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三毛:我不求深刻,只求简单

2016年05月06日 心情故事, 音乐 暂无评论 阅读 672 次


文|三毛

许多时候,我们早已不去回想,当每一个人来到地球上时,只是一个赤裸的婴儿,除了躯体和灵魂,上苍没有让人类带来什么身外之物。

 

等到有一天,人去了,去的仍是来的样子,空空如也。这只是样子而已。事实上,死去的人,在世上总也留下了一些东西,有形的,无形的,充斥着这本来已是拥挤的空间。

 

曾几何时,我们不再是婴儿,那份记忆也遥远得如同前生。回首看一看,我们普普通通的活了半生,周围已引出了多少牵绊,伸手所及,又有多少带不去的东西成了生活的一部分,缺了它们,日子便不完整。

 

许多人说,身体形式都不重要,境由心造,一念之间可以一花一世界,一沙一天堂。

 

这是不错的,可是在我们那么复杂拥挤的环境里,你的心灵看见过花吗?只一朵,你看见过吗?我问你的,只是一朵简单的非洲菊,你看见过吗?我甚而不问你玫瑰。

 

不了,我们不再谈沙和花朵,简单的东西是最不易看见的,那么我们只看看复杂的吧!

 

唉,连这个,我也不想提笔写了。

 

在这样的时代里,人们崇拜神童,没有童年的儿童,才进得了那窄门。

 

人类往往少年老成,青年迷茫,中年喜欢将别人的成就与自己相比较,因而觉得受挫,好不容易活到老年仍是一个没有成长的笨孩子。我们一直粗糙的活着,而人的一生,便也这样过去了。

 

我们一生复杂,一生追求,总觉得幸福的遥不可企及。不知那朵花啊,那粒小小的沙子,便在你的窗台上。你那么无事忙,当然看不见了。

 

对于复杂的生活,人们怨天怨地,却不肯简化。心为形役也是自然,哪一种形又使人的心被役得更自由呢?

 

我们不肯放弃,我们忙了自己,还去忙别人。过分的关心,便是多管闲事,当别人拒绝我们的时候,我们受了伤害,却不知这份没趣,实在是自找的。

 

对于这样的生活,我们往往找到一个美丽的代名词,叫做“深刻”。

 

简单的人,社会也有一个形容词,说他们是笨的。一切单纯的东西,都成了不好的。

 

恰好我又远离了家国。到大西洋的海岛上来过一个笨人的日子,就如过去许多年的日子一样。

 

在这儿,没有大鱼大肉,没有争名夺利,没有过分的情,没有载不动的愁,没有口舌是非,更没有解不开的结。

 

也许有其他的笨人,比我笨得复杂的,会说:你是幸运的,不是每个人都有一片大西洋的岛屿。唉,你要来吗?你忘了自己窗台上的那朵花了。怎么老是看不见呢?

 

你不带花来,这儿仍是什么也没有的。你又何必来?你的花不在这里,你的窗,在你心里,不在大西洋啊!一个生命,不止是有了太阳、空气、水便能安然的生存,那只是最基本的。求生的欲望其实单纯,可是我们是人类,是一种贪得无厌的生物,在解决了饥饿之后,我们要求进步,有了进步之后,要求更进步,有了物质的享受之后,又要求精神的提升,我们追求幸福、快乐、和谐、富有、健康,甚而永生。

 

最初的人类如同地球上漫游野地的其他动物,在大自然的环境里辛苦挣扎,只求存活。而后因为自然现象的发展,使他们组成了部落,成立了家庭。多少万年之后,国与国之间划清了界限,民与民之间,忘了彼此都只不过是人类。

 

邻居和自己之间,筑起了高墙,我们居住在他人看不见的屋顶和墙内,才感到安全自在。

 

人又耐不住寂寞,不可能离群索居,于是我们需要社会,需要其他的人和物来建立自己的生命。我们不肯节制,不懂收敛,泛滥情感,复杂生活起居。到头来,“成功”只是“拥有”的代名词。我们变得沉重,因为担负得太多,不敢放下。

 

当婴儿离开母体时,象征着一个躯体的成熟。可是婴儿不知道,他因着脱离了温暖潮湿的子宫觉得惧怕,接着在哭。人与人的分离,是自然现象,可是我们不愿。

 

我们由人而来,便喜欢再回到人群里去。明知生是个体,死是个体,但是我们不肯探索自己本身的价值,我们过分看重他人在自己生命里的参与。于是,孤独不再美好,失去了他人,我们惶惑不安。

 

其实,这也是自然。

 

于是,人类顺其自然的受捆绑,衣食住行永无宁日的复杂,人际关系日复一日的纠缠,头脑越变越大,四肢越来越退化,健康丧失,心灵蒙尘。快乐,只是国王的新衣,只有聪明的人才看得见。

 

童话里,不是每个人都看见了那件新衣,只除了一个说真话的小孩子。

 

我们不再怀念稻米单纯的丰美,也不认识蔬菜的清香。我们不知四肢是用来活动的,也不明白,穿衣服只是使我们免于受冻。

 

灵魂,在这一切的拘束下,不再明净。感官,退化到只有五种。如果有一个人,能够感应到其他的人已经麻木的自然现象,其他的人不但不信,而且好笑。

 

每一个人都说,在这个时代里,我们不再自然。每一个人又说,我们要求的只是那一点心灵的舒服,对于生命,要求的并不高。

 

这是,我们同时想摘星。我们不肯舍下那么重的负担,那么多柔软又坚韧的纲,却抱怨人生的劳苦愁烦。不知自己便是住在一颗星球上,为何看不见它的光芒呢?

 

这里,对于一个简单的笨人,是合适的。对不简单的笨人,就不好了。

 

我只是返璞归真,感到的,也只是早晨醒来时没有那么深的计算和迷茫。

 

我不吃油腻的东西,我不过饱,这使我的身体清洁。我不做不可及的梦,这使我的睡眠安恬。我不穿高跟鞋折磨我的脚,这使我的步子更加悠闲安稳。我不跟潮流走,这使我的衣服永远长新,我不耻于活动四肢,这使我健康敏捷。我避开无事时过分热络的友谊,这使我少些负担和承诺。我不多说无谓的闲言,这使我觉得清畅。我尽可能不去缅怀往事,因为来时的路不可能回头。我当心的去爱别人,因为比较不会泛滥。我爱哭的时候便哭,想笑的时候便笑,只要这一切出于自然。

 

我不求深刻,只求简单。

附:三毛与荷西

荷西:Echo,你等我六年,我有四年大学要念,还有两年兵役要服,六年一过,我就娶你。­
    荷西:我的愿望是拥有一栋小小的公寓。我外出赚钱,Echo在家煮饭给我吃,这是我人生最快乐的事。­
    三毛:我们都还年轻,你也才高三,怎么就想结婚了呢?­
    荷西:我是碰到你之后才想结婚的。­
    荷西:你是不是一定要嫁个有钱人。­
    三毛:如果我不爱他,他是百万富翁我也不嫁,如果我爱他,他是千万富翁我也嫁。­
    荷西:。。。说来说去你还是要嫁有钱人。­
    三毛:也有例外的时候­
    荷西:如果跟我呢­
  三毛:那只要吃得饱的钱也算了­
  荷西思索了一下:你吃得多吗?­
  三毛十分小心的回答:不多,不多,以后还可以少吃点。­
    荷西:我们结婚吧 ­
    三毛:我的心已经碎了。 ­
    荷西:心碎了可以用胶水粘起来。­
    ­
    荷西:我知道你性情不好,心地却是很好的,吵架打架都可能发生,不过我们还是要结婚。­
    荷西:我想得很清楚,要留你在我身边,只有跟你结婚,要不然我的心永远不能减去这份痛楚的感觉,我们夏天结婚好吗?­
    就这句话,三毛看了十遍,然后去散了个步,回来就决定嫁给大胡子荷西。
­
    三毛:如果有来生,你愿意再娶我吗? ­
    荷西:不,我不要。如果有来生,我要活一个不一样的人生­
    三毛打荷西。 ­
    荷西:你也是这么想的,不是吗?­
    三毛看看荷西:还真是这么想的­
    既然下辈子不能在一起了,好好珍惜这辈子吧!­
 三毛:即使是岸上的机器坏了一个螺丝钉,只修两小时,荷西也不肯在工地等,不怕麻烦的脱掉潜水衣就往家里跑,家里的妻子不在,他便大街小巷地去找,一家一家店铺问过去:看见Echo了没有?看见Echo了没有?­
    三毛:如果我死了,你一定要答应我,重新娶个女人。 ­
    荷西:你神经,不和你说话! ­
    三毛:神经也要说,你不娶,我死了也不会安心的。 ­
    荷西:要是你死了我一把火把家烧掉,然后上船漂到老死。 ­
    三毛:放火烧房子也好,只要你肯再娶。­
   荷西:要到你很老我也很老,两个人都走不动也扶不动了,穿上干干净净的衣服,一齐躺在床上,闭上眼睛说:好吧!一齐去吧!­
    荷西:快许十二个愿望,心里跟着钟声说。­
    三毛:但愿人长久,但愿人长久,但愿人长久,但愿人长久——­
   三毛:荷西在婚后的第六年离开了这个世界,走得突然,我们来不及告别。这样也好,因为我们永远不告别。­
    三毛:荷西·马利安·葛罗,安息,你的妻子纪念你!­
  ­
  ­
   三毛:在塞而维亚的雪地里我们已经换了心,你的心就是我的,而我的是你的,今日埋下去的是我们。­
    三毛:这一回卖掉了那幢海边的家回到台湾来,当我收拾行李的时候,把这对人形用心包好,夹在软的衣服里给带回来。关箱子的时候,我轻轻的说:“好丈夫,我们一起回台湾去罗!”­
  ­
   三毛:一年多前,有份刊物嘱我写稿,题目已经指定了出来:如果你只有三个月的寿命,你将会去做些什事?­
   荷西听说了这件事情,也曾好奇的问过我---“你会去做些什么呢?” ­
    当时,我正在厨房揉面,我举起了沾满白粉的手,轻轻的摸了摸他的头发,慢慢地说“傻子,我不会死的,因为还得给你做饺子呢!”­
   以后我又想到这份欠稿,我的答案仍是那么的简单而固执:“我要守住我的家,护住我丈夫,一个有责任的人,是没有死亡的权利的”­
三毛:我总是在想荷西,总是又在心头里自言自语:“感谢上天,今日活着的是我,痛着的也是我,如果叫荷西来忍受这一分有一分钟的长夜,那我是万万不肯的。幸好这些都没有轮到他,要是他像我这样的活下去,那么我拼了命也要跟上帝争了回来换他”­
         三毛:荷西,我回来了,几个月前一袭黑衣离去,而今穿着彩衣回来,你看了欢喜吗?­
      向你告别的时候,阳光正烈,寂寂的墓园里,只有蝉鸣的声音。­
      我坐在地上,在你永眠的身边,双手环住我们的十字架。­
      我的手指,一遍一又一遍轻轻划过你的名字——荷西·马利安·葛罗。­
      我一次又一次的爱抚着你,就似每一次轻轻摸着你的头发一般的依恋和温柔。­
      我在心里对你说——荷西,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这一句­
那个想要成为拾荒者(捡破烂)的纯真女孩 ­
那个四处流浪漂泊却传统到骨髓的女子 ­
那个敢爱敢恨永远自由永远善良永远美丽的可爱女人 ­
那个才念高三的英俊男孩 ­
那个义无反顾去撒哈拉等待自己美丽新娘的男子 ­
那个有脾气的有童心的有爱的伟大男人­
记得当时年纪小­
你爱谈天我爱笑­
有一回我们并肩坐在桃树下 ­
风在林梢鸟儿在叫 ­
我们不知怎样睡着了 ­
梦里花落知多少­
              ---三毛《梦里花落知多少》­
初识荷西时,三毛正马德里上大学三年级,而荷西只不过她学校附近就读的一名高中生,但一次偶然的机会,也就是圣诞节晚上,头上一顶法国帽的荷西却在她所居住的公寓楼下等她送她节日礼物与祝福!那时三毛根本就未将比自己小几岁的荷西怀任何想法,而心底里却有一丝虚荣:哇!天下竟然有如此帅气的男孩?!要是做他的妻子,该是一种荣耀才对呢!随即她只是以姐姐的身份教训他:不要逃课!再逃课就不理你了!­
    而荷西却照样逃课来看她,直到有一天,荷西一脸认真地说,ECHO,你等我结婚好吗?六年!四年大学,二年服兵役!好不好?­
  三毛觉察他的异常,便故意气他,对他下最后通牒:再也不要来找我了,我有男朋友的!荷西也不生气,只是挥挥他的法国帽,倒退着跟三毛说:ECHO,再见!­
  后来荷西便真的再也不来找三毛,偶尔在路上遇见,他只是礼貌性地拥抱一下三毛亲亲她的脸颊。而三毛身边的男友似乎总在换来换去,有意或无意。­
  再次得荷西的消息是六年后,荷西托一个朋在捎来他的近照和一封信,照片上的帅小伙正在河里捉鱼,留一脸的大胡子在阳光下灿烂地笑。三毛也没太在意,只是感觉:荷西长大了!­
  返台后的三毛遭遇到了她的第一次情感不幸,也就是她的未婚夫意外身亡。痛苦之余她重返西班牙,于是,冥冥之中的异国姻缘开始走近他们。­
  那一天她接到一个好朋友的电话,说有要事嘱她赶过去她家。她根本不记得这一天是荷西来看她的日子,而三毛与女友外出的下午,荷西打了十多个长途电话给她却找不到人。临近晚上时三毛便又匆匆赶去好朋友家,见面时,好朋友只是叫她闭上眼,等候。而此时,三毛被人突然拦腰抱起,旋转,三毛睁眼一看,是荷西!她开心得说不出话来,就任由这样的快乐变成旋涡将她围绕在里面。七个月后,三毛与荷西举行公证结婚,开始他们幸福而疼痛的爱情之旅。­
  荷西的大部分工作是作一名潜水工程师,最初的时间里荷西上班的地方离他们家比较远,而三毛每天都会在下午两点半开三个小时的车冒着沙漠里走沙与龙卷风的危险去接五点半下班的荷西回家!这是一种怎样的坚定而执着的爱!后来,荷西去了另一个岛上,每周才可以回家一次,于是,三毛就决定将车与行李托运过去,自已放弃精心收拾的家,去陪心爱的荷西。­
  每天骑脚踏车去荷西工作的码头,她都要带上好吃的东西,而那里的工作人员也都感受到他们彼此深沉真挚的爱,每每到了码头时,第一个见到三毛的人便会指引她去荷西工作的具体地方,然后,远远地,那个岸上的潜水员便提前拉拉信号,水下的荷西便一头冒出水面来,跑上来抱住三毛就笑了。三毛便不管那一身的水滴,紧紧地靠着爱人,为他喂水果,或丢果核玩儿,逗得旁边的人羡慕至极。­
三毛婚后七年,那一次,陈爸爸和陈妈妈远道飞来欧洲探望外子,因为地域的文化差异,荷西不懂得如何称呼中国的岳父母,依西方人习惯,他便要称呼其为陈先生陈太太,而对三毛来说,这可是不行的。一定要叫爸爸妈妈才可以,荷西紧张得不得了,言行拘谨,从始至终都还是未能将爸爸妈妈叫出口。而就在吃晚饭时,正在收拾碗筷的三毛忽听聊天中的荷西对她爸爸说:爹爹,你叫ECHO准许我买摩托车好不好?三毛赶紧躲进厨房,泪流满面!荷西肯这样叫她的爸爸,是缘于他对她多么深情的爱才可以做到的!!­
  可惜就在送别三毛父母的那一个夏天,三毛陪同双亲飞离岛上,而荷西也送他们到了机场,嘱三毛早点回来!可是,这便成了永诀!!三毛终生的最爱就这样在几天后长眠……荷西潜水时出了意外。­
  时年荷西仅三十岁!多么年轻旺盛的年龄啊!!­
  三毛几天没吃没喝接连地晕倒过去……当时陈母端来一碗汤哀求女儿喝下去,而心痛至极的三毛看也不看一眼,她,执意陪荷西一起走……后来,平鑫涛的夫人也陪在三毛的身边,一直一直不停地劝慰,直到三毛肯答应她:绝不自杀。­
  没有荷西便没有了可爱的三毛,那些日子,三毛忙着替荷西订做墓碑,又每天都买大把的鲜花去墓地看她的爱人,陪他说话,直至天黑仍不肯离开……­
  或许上天赋予三毛太多的爱,除了她的荷西,对其它的人也都亲近随和,不管他是乞丐或是流浪汉,都是她的朋友。世间每一件事物在她眼中都是善良美丽的化身,一株野草,一枚落叶,一朵浮云,一滴水珠……都是有生命力的,都是有语言的,都是可以与她进行心灵交流的。­
几年后她返乡祭祖,却忘不了看看她幼时的家人而当时早已古稀的竹青叔叔,祭拜祖父曾经居住的破败小屋,冒雨跪拜祖坟回来后路过儿时邻居阿姨家便执意陪陪老人再走,不顾一身的劳顿之苦亲手打一桶井水,灌上一瓶然后和着祖坟上取来的故乡土一饮而尽……如此重情重义之女子,又怎不能令人为之肃然起敬呢?­
  在地摊上,她看中了一串银锁片,又看中了一双红石头耳环,而拥有者却是那个身背婴儿的贫苦妇人。纯朴卑微的模样令三毛不忍取舍,但最终还是用多倍的钱买回了令她心仪的东西,而一种歉疚却始终让善良的三毛困扰不已。其实对方却因手中多了意料之外的钱而一直欢喜着呢!­
  在撒哈沙漠中,有钱的人总是可以享受到尊贵的身份和奢华的生活,而三毛在做客时,却会厌憎那些所谓的大财主,却对服侍他们生活的小奴仆心生同情与疼惜,丝毫不曾顾及自已的身份,而与他们亲近,和蔼地聊天,赠送钱财与生活用品以舒缓他们当前的困境。每当看到她与哑奴那一段故事时,我总是感动得忍不住泪湿双颊。在她看来,一点钱财的馈赠对他们是一种小小的侮辱,而事实上却真正地帮到了他们解决生活之需呀!可爱清纯善良的三毛,总是这般为他人设想!­
  正因为荷西与三毛的爱情感天泣地,也因为他们的人生爱及天下,所以,我们爱三毛我们爱荷西!为他们的爱情感动,为他们的幸福祝福,为他们在天堂相爱相守而祈祷……­
  三毛是一个伟大的奇女子,脚步走遍天下,而撒下一路的爱!­
  让我们用心记住她的爱情她的爱人:荷西?玛利安.葛罗。­
  让我们永远缅怀一名至情至性的女子:ECHO——三毛。­
  三毛与荷西的爱情用今天的话来说是“姐弟恋”。荷西要三毛承诺等他6年,给他四年上大学和两年服兵役的时间。三毛没有承诺,她说六年的时间太长了,六年里什么都会变。­
  在这六年里,三毛没有怎么和荷西联系。六年后的一天,三毛被朋友叫到家里。她被单独关到了一个房间里,闭着眼睛——她对朋友这样承诺的。有人进来了。那个人忽然从后面将她环抱起来,在屋子里转啊转。她睁开眼,竟然是满脸落腮胡子的荷西!三毛高兴极了。她问荷西,“六年前你要我等你六年,如果我现在答应是不是晚了?”这下轮到荷西兴奋了。荷西带三毛来到住所,三毛发现那里贴满了她的照片,荷西所有的有关三毛的东西都是从三毛的朋友那里得来的。­
  结婚后,三毛与荷西到处流浪了6年。直到有一天他们在湖里发现了荷西的尸体。­
  三毛陷入了半疯的状态。为荷西守灵的那夜,三毛对荷西说,“你不要害怕,一直往前走,你会看到黑暗的隧道,走过去就是白光,那是神灵来接你了。我现在有父母在,不能跟你走,你先去等我。”说完这些,三毛发现荷西的眼睛流出了血。谁能解释这一切?­
  琼瑶是三毛的朋友。她知道三毛十分重视的是对别人的承诺。琼瑶花了很长时间要三毛答应她不会自杀。她答应了。­
  可是最后三毛还是死了。这也许是她唯一一次食言。­
  听声音,远远想不出这是出自一个48岁的女人。有点孩子气,有点天籁的感觉。她口中的荷西也是像个朝气蓬勃的孩子。两个人充满了生活的激情。他们似乎注定不是人间的,这段爱情似乎注定是属于天堂的。三毛让荷西等了一辈子。等待这个注定要属于他的女人的出现,等待她与他共度一生的承诺,最后依然是要在天堂等待她的到来。也许三毛不想再让荷西等下去了。一生有这样一个人在坚定地等待自己,还能有什么别的需要呢?­
  他们是走了,留下世人在这里谈论,留下希望让我们寻找,留下遗憾让我们感慨。结果又是泪流满面。­
  三毛是一个喜欢沉浸在自我世界的人,这样的女子自有心中的王子。可惜荷西不是那个王子,至少不完全是那个王子。三毛一直说,“荷西苦恋她六年”,但从来没有说“她也恋了荷西六年”。在那六年里,三毛前三年在国外,后三年在台湾。在国外期间,最少有三位追求者都是在最后一刻才被三毛拒绝:在西班牙时,被一位日本籍的富商同学追求;在德国时被一位后来成为外交官的德国同学追求;在美国时,被一位台湾籍的在美博士追求。这些人都远比荷西优秀,都比荷西更加接近三毛的爱情标准,但是三毛拒绝了,因为三毛心目中的爱情标准比这三位所能达到的还要高。回到台湾的三年,她终于选到了愿意结婚的人,未婚夫却在结婚前被死神夺走了。在这样的情况下,1973年,三毛选择了和“苦恋她六年”的荷西,在西属撒哈拉沙漠的当地法院,公证结婚。­
   起因于偶然看到美国《国家地理杂志》的介绍,三毛来到了非洲的撒哈拉。面对着凄艳寂寥的大沙漠,三毛几乎不能自已,面对着残阳如血,“在原本期待着炎热烈日的心情下,大地化转为一片诗意的苍凉”。三毛去撒哈拉,荷西也追随而至。他看出三毛去沙漠之意已决,就先在沙漠的磷矿公司找了个职位,提前在沙漠等着三毛了。三毛逐渐爱上了沙漠的狂暴与沉静,爱上了沙漠美丽的星空。她成了一个快乐的家庭主妇,用中餐款待荷西;她教邻居的女孩子们认字,用简单的医疗知识解除他们的病苦;她曾一个人跟着运水车,深入沙漠腹地,了解真正的沙漠人的生活。­

世上本没有完美的事,再奇的女子,也要在人间烟火中寻找情感的寄托。三毛选择了荷西,选择了她最能伸手触摸的幸福。这是三毛作为一个女人最快乐的一段时光,在她内心的深处,和荷西的爱恋,甚至愿意用童话般的思维去净化和升华。

--------------------
困惑,不曾有的困惑。 犹豫,不曾有的犹豫。

给我留言

Copyright © 浩然东方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 07032740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