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食是‌‌“南与北的共宠‌‌”

面食是‌‌“南与北的共宠‌‌”
我吃过的面,比你走过的路还长 作者: 司空 在中国,讲的是南米北面,实际上面并不仅限于北方,而是通行南北,正如《舌尖上的中国》里说的,面食是‌‌“南与北的共宠‌‌”。 面食里最有讲头的就是面条,各个地方似乎都有本乡本土的特色面条,使得面条种类极其繁多。我的老家天台是典型的南方小城市,却照样有好几种特色面条。一种叫面脑面,以浇头丰盛为特色,黑木耳、香菇、豆腐皮、肉...

那些年让我们大流口水的语文课文

那些年让我们大流口水的语文课文
▲鸡肉罐头 3点了,这时候,车子走到了一片漫无边际的平原中央,看不见一个村子,羊脂球活泼泼地弯下了身子,在长凳底下抽出一个盖着白饭巾的大提蓝。她首先从提篮里取出一只陶质的小盆子,一只细巧的银杯子,随后一只很大的瓦钵子,那里面盛着两只切开了的子鸡,四面满是胶冻,后来旁人又看见提篮里还有好些包着的好东西,蛋糕,水果,甜食,这一切食物是为三天的旅行而预备的,使人简直可以不必和客店里...

好一碗汤饭

好一碗汤饭
  来源: 美象府 隔夜的饭,凉在锅里,翌日清晨,兑入开水,没过米饭,然后大火烧滚小火焖之,直到水饭交融,锅底的火成就剩饭和水的一段好姻缘,吃了之后,热乎乎的,若是冬日,是贴心贴肺的暖。 汤饭可以物尽其用,前一日剩了菜汤,用汤直接炖饭,烧出的饭滋味更佳。或用新鲜的青菜叶,剁碎,与饭同烧,比隔夜菜汤烧饭更有风味,青色入目,清香扑鼻。 儿时,我们常吃汤饭。我嗜辣,将水磨辣椒舀进...

白斩鸡、糟鸡和酒醉鸡

白斩鸡、糟鸡和酒醉鸡
作者: 孔明珠 清代才子袁枚说:‌‌“大抵一席菜肴,司厨之功居其六,买办之功居其四。‌‌”挑活鸡是很有讲究的,要毛色干净亮堂,拂开鸡毛看见粉嫩的皮肤,脚杆黄而极细。做白斩鸡最好是阉公鸡,其次是新草鸡。农家自己散养的当然最好,我去江南一带旅游,常常会很赞赏地看着一只冠红毛亮的芦花鸡神气活现地走来走去,脑子里抑制不住的卑鄙念头却是把它拐走,然后按进一个深锅中做白斩鸡。 物质匾乏时期,传...

豌豆扁豆四季豆,哪种豆子不能生吃

豌豆扁豆四季豆,哪种豆子不能生吃
来源: 植物人史军 吃生豆子会中毒这件事儿靠谱么?我们一一来说。 大家好,我是喜欢吃豆子的史军。清炒荷兰豆、干煸四季豆、火腿蚕豆焖饭这都是让人忍不住流口水的豆子美食啊。最近在朋友圈盛传一条消息,说有一种毒豆荚出现在市场上,告诫大家不能吃。那么,这种豆荚是什么豆子,另外,吃生豆子会中毒这件事儿靠谱么?我们一一来说。 豌豆 危险指数:无 豌豆是种善良的豆子,不管是生的还是熟的都是温文尔...

梁实秋:人间美味炸丸子

梁实秋:人间美味炸丸子
作者: 梁实秋 我想人没有不爱吃炸丸子的,尤其是小孩。我小时候,根本不懂什么五臭八珍,只知道小炸丸子最为可口。肉剁得松松细细的,炸得外焦里嫩,入口即酥,不需大嚼,既不吐核,又不摘刺,蘸花椒盐吃,一口一个,实在是无上美味。可惜一盘丸子只有二十来个,桌上人多,分下来差不多每人两三个,刚把馋虫诱上喉头,就难以为继了。我们住家的胡同口有一个同和馆,近在咫尺。有时家里来客留饭,就在同和...

痴迷于所谓的健康饮食也是一种病

痴迷于所谓的健康饮食也是一种病
糖?巧克力?速冻食物?对有健康饮食强迫症(Orthorexie)的人来说,那是完全不行的。他们痴迷于所谓的健康饮食,遂将所有可能不健康的食品,从菜单上一笔勾销。 何谓健康?何谓不健康?什么食物甚至是危险的?我到底还能吃什么东西?‌‌“不多‌‌”--这可能是有健康饮食强迫症患者的回答。巴特厄豪森(Bad Oeynhausen)的考尔索(Korso)医院主任大夫胡贝尔(Thomas Huber)指出,这些人‌‌“最初的愿望是,有...

千万不要在肚子饿的时候做决定,任何决定都不要做

千万不要在肚子饿的时候做决定,任何决定都不要做
读到一个新研究,千万不要在肚子饿的时候做决定,任何决定都不要做。 以前的研究说,肚子饿的时候不要去商店买东西,因为你可能会买回家一大堆垃圾食品。而新研究说,肚子饿的时候,做出的选择都是只重眼前利益,而不重长期收获。从长远来看,这往往是比较差的选择。 心理学早就知道,对一个人的成功而言,选择‌‌“延迟满足‌‌”的能力很重要。你需要忍住当下的诱惑,才能获得长远的回报。著名的棉花糖实验就...

梁实秋:北平的白肉

梁实秋:北平的白肉
作者: 梁实秋 白肉,白煮肉,白切肉,名虽不同,都是白水煮猪肉。谁不会煮?但是煮出来的硬是不一样。各地的馆子都有白切肉,各地人家也都有这样的家常菜,而巧妙各有不同。 提起北平的白切肉,首先就会想起沙锅居。沙锅居是俗名,正式的名称是‌‌“居顺和‌‌”,坐落在西四牌楼北边缸瓦市路东,紧靠着定王府的围墙。沙锅居的名字无人不知,本名很少人知道。据说所以有此名称是由于大门口...

再见,凉面。再见,夏天

再见,凉面。再见,夏天
来源: 三联 ‌‌‘凉面,是夏天餐桌上的最后一抹风景‌’ 记得小时候,母亲总在炎热的夏天做芝麻酱凉面给我吃,她把黄瓜丝、煮黄豆、豇豆丁这些菜码分别放在不同的盘子里,使桌上看起来丰富些,吹着电扇坐在餐桌上等着面出锅、过水的时间,好像总是过得特别慢。这是曾经的北方家庭里最常见的夏日场景。 姥姥家一直住在西单的灵境胡同,她家的凉面从不与芝麻酱为伍。姥姥是老北京人,她喜欢用酱油炒...
Copyright © 浩然东方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 07032740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