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恐惧的四十岁

2015年04月20日 连岳 暂无评论 阅读 1 次
2015-04-13 连岳 连岳

图:Jean Leon Gerome

连岳:

我追你的文章,从《上海壹周》到买书到微博再到微信,之间过了多少年,已经记不清了,就跟我的婚姻一样,太久了,太多细节没法展开来说,所以我就长话短说,说说我最困惑的地方。

2015年我就整40岁了,将在40岁的高龄,被我的老公扔到半道儿上。我俩说好了(其实我不想离也没办法),春节过完就办离婚手续。

——— 一封迟发的信分割线 ———

其实春节早就过完了,我俩还没离,你大概也能看出我俩的磨叽了吧,都胆小,都优柔寡断,都放不下孩子。

我22岁一出校门就结婚了,今年儿子12岁,青春期,敏感又聪明,成绩很好,情商不高,随我俩,呵呵。他出过轨,我也出过。当初我原谅了他,但是我这次,他就过不去了,基本这近10年的时间,我俩活的都挺累的。我在家忍气吞声、委曲求全、低声下气。 他基本上冷暴力吧,不跟我说话,不理我,不正眼看我,也不管我,任何事都不管,包括生病。性生活是有的,但质量很差。我觉得我在家就是个能做家务、能带孩子、能挣钱的充气娃娃。

2年前的某一天,我终于鼓足勇气说“不”了。那晚他又在深夜推门进房间打算直接脱裤子,我说不要做了,这样做太没意思了。我觉得他白天讨厌我就跟讨厌一坨屎一样,晚上却要把屎胡在自己身上,这不科学。他骂我傻,说我会后悔的,我不置可否。

然后我们就彻底分居了,今年是第三个年头。直到今天,我一点都没有后悔,因为我觉得即使我床上表现的再好,都没法改变他对我的态度。在这种态度下的性生活,我觉得是凌辱。现在在家,我一样能做家务,能带孩子,能赚钱,最开心的是不用做充气娃娃了,我觉得自己心情轻松了很多,也平和了很多。以前心里会不平衡,在家干再多的活我都没怨言,但是觉得我们做爱了,我就应该可以跟对方提出一些我的要求吧,我希望要有正常的家庭氛围,我问你吃饭了吗?你至少要看着我说吃了;我问你出差哪天回来,你至少要回答我一下明天回来,我不要求你对我多好,只要人与人的正常交流就行了。但是他说不可能的,说他没将我赶出家门,能维持现在这样,我得知道知足了,这个家以后只能这样凑合过下去了,能忍就忍,忍不了滚。谈了很多次,都是这样的结果,这才促使我下定决心说“不”了,既然看不到结果,为什么要难为自己呢?

最近在读圣经,圣经说女人是男人的肋骨做的,行夫妻之理是做妻子的本分。连岳,我就想问你,我是不是真的错了,其实我应该这样漫无目的的熬下去,渐渐的,就好了,瞧,我们已经40岁了,马上要做老来伴了,孩子也大了,自己的人生还有多少期冀呢?维持现状,至少,儿子未来的丈母娘不会对这女儿说:“他来自离异家庭!我不同意你跟他结婚!”。

我觉得我亲手把自己和孩子的未来,都给毁了。

再多罗嗦一点,他一直要求我办手续,我可以不搬出去,一直维持到孩子考上大学。说真的,这是我以前最不能理解的做法,但是现在,我竟然开始认真考虑这个方案了。

多少算多多少算少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多少算多多少算少:

圣经把女人比做男人肋骨,我不太反感。仔细想想,未必公平,除掉一根肋骨,人不会死,但一根肋骨离开肌体,意义不大了。虽然可以用来炖汤,但没有自由意志。

不能苛责一本千把年前的书。比如有人至今还信易经可测人生的一切,这错就不在易经,而是如此迷信的人。

当成比喻看,肋骨说认为婚姻中的男人与女人必须合二为一,才算完整。不是与公婆合二为一,不是与父母合二为一,也不是与孩子合二为一,是与你爱的那个人合二为一,这是对的。其他的多余解读,全不必要,比如:女人的地位低于男人呀,女人必须找到一个男人呀,女人必须服从男人呀。

把比喻当法条的最大恶果是,比喻太不确定,有无限引申的可能。所以,还是放弃肋骨说,回到最基本的判断:如果你不想做爱,那得由你决定;如果你数年不想和一个男人做爱,反而更舒服,那和这个男人维持婚姻就是错的。你的身体拒绝他,是不爱他的最有力证据。

夫妻两人制造出了孩子,他(她)是家庭成员之一,家庭的走向考虑其利益,我觉得是应该的,当然不意味着要听他(她)的,符合其利益的行为,十来岁的孩子,未必清楚。

认真倾听孩子的父母,不算多,尤其是夫妻已经不再相爱了。在那种状态下,孩子反而倾向于压抑真实想法,成为父母情绪与压力的出口,孩子的本色被忽略了,他(她)得承担起安慰父母的角色,或表现得极为懂事,或极为依赖。

不再相爱的夫妻,很大可能沦为“暴力关系”。肉体上的伤害只是暴力冰山的一角,有伤有血,符合传统的暴力定义。更多的暴力是精神的折磨,如你所描述的,拒绝交流、没有温暖、性行为也纯粹成为欲望的释放,看到对方是厌恶,而非喜悦。

有人说,这是为了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似乎标准答案只有一个,无论如何都不离婚才是对孩子好。这些家庭真去征求孩子的看法,可能答案要让他们大吃一惊。

家庭暴力的受害者,并不只有承受暴力的那个人。暴力行为的见证者也是暴力的受害者——这点可以重构你的家庭观,不再认为夫妻两人关在一起折磨是对孩子负责,反而是摧毁他(她)。甚至是双重摧毁,夫妻两人以暴制暴,都不吃亏,还算得到发泄,孩子却是你们每一次暴力的受害者,心理加速扭曲,他有可能模仿你们,成为暴力爱好者,或者走向另一极端,毫无脾气,成为别人的垃圾箱。

很多人不敢离开不幸的婚姻,孩子是最大的借口。并不是真为孩子好,而是掩饰自己的恐惧(或仇恨):可能再没人爱我了;可能生活质量要下降了;可能受不了别人的议论;可能接受不了离婚后他(她)过得比我更好;我得拖死他(她)。

为你自己而活,承担自己的婚姻错误,对自己的未来负责,这样,在任何年龄,别说四十岁,就是八十岁,你也不会恐惧,至少不会将恐惧转嫁给他人。

祝开心。

连岳(lianyue4u@163.com)

给我留言

Copyright © 浩然东方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 07032740

用户登录

测试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