生说,屯兰矿井的煤层很厚,而最先发生瓦斯爆炸的是矿井的南面,“这个矿井面积很大,瓦斯爆炸的威力很快就向东面、北面以及西面扩散。”该医生还说,由于矿井的煤层很厚,在爆炸中,部分煤层发生了坍塌,将矿井4个通风口堵住了3个,导致救援工作难度加大。“要救援的话就必须把通风口打通,往井内输气。”

给我留言

Copyright © 浩然东方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 07032740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