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温哥华的那些神翻译,野式醉了

2017年07月22日 奇闻轶事, 学习小计 暂无评论 阅读 134 次

温哥华港湾专栏作者留夏:刚来温哥华那会儿,听说省长叫简蕙芝,心里暗自感慨:BC省的华人势力果真强大,连省长都是华人。后来在报纸上看到了她本人的照片才发现原来人家是地地道道的白人,英文名字叫Christy Clark。于是,才知道真正强大的是这些神翻译,竟把如此普通的英文名字翻译成了或是充满诗意或是朗朗上口的中文名。

温哥华的那些神翻译,野式醉了

列治文市的市长中文名叫做马保定,不了解情况的人八成又要误以为是华人,但人家的原名是Malcolm Brodie,对比中英文名字来看,不得不赞叹,翻译太有才了。既遵照了原名的发音,又极其接地气,而且朗朗上口,没毛病!

温哥华的那些神翻译,野式醉了

除了省长和市长,加拿大最神的中文译名就是咱们的总理“小土豆”啦。特鲁多自从当选了总理之后,就被华人亲切地称呼为“小土豆”。土豆跟Trudeau发音相似,加个小字是为了跟他的父亲老土豆区分开。贾斯汀·土豆的父亲皮埃尔·土豆曾两度出任加拿大总理,在位长达十六年,是加拿大最伟大的总理之一。小土豆继承了父亲的政治天分与才能,加上无懈可击的颜值,深受加拿大人的喜爱,也难怪会有这么萌的中文昵称。

还有前移民部长麦家廉(John McCallum),他倒是跟中国有些渊源。他夫人是华人,加拿大人亲切地把他称为“华人女婿”,而2017年他也成为了加拿大驻华大使。

除了人名,温哥华地名的翻译也是醉了。大名顶顶的Main St.给翻译成了缅街,看上去还挺有文化,读起来可就搞笑了。有人问你去哪儿,你说去缅街,听上去也是怪怪的。反正笔者第一次听小伙伴说要去缅街的时候,表示没听懂,不知道缅街是个啥。

还有喜士定街,大家可以猜猜是哪条街,听上去像是有好兆头,还挺吉利的。京士威街,总让人莫名其妙地想到啤酒。(喜士定街是Hasting St. ;京士威街是Kingsway)这些翻译听上去都还好,接下来的片打街可真是让人摸不着头脑了,很像古惑仔会去的地方,而谁会想到它竟然就是downtown的Pender St.,LOL···

温哥华的那些神翻译,野式醉了

除了街道名,城市名的翻译也是别具一格。大名鼎鼎的煤气镇就不用多说了,英文名gas town本来也是这个意思,因为有煤气钟坐镇,很多人对这个中文名也能够接受。而铁道镇可就有点儿让人云里雾里了,很多来了大温不短时间的人八成也不知道铁道镇是哪儿。甭猜了,你一定听说它的英文名:metrotown。这中英文也不匹配呢,还不如翻译成“没去过town”。其实metrowown的中文名并不是翻译过来的,是因为八九十年代有铁路和天车通车,所以人们习惯称它为铁道镇;而它的英文名metrotown,本来也并非指的是现在这个区域,而是政府想要建立一个新的开发区,把它打造成都市中心,然而慢慢地,这个区域越来越小,最后只剩shopping mall附近的这个区域才叫metrotown了。

与煤气镇和铁道镇不同的是,温哥华很多其他的地名都特别高大上。像是被称为满地宝的port moody,还有被称为高贵林的coquitlam,以及翻译成福溪的false creek,名字里面都带着壕。尤其是那个满地宝,那么安静美丽的一个小水湾,竟然被赋予了这么土豪的名字,也是醉了。

最后,咱们再来八一八“温哥华”这个名字是怎么来的。温哥华的英文名来自于一个叫做George Vancouver的海军上校,是他发现了这个地方,于是就以自己的名字命名。在距离温哥华不远的美国华盛顿州也有一个地方叫Vancouver,那个地方也是乔治·温哥华发现的,于是也叫温哥华,名字一直被延用至今。而Vancouver最早的中文名其实并非温哥华,有些人把它叫做“云高华”,也称“云城”。后来统一改为“温哥华”,而“温哥华”也是源自于广东话的发音。早期的华侨以广东人居多,所以温哥华的很多名字中也带着浓浓的港粤腔。

留夏:山东莱州人,居住在温哥华,从事医疗研究工作。对自己的要求是讲一万句话里面有一句说到别人的心坎里,一万句里面有一句给了别人帮助,有一句让人拍手叫绝,就足矣。

给我留言

Copyright © 浩然东方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 07032740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