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二十年上海 那些恶扑奋吃自助餐的“猛士们”

2016年04月05日 奇闻轶事, 生活常识 暂无评论 阅读 767 次

2016/04/03/20160403171341273.jpg

中国游客在泰国餐厅用盘子铲虾(网络图片)

前一阵,国人用盘子铲虾的事件被大家热议了一回。见过大世面、听过不少奇葩故事的我表示:这种小儿科也值得拿出来讲?!既然要过把瘾,我们就来听听那些奋勇吃自助餐的奇葩故事吧,顺便回顾一下上海的自助餐简史。

二十八块钱,上海进入了扶墙时代

1994年,一个台商在斜土路1288号开了家名为‌‌“海霸王‌‌”的自助餐厅,宫殿般的装修豪气十足,大门高窗,富丽堂皇,外墙贴出餐价:午餐28元,晚餐38元(都要加5块钱服务费)。畅吃!

一下子,上海人都疯了。那时候的上海人,虽然眼界已领先全国,但是在如今看来,也只能用两个字形容:屌丝!如此便宜的自助餐,加上丰富的食物,令全城摩拳擦掌,个个都觉得自己有本事吃回本。那时候,提前一天开始饿肚子的大有人在,然后再到海霸王一顿猛吃,翻着白眼出来——上海从此进入了‌‌“扶墙进,扶墙出‌‌”的时代。

起初海霸王是没有时间限制的,邻居母子俩中午进去,在里面足足吃了六个小时——六个小时啊!一顿冗长的法式大餐,也只不过三个小时,当时我们都无法想象这对瘦弱的母子,到底往肚子里装了多少东西。后来才知道,头一个小时他们就吃饱了,坐在那里默默地消化了四个钟头,又奋勇一搏,将肚子再次装满。一段时间过后,海霸王有点吃不消了,规定了用餐的时间限制:三个小时。

2016/04/03/20160403171340377.jpg

海霸王自助餐

很多小老板、包工头会带着民工兄弟们去海霸王打牙祭,每每把餐厅吃得心惊肉跳。一些国企聚餐也会选在海霸王,一来便宜管饱,二来氛围新鲜,就当来开个眼。

闵行的重型机器厂某车间在海霸王聚餐,其中有几个刚从外地招来的大学生,多是农民出生。他们看见排山倒海般的食物时,顿时崩溃了,面对花花绿绿的蜜饯更是无法抵御,每人先装了满满几大盘,分给全车间吃。于是大家还没有开始吃别的东西前,就已经塞了一肚子甜腻腻的蜜饯——海霸王的规定是不能浪费食物,也不能打包带走,此时蜜饯还剩了一半……

我的好基友,摄影师项旸回忆说:‌‌“第一次逃夜就去吃了海霸王!开餐前大家就守在一盘大闸蟹旁边,铃一响,都蜂拥去抢。蟹才吃了一半,旁边就有人开始跳大腿舞,眼睛不够用啊,又怕咬到手指,又怕错过了舞步。‌‌”

大胃王们的春天到来了

从海霸王开始,社会自助餐厅开始纷纷冒出来,‌‌“禾苑‌‌”之辈极尽所能,来提升人们的扶墙极限。几年后,终于出现了‌‌“喜多屋‌‌”、‌‌“金钱豹‌‌”这类食物水准相对较高、消费也跟着提升的自助餐厅。

此时上海人对吃的要求,已经大大超越了‌‌“海霸王时代‌‌”,国民身体素质的提升,也让‌‌“大胃王‌‌”们纷纷涌现。相比酒店自助餐,这些社会自助餐相对便宜的价格,让他们感觉到了春天的到来。那段时间,网上也盛传着很多‌‌“自助餐极限攻略‌‌”,从‌‌“必胜客沙拉垒砌大法‌‌”,到‌‌“如何吃穷金钱豹‌‌”,一个新兴的邪教俨然崛起。

2016/04/03/20160403171340591.jpg

当年网上的色拉攻略,足以让后生晚辈们顶礼膜拜

我有一个高中同学,一起念书的时候就深深地感受到了他报复社会的心理。他绘声绘色地向我描述了去吃喜多屋的场景:‌‌“我胃口不大,但是我有一个绝技,我随时能吐。那次去正大广场的喜多屋,居然有同事跟我比谁吃得东西多!我中途去厕所吐了两次,回来继续吃,完胜他。他也挺惨的,出去后直接吐在正大广场门口了!‌‌”

那一刻,我仿佛看见了两个吐得面色惨白的人,相互搀扶着走在陆家嘴的马路边。楼上,是打扫厕所阿姨哀怨的诅咒声。

三十六只大闸蟹埋头苦吃

社会餐厅的自助餐如火如荼,酒店餐厅的自助餐自然也不甘人后。威斯汀大酒店的‌‌“舞台‌‌”餐厅,是上海最早推出‌‌“周日香槟早午餐‌‌”的,更丰富、更高档的食物,加上香槟的畅饮,瞬间吸引了当时在上海的西方人。

值得一提的是,当时威斯汀选用的香槟,并非率先进入中国市场的‌‌“酩悦‌‌”,而是更高档次的‌‌“凯歌皇牌‌‌”,这不禁让我侧目。畅饮‌‌“凯歌皇牌‌‌”这种好事,即便是西方客人也很少享受过,那时候,外国人喝醉了酒直接蹦上餐桌跳舞的奇景,在上海滩是独此一家。

这类自助餐,也正是检验酒量的工具。我就曾经在璞丽酒店的‌‌“静安餐厅‌‌”,亲眼看着对桌的一个老外喝掉了四瓶‌‌“玛姆‌‌”粉红香槟。侍应生到后来,几乎是压着怒火在替他倒酒,心里早就一万头草泥马在奔腾了。

当然,勇猛的中国客人也不会放弃一较高下的机会。在大闸蟹上市的季节,有一对男女,曾经一晚狂嗑三十只大闸蟹,令老员工们记忆犹新。三十六只,算他们每人吃了十八只,每只耗时十分钟,整整三个小时的时间里埋头苦吃,应该不会有太多的交流,这场景想来也是很诡异的。我只想问一下这对客人:你们的舌头碎了吗?如果没碎,那我的膝盖碎了。

2016/04/03/20160403171340517.jpg

高端自助餐越来越多

现在威斯汀的‌‌“舞台‌‌”餐厅,自助餐水准依旧很高。海鲜种类丰富,一如既往地慷慨陈列;热菜的数量很多,涵盖了众多口味,包括一些小众菜系;厨师每天会挑选当天最好的食材,来做一道特别菜肴,算是一个神秘的惊喜。

另外还有一个‌‌“海鲜鱼市‌‌”,各种新鲜的海鲜当场挑选,包括多宝鱼、冰岛黑鳕、东海银鲳、鳎鱼、竹蛏王、东海大扇贝、阿根廷红虾等,并且可以指定六种烹饪方式。不过,也不是所有的烹饪方式都适合各种海鲜,最好还是听听档口师傅的建议。

“生蚝先生‌‌”和他的香槟酒量

要说上海自助餐的老牌传奇猛将,不得不提浦西四季酒店的‌‌“生蚝先生‌‌”。

作为老牌的五星级酒店,浦西四季是最早推出‌‌“香槟生蚝早午餐‌‌”的,并且进口生蚝的品质很高,并非现在随处可见的普通货。酒店一楼的自助餐厅,也是当年有钱人扎堆的地方。

那时候,有一位男性客人经常光顾,他在餐厅里只做两件事情:吃生蚝、喝香槟。据说他生蚝的食量巨大,香槟的酒量也惊人,几百块钱的餐费对他来说,绝对是能回本的。后来,只要周日中午这位客人走到酒店门口,门童就会通过麦克风向同事们告知:‌‌“生蚝先生来了!‌‌”于是,从前厅,到大堂吧,再到餐厅前台,都做好准备,一路向这位传奇客人行注目礼。

一段时间后,酒店实在吃勿消,为了节约成本,换了生蚝的品种,进价相对低了些。生蚝先生吃过后,大失所望,丢下一句:‌‌“今天的生蚝不好!‌‌”之后就很少出现了。

不过据酒店人士爆料:前一阵四季搞了一个跟生蚝相关的美食活动,生蚝先生再次出现,并且战绩斐然。看来,他对这家酒店还是很有感情的,否则不会关注这里的美食活动。

最近,浦西四季的自助餐厅装修了一下,用餐环境从以前只有土豪才配走进来的感觉,变得居家很多。马来西亚主厨带着家乡情结,为自助餐打造了许多东南亚美食,而一些适合现做现吃的,则可以当场点单,其中就包括著名的椰浆饭。如果你是东南亚菜的爱好者,我是很推荐来这里放开吃一顿的。

另外,海鲜的品种也的确不错,当然也有现开的生蚝。餐厅以后应该还会搞一些生蚝主题的活动,可以关注一下,或许哪一天,你就能一睹生蚝先生的真容了。

两百盒海胆是什么概念?

现在很多人去吃自助餐,也会选择日式的‌‌“放题‌‌”。但是,日式自助餐的品质落差很大。多数餐厅在刚开业的时候为了吸引客人,一边搞优惠,一边保证高品质。可过了一段时间后,就会发现食物的品质开始下降,一些高档点的东西,从无限供应,变成限量供应,甚至需另外收费。所以,我和朋友们吃‌‌“放题‌‌”,一般会选择开业三个月以内的日料馆子,并且以后不再光顾,以免破坏美好的回忆。

当然,还是有一些‌‌“放题‌‌”中值得我们长期光顾,这其中,‌‌“大江户‌‌”算是一家。这家1994年开业的日料餐厅,在营业了一年后,就开了个先河,果断转型成‌‌“放题‌‌”,然后生意兴隆,一度是明星们出没的圣地。不得不说,当年老板也是挺有胆识的。

直到现在,大江户的食物质量把控都很好,并且一直翻着花样出新菜,保持与时俱进。番茄甜醋果冻挺有想法,可以选来开胃;混合刺身和牛油果搭配的沙拉、牛油果天妇罗,以及牛油果拌明虾,给这几年大出风头的牛油果以足够的表演空间;火炙比目鱼裙边寿司和火炙扇贝寿司是当下中国人喜欢的口味;烤金枪鱼下巴和盐烤雪蟹脚是下酒必选;当然,最后也不能忘记来一个牛肉寿喜锅。

餐厅开得时间长了,又是自助的,不免有穷凶极恶之辈值得显摆一下。大江户的浦东店,有一位功力深厚的常客,每次到来,都如同江湖大侠单挑武林大派,坐下来点单,开口就是:‌‌“要两百盒海胆!‌‌”

大江户这种规模的‌‌“放题‌‌”日料,每天准备的海胆基本是两百多盒。此人每次一来,几乎扫荡了店里所有的海胆,同一天的其他客人,就只能赶早才能吃上海胆了。记得有回我晚上七点去那里吃饭,被告知海胆已经没有了,估计此君正坐在某个角落狂扒海胆。我要是早知道有这号人物,定要走到他面前,恭恭敬敬地喊一声‌‌“大侠‌‌”!

这位客人,我们不妨称其为‌‌“海胆先生‌‌”,与‌‌“生蚝先生‌‌”一东一西,隔着浦江共同谱就了上海自助餐的壮丽景色!

高端自助餐终于隔绝了猛士们

在自助餐如何盈利这个问题上,商家和亢奋的大胃王们已经斗争了许多年。这个问题,貌似现在已经被外滩茂悦大酒店的VUE解决了。

VUE的高端Sunday brunch已经做了好几年了,现在的价格是788元+15%服务费,包含‌‌“巴黎之花‌‌”香槟畅饮。餐厅每周日会撤掉一些座位,用来布置餐台,在仅能容纳三十多个人的空间里,铺满了各种诱人的高级食物。而这里的用餐氛围,倒是文雅了很多,没有客人会因为付了很多钱来吃饭,而抱着狂吃回本的心理。

让我们从心理学的角度来分析一下:首先,当食物足够充足,不用争抢,并且值得细细品味的时候,客人们自然会收起躁动的心,缓下节奏,这样,即便实际上吃了不少,看上去也没那么急吼吼;其次,当看见别人都在优雅地拿食物、吃东西的时候,受环境影响,那些猛士们自然也会收敛许多。看来,只有把自助餐真正做到高端,才会把场面控制住。

整个VUE的格局是狭长型的,餐台和现场烹饪台一路延伸。头盘是各种面包、芝士、腌菜、冷切肉、坚果、果酱,当然还有鱼子酱,很难抵抗。没有经验的人,在这里就会把自己弄到半饱了。

海鲜台是生蚝、龙虾、大虾、品质极高的烟熏三文鱼,和各种沙拉、小食,几种口味的酱汁,看你需要自己搭配。同去的摄影师大概从没吃过那么好吃的烟熏三文鱼,一盘接一盘地消化,看得我眼睛都直了。

这里也是大家反复流连的地方,毕竟来这种地方吃自助餐,海鲜是一个重头。如果门槛精一点,可以在订位的时候说‌‌“请安排海鲜台附近的座位‌‌”,吃饭时就能省了很多来回走动的时间。

海鲜台有现点现做的汤,其中龙虾汤是每次去都要吃的。餐厅有很多菜肴都是现场烹饪的,除了汤,还有意面和烩饭、海鲜主菜、肉类主菜、甜品和鸡尾酒。我个人比较喜欢松露烩饭、香煎海鲈鱼和煎牛柳。牛柳用的酱汁非常特别,西式中带一些热带风味,所有现场烹饪用的酒也很土豪——轩尼诗V.S.O.P,不过联想到一楼中餐厅‌‌“新大陆‌‌”炒豆苗用的是五粮液,也就不感到奇怪了。

确定肚子里还有空间的情况下,我会去吃几个甜品。现做的甜品固然最好吃,但是甜品台上的种类更加惊人,色彩更加诱人,一定要带着几分克制,迅速拿上几样走人,否则一会儿你的肚子里,就连装一杯餐后咖啡的地方也没有了。

来源: 大怪美食mp

作者: 陈晓栋

给我留言

Copyright © 浩然东方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 07032740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