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公安部:拟用身份证整合服务卡

2015年03月10日 杂记 暂无评论 阅读 1 次

小编注:老二代身份证存漏洞,那录入指纹后的新二代身份证呢,是否也存在类似问题?此前有民警称新升级的二代证在加录指纹后,原则上是可以达到丢失后失效的功能。不过近日记者调查部分银行、旅馆以及车站发现,持“丢失的新二代证”仍是畅通无阻。

数据通信科学技术研究所研究员李玉峰解释说,手机SIM卡可以挂失并作废,前提是手机卡一直处于在线联网状态。但是身份证在使用过程中都是离线的(不完全对,例如办理卡证银行、保险等),是个社会化应用,任何场合都可能使用。如果要做到联网可以挂失,必须保证每个公民在任何时候都能联网(应当需要通过身份证甄别个人对应关系的单位基本是固定地点应当有通讯手段),做起来很难(如果是也应当是公安系统开放身份甄别接口简单易行和银联一样),需要社会网络进步(应当是为人民服务思想要进步吧)。
()内为编者补充

2015-03-09 05:59 中国青年报   本报记者 李林 实习生 杨梦晨

  “目前,社保部门发的是社保卡,卫生部门发的是医通卡,教育部门发学籍卡,民政部门发放老年优惠卡,残联发的是助残的残疾人一卡通,市政部门还要发购电卡、宽带卡,园林局来发放公园卡……”
  3月7日上午举行的全国政协十二届三次会议妇联界别联组会议上,全国政协委员邓小虹对列席政协会议的公安部副部长李伟“抱怨”道。
  邓小虹想弄明白,为什么不能用二代身份证来整合替代这些卡呢?
  邓小虹以北京为例说,人口管理服务涉及政府30多个部门。政府部门和公共服务机构发放的智能卡多达几十张,政务应用大量重复发卡,不但造成财政资金的浪费,同时给居民带来了不便。
  “当今的信息化技术飞速发展,很多政府部门都在利用信息管理手段为居民提供各种民生服务,所以,非常需要有一张能够证明居民唯一身份的电子卡。”邓小虹说,发达国家多以社会保险号作为居民享受所有公共服务的唯一载体,而我国目前已对13.6亿人发放了可以机读的二代身份证,完全具备了以公民身份证号为载体提供公共服务的条件。
  那为什么这个做法还没有实现?
  邓小虹经过调查发现,原因主要是公安部授权厂家生产的身份证读卡器价格昂贵,而读卡器的采购经费往往不能得到财政部门支持,很多单位就望而却步,结果大家就选择分别独立发卡。
  邓小虹认为,现在很多电子产品都便宜了,如果按照市场规律办事,身份证读卡机具的价格也应该有合理下降的空间。
  “因此,我建议公安部能够通过政府监管下的市场竞争,降低身份证读卡机具的采购成本,扩展二代身份证在其他政务服务方面中的用途,逐步整合和替代已经发放的卡片,叫停准备发放的其他政务服务类卡片。”邓小虹说,如果各个部门通过读取公民身份号码作为唯一的索引,就能够为居民提供各种公共服务,老百姓也会方便很多。
  李伟说,这个问题正在研究之中,但该问题牵扯到多个部委,不是公安部一家能够说了算的。“比如银行卡的问题,就需要协调各个部门,但是公安部又协调不了这些部门。我们也向国务院提出建议,请国务院来出面协调这些部委,彻底解决这个问题。”李伟说。
(原标题:正研究用二代身份证整合多种服务卡)

给我留言

Copyright © 浩然东方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 07032740

用户登录

测试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