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来品一品旧时候的翻译

2019年09月04日 学习小计 暂无评论 阅读 175 次
来源:
知书少年果麦麦

来品一品旧时候的翻译,真的有一股执拗在。既要音相似,又要这个译名本身有自己的意思和氛围,最好还有诗意和情调。

小提琴翻译成“梵阿铃”,梵字很有异域感,铃就有音乐感。
Gestapo(德国的秘密警察)先译成“格杀打扑”,后译成“盖世太保”,这个真是很大气,豪气干云。
贝多芬翻译成“悲多汶”,不知道为什么特别有史诗感。

雅致的人名代表应该是这几个:
Chamberlain——张伯伦
Bernard Shaw——萧伯纳
Schrodinger——薛丁格

还有白瑞德和郝思嘉,傅东华先生这一版的翻译我最喜欢,翻译用词用字都很有韵味。
另外,果戈里也有译成“郭歌里”的。

季羡林书里翻译的国外人名:
Jameson 翟孟生
Bille 必莲
Von den Steinen石坦安
……
还有熟悉的玛丽莲梦露,其实Monroe更接近的翻译应该是“门罗”。但比“梦露”又差了不少,没有那种娇憨绵软的韵味了。

当然也有一些现在看来比较迷惑的:

比如德昆西,译为“怠困歇”(他的代表作是《吸鸦片者之自白》,果然是经常容易犯困)。
福楼拜为“富乐伯”,还有法国女作家“宋娇姬”,想了很久也不知道是谁,再看法文原名——哦,乔治桑。[允悲]

再说说好听的。
当然还有梁启超翻译的弗兰肯斯坦(Frankenstein)——“佛兰金仙”。
佛罗伦萨被徐志摩译作“翡冷翠”。
Aime Joseph de Fleuriau叫做“傅乐猷”。
Make up forever译作“浮生若梦”。
Benifit译作“贝玲妃”。

药品Paracetamol,被翻译成“扑热息痛” ,真是一看到就知道治疗哪方面。
Melancholy 翻译成“眸冷骨累”,很有意思,也是徐志摩的翻译。

“香榭丽舍”这个翻译真的神了,但最近还看到一个别的版本,也很有味道。
刘半农翻译的小仲马的《茶花女》话剧本中,翻译是:
“觞瑟里瑟”。

带入茶花女的故事里,突然感觉到无比合适,巴黎优雅华美表面下的萧索,还有茶花女命运的悲戚感,都在这个名字里了~

另一个很有名的Fontainebleau,朱自清译为“枫丹白露”,徐志摩译为“芳丹薄罗”。
差这么一点儿,感觉就完全不一样了,神奇的汉字。

虽然很多也并不能说是信达,在统一和方便上也比不上现在的翻译。
但是光“雅”这一项却溢出来了,有种学贯中西的漂亮。
现在的翻译比较统一方便了,又缺了雅致。

不过偶尔也有让人惊艳的,比如北京有个叫“风入松”的书店,看到他的英文是:
Forest Song(森林之歌)。绝了。

给我留言

Copyright © 浩然东方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 07032740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