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熬夜不睡的都是在偷人,以偷自己为主

2016年08月31日 杂记 暂无评论 阅读 354 次
新世相 新世相

这是 新世相 的第 158 篇文章

猝死总在发生,我这样的高危人群(前媒体人、现创业者)照例会受到关照。昨天又一位同行猝死,“经常熬夜”被当成重点放进标题里。朋友圈照例掀起了一次集体自勉:在转发语中加了很多感叹号来呼吁“早点睡觉”,只不过很多转发的时间是在凌晨1点左右。

人们历数晚睡的罪恶:发胖、毛孔粗大、焦虑、记忆力衰退,性欲下降。晚睡代表着不健康、危险,睡了多少被当成检验生活幸福的重要标准。但是,只有天天晚睡的人才知道这些危害。早睡早起的人不声不响,过着幸福美满的生活。所以我也怀疑,呼吁晚睡危害的人一直没有变少,而且越来越多,说明这种呼吁根本没有用。

早睡就是那种我们说了一万次也根本做不到的事。就像每天跑步、少吃油盐和改掉拖延症一样,它们的共同点是,更多地以口号而非事实形式存在。“早点休息”这样的结对话结束语,更像一句“恭喜发财”式的祝福。

我们的问题是太纠结,找出一万个不睡觉的理由,控诉加班工作,却不敢公开承认熬夜真正的妙处。

1、

先不要谈工作压力。

一位给 ELLE 杂志的专栏写信的美国读者讲出了大部分“晚睡族”的真正状态:

“亲爱的Jean, 上班的时候我总是想赶紧回家睡觉,下班后和同事一起吃饭的时候也累得差点整个脑袋砸进盘子里,但回到家终于可以睡觉的时候,我却只想听歌,玩儿电脑,写作,或者做些小手工,常常到了凌晨3点才睡觉。但我真的很清楚自己已经很累了,一个人晚上精疲力竭的时候却总是想做点别的事情,除了睡觉,这到底是为什么?”

听上去很活该,如果在工作时间看到这段话,很多人恐怕会生气地认为自己绝不会这样。但如果你一边靠在枕头上刷朋友圈一边这么想,那就太不诚实了。

我们很多时候明明就是活该。

2、

一个可以确定的事实是,人们的平均睡眠时间在缩短,这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美国在60年代做过一项调查,每晚睡眠少于7小时的成人比例是2%,2011年这个数字已经接近40%。我们一边在口头上呼吁睡眠,一边用身体对抗它,咖啡和抗疲劳营养品的风靡都证明了这一点:它们的诞生都不是为了让人睡得更多,而是如何睡得更少。

除了失眠,最经常被拿来当晚睡借口的就是工作。但被省略掉的真相是,缺乏睡眠和主动推迟睡眠是两件事,“工作太忙根本没时间睡觉”这件事发生的几率,就好像太忙连吃饭时间都没有一样,可能偶尔会发生,但并不会经常发生。

坦白点吧,我们睡得太晚的主要原因,是我们根本舍不得睡觉。

3、

我们需要偷时间,因为我们的时间都不是自己的。最真实的城市生活是这样的:大多数人都缺少自己待一会的时间,包括那些经常号称自己寂寞的人。从早上起床,到晚上睡觉前,大家最想做却做不到的事情就是“你不要跟我说话”。

《奇葩说》有一期的话题就是,我能不能有不及时回复你的权利?我想说,没有。你可以不回复一个陌生人,但你可以不及时回复你的同事、工作伙伴、住在一起的家人和恋人吗?只有一个时间,我们终于拥有了不回复任何人的权力。那就是深夜。

熬夜本质上是这样一件事:你把那些不得不回复的人熬睡了,然后终于偷到了短暂的自由。

人会不惜铤而走险,追求这种“终于不再负任何责任”的短暂快乐。所以熬夜的人明知道有害健康,知道影响体力和精神状态,还是戒不掉。

4、

晚睡肯定对健康有害。但夜晚把一条奔腾喧嚣的河流拦腰斩断,让它微波不兴地暂时进入平静状态。白天属于工作,傍晚属于家庭,夜深人静的时候,时间终于属于自己了。

比如去做一些白天没有 空闲 做的事。注意,是空闲,不是时间。我的一个女性朋友,一直拒绝和男朋友长期同居,就是为了有机会独处,听一张CD、读一本小说,或者看...

这是 新世相 的第 158 篇文章

猝死总在发生,我这样的高危人群(前媒体人、现创业者)照例会受到关照。昨天又一位同行猝死,“经常熬夜”被当成重点放进标题里。朋友圈照例掀起了一次集体自勉:在转发语中加了很多感叹号来呼吁“早点睡觉”,只不过很多转发的时间是在凌晨1点左右。

人们历数晚睡的罪恶:发胖、毛孔粗大、焦虑、记忆力衰退,性欲下降。晚睡代表着不健康、危险,睡了多少被当成检验生活幸福的重要标准。但是,只有天天晚睡的人才知道这些危害。早睡早起的人不声不响,过着幸福美满的生活。所以我也怀疑,呼吁晚睡危害的人一直没有变少,而且越来越多,说明这种呼吁根本没有用。

早睡就是那种我们说了一万次也根本做不到的事。就像每天跑步、少吃油盐和改掉拖延症一样,它们的共同点是,更多地以口号而非事实形式存在。“早点休息”这样的结对话结束语,更像一句“恭喜发财”式的祝福。

我们的问题是太纠结,找出一万个不睡觉的理由,控诉加班工作,却不敢公开承认熬夜真正的妙处。

1、

先不要谈工作压力。

一位给 ELLE 杂志的专栏写信的美国读者讲出了大部分“晚睡族”的真正状态:

“亲爱的Jean, 上班的时候我总是想赶紧回家睡觉,下班后和同事一起吃饭的时候也累得差点整个脑袋砸进盘子里,但回到家终于可以睡觉的时候,我却只想听歌,玩儿电脑,写作,或者做些小手工,常常到了凌晨3点才睡觉。但我真的很清楚自己已经很累了,一个人晚上精疲力竭的时候却总是想做点别的事情,除了睡觉,这到底是为什么?”

听上去很活该,如果在工作时间看到这段话,很多人恐怕会生气地认为自己绝不会这样。但如果你一边靠在枕头上刷朋友圈一边这么想,那就太不诚实了。

我们很多时候明明就是活该。

2、

一个可以确定的事实是,人们的平均睡眠时间在缩短,这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美国在60年代做过一项调查,每晚睡眠少于7小时的成人比例是2%,2011年这个数字已经接近40%。我们一边在口头上呼吁睡眠,一边用身体对抗它,咖啡和抗疲劳营养品的风靡都证明了这一点:它们的诞生都不是为了让人睡得更多,而是如何睡得更少。

除了失眠,最经常被拿来当晚睡借口的就是工作。但被省略掉的真相是,缺乏睡眠和主动推迟睡眠是两件事,“工作太忙根本没时间睡觉”这件事发生的几率,就好像太忙连吃饭时间都没有一样,可能偶尔会发生,但并不会经常发生。

坦白点吧,我们睡得太晚的主要原因,是我们根本舍不得睡觉。

3、

我们需要偷时间,因为我们的时间都不是自己的。最真实的城市生活是这样的:大多数人都缺少自己待一会的时间,包括那些经常号称自己寂寞的人。从早上起床,到晚上睡觉前,大家最想做却做不到的事情就是“你不要跟我说话”。

《奇葩说》有一期的话题就是,我能不能有不及时回复你的权利?我想说,没有。你可以不回复一个陌生人,但你可以不及时回复你的同事、工作伙伴、住在一起的家人和恋人吗?只有一个时间,我们终于拥有了不回复任何人的权力。那就是深夜。

熬夜本质上是这样一件事:你把那些不得不回复的人熬睡了,然后终于偷到了短暂的自由。

人会不惜铤而走险,追求这种“终于不再负任何责任”的短暂快乐。所以熬夜的人明知道有害健康,知道影响体力和精神状态,还是戒不掉。

4、

晚睡肯定对健康有害。但夜晚把一条奔腾喧嚣的河流拦腰斩断,让它微波不兴地暂时进入平静状态。白天属于工作,傍晚属于家庭,夜深人静的时候,时间终于属于自己了。

比如去做一些白天没有 空闲 做的事。注意,是空闲,不是时间。我的一个女性朋友,一直拒绝和男朋友长期同居,就是为了有机会独处,听一张CD、读一本小说,或者看一部沉闷的老电影。独自熬夜,成了她使劲追求的一项不可侵犯的权利。后来我在纽约时报上读到一篇文章,赶快推荐给她作为“权利的根据”,题目叫《夫妻作息时间不一致居然可以保护婚姻?》。

还有人用这段时间去做一些白天没有勇气做的事情。我听过一个小故事,一个上班族,白天在国企当一个简单而有点无聊的公务员,下班回家照顾完妻子和孩子,在他们入睡后,每晚固定两个小时,他会恭敬地打开台灯拿出纸和笔,翻译彼得·海斯勒的《寻路中国》。

那时候这本书还没有中文译本——熬夜给了人变身的机会,让我们有机会偷一段时间去做另一个自己,成为“吸收黑夜和月亮的能量”的人。

或者干脆拿这段时间来当个废物。不管是回想一天发生的事情、躺在床上发呆、观察星星、去楼下花园漫无目的地散步,还是干脆在房间里走来走去。我们在夜晚感受到自己真正的渴望。我们沉下心来思考那些不快乐的时刻,和被白天的日光蒙蔽的期盼。黑夜把我们变成诗人、哲学家、殉道者和凶手。

对于创作者来说,夜晚更是不可多得的宝贵时间。卡夫卡凌晨才开始写作:“如果没有这些可怕的不眠之夜,我根本不会写作。而在夜里,我总是清楚地意识到我单独监禁的处境。”

很多人责怪自己没什么事却不肯睡,但熬夜让人戒不掉的最大诱惑,就是可以无所事事。

博尔赫斯说: “我们像窃贼一样已经瓜分了夜与昼的惊人的财富。”这段时间如此宝贵,就算黑夜加深,脑筋迟钝,我们也不想就这样向睡眠投降。

5、

如果可能,我想患上《百年孤独》中的失眠症。马孔多被它席卷,人们并不惊慌,反而为不用睡觉而兴高采烈。“他们夜以继日地工作,很快就把活儿都干完了,凌晨三点便无所事事,听着音乐钟数华尔兹的音符。

夜晚永远值得赞美。它适合用来追忆过去,也有一种魔力,淡去那些对伤害自己的人的怨恨,甚至对此感到后悔。它适合祷告,也适合和解。用尽力气赞美夜晚这件事情,很多人都做过,其中我最喜欢Elite Daily的作者劳伦·马丁的这段形容——

“这是嫌犯逃脱,孩子离家出走的时候,这是女孩在一张破旧的皮沙发上失去贞洁、男孩子陷入麻烦的时候,这是人们被苦难打倒,孤独的人寻求安慰的时候。

这是我们坠入爱河的时候——那些充满激情、挥霍和目的性的爱,和在白天的日光下看起来总有些不一样。

这是激情之夜,是狂热、浪漫和麻烦的夜晚。是那个最温柔、最真实、最受压抑的自己被释放出来的时候,因为这时候看到你的,只有那些不带任何偏见的眼睛,它们是夜空里的星星。”

不要再为晚睡找借口了,没必要。也不用感到焦虑。大大方方地去跟你的朋友圈说一声吧,你根本没睡,但不要来打扰,因为你正忙着偷自己。

晚祷时刻:
你熬夜根本不是因为工作,而为了那一会儿偷情式的欢愉。

新世相的热门日记

  • 为什么很多人年纪轻轻就觉得自己老了

    8赞 1回应
  • 我们让12个少女钻进了爸爸的衣服里,还真是……挺迷人的

    3赞 1回应
  • 白银案破案之后,嫌疑人的家属需要面对什么样的生活,提供一个可能的参考

    4赞 2回应
  • 随时培养对自己的不满

    7赞 2回应
  • “只会说诗和远方,就是苟且”

    18赞 3回应

给我留言

Copyright © 浩然东方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 07032740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