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

白斩鸡、糟鸡和酒醉鸡

白斩鸡、糟鸡和酒醉鸡
作者: 孔明珠 清代才子袁枚说:‌‌“大抵一席菜肴,司厨之功居其六,买办之功居其四。‌‌”挑活鸡是很有讲究的,要毛色干净亮堂,拂开鸡毛看见粉嫩的皮肤,脚杆黄而极细。做白斩鸡最好是阉公鸡,其次是新草鸡。农家自己散养的当然最好,我去江南一带旅游,常常会很赞赏地看着一只冠红毛亮的芦花鸡神气活现地走来走去,脑子里抑制不住的卑鄙念头却是把它拐走,然后按进一个深锅中做白斩鸡。 物质匾乏时期,传...

梁实秋:人间美味炸丸子

梁实秋:人间美味炸丸子
作者: 梁实秋 我想人没有不爱吃炸丸子的,尤其是小孩。我小时候,根本不懂什么五臭八珍,只知道小炸丸子最为可口。肉剁得松松细细的,炸得外焦里嫩,入口即酥,不需大嚼,既不吐核,又不摘刺,蘸花椒盐吃,一口一个,实在是无上美味。可惜一盘丸子只有二十来个,桌上人多,分下来差不多每人两三个,刚把馋虫诱上喉头,就难以为继了。我们住家的胡同口有一个同和馆,近在咫尺。有时家里来客留饭,就在同和...

梁实秋:北平的白肉

梁实秋:北平的白肉
作者: 梁实秋 白肉,白煮肉,白切肉,名虽不同,都是白水煮猪肉。谁不会煮?但是煮出来的硬是不一样。各地的馆子都有白切肉,各地人家也都有这样的家常菜,而巧妙各有不同。 提起北平的白切肉,首先就会想起沙锅居。沙锅居是俗名,正式的名称是‌‌“居顺和‌‌”,坐落在西四牌楼北边缸瓦市路东,紧靠着定王府的围墙。沙锅居的名字无人不知,本名很少人知道。据说所以有此名称是由于大门口...

柠檬的鸭子

柠檬的鸭子
作者: 陈晓卿 到南宁一定要找鸭,柠檬鸭。 说到柠檬鸭,我第一个想到的却是苏慧伦。沈宏非有次在全聚德吃饭,鸭子进炉之前,大师傅有个仪式--在鸭坯上练书法--于是沈老大很冲动,突发奇想,打算在上面用蝇头小楷抄写苏慧伦《鸭子》的歌词全文。 想着你可能去谁或谁怀里 胡闹猜搞的我无法呼吸 明明是好天气却感觉下雨的情绪 我和你为何都我对不起你 要自己象只骄傲的鸭子 ……,…… 以我不多的听歌经验...

寒夜觅食

寒夜觅食
来源: 陈晓卿作者: 陈晓卿 北京迟到的初雪。 已经凌晨四点,下楼,坐进驾驶室。方向盘冰得锥心,仪表盘显示车外温度零下六度。往手心儿里哈了口气,是不是应该安慰一下自己的胃呢?很犹豫。 北京的饮食发展布局非常不均衡,键入‌‌‌‌“宵夜‌‌‌‌”两个字,得到的检索结果,东部饭馆的名单厚的像字典,而西部只有寥寥几家,仅仅相当于字典后面的附录。我的工作单位在城西,夜里十点之后貌似只有花圈店开门,面...

吃货的眼里,冬天是烤红薯味的

吃货的眼里,冬天是烤红薯味的
来源: 深夜谈吃作者: 我是司空 不记得在哪里看到过这样一句话:‌‌“在吃货的眼里,春天属于野菜,夏天属于西瓜,秋天是糖炒栗子味,而冬天则是烤红薯味儿的。‌‌” 街头凛冽寒风中,从汽油桶改成的炉子中掏出来的烤红薯,热气腾腾、甜香满满,暖手暖胃更暖心,这才是冬天该有的味道,才是红薯的正确打开方式。只是现在街头烤红薯的流动摊子越来越少,让人很是遗憾。 红薯好种好养,不挑肥...

曾经的童年,那个遥远的夏天

曾经的童年,那个遥远的夏天
来源:lymon 作者: lymon 中午在一家牛肉面馆点了一份牛腩饭。 店主家的大儿子坐在一角写暑假作业,因为一个字的前后鼻音和她妈妈争论。妈妈说你去把手机拿来查一查,看我说得对不对。一查,小朋友就咧着嘴笑着跑开了。‌‌“就说你前后鼻音不分嘛‌‌”,妈妈补了一句。 等我的牛腩饭上桌,店内暂时没有别的客人。妈妈拿了儿子的暑假作业检查,儿子则和爸爸凑在一起看手机。等吃到一半的时候,来了一名女性顾客坐...

张贤亮曾经历22年农场劳改 一遍遍读《资本论》

张贤亮曾经历22年农场劳改 一遍遍读《资本论》
来源: 新京报 编者按:9月27日,著名作家张贤亮因病医治无效在银川去世,享年78岁。新京报记者第一时间联系了张贤亮的助理马红英。她透露,张贤亮是9月27日下午两点左右因病猝然离世的,去世前他的儿子一直陪在身边。具体是因什么病去世的,她说不方便透露,只说张贤亮之前身体一直很硬朗,得病后治疗了一年。马红英介绍,当日,宁夏宣传部已经临时成立宣传委员会,用以组织报道关于张贤亮去世的相关事...

关于散文的对话

关于散文的对话
作者:侯军 范曾   2002年4月间,中国散文学会与北京大学联合举办了一系列散文专题研讨,没想到在那样一个非常专业的场合,“范曾散文现象”竟然也成了演讲者与听众之间认真探讨的一个话题。这使我深感意外,同时也有几分兴奋,当天晚上就给范曾先生打电话,告知此事。他却笑称这是“无心插柳柳成荫”,并戏称自己忽然变成了一个“文坛新秀”。我对范曾先生说:“您的散文本来就是一流的,只不过被您的书画之名...
Copyright © 浩然东方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 07032740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