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有趣即是正义

2016年02月14日 心情故事 暂无评论 阅读 581 次

摘自|每日豆瓣   编辑|Meiwa

和小陈做朋友,只因为他是公司里为数不多的卷发。

因为我一直觉得,头发太直的人大多心狠手辣,头发卷卷的人大多温柔又有趣。

我从小到大也一直是自然卷。

每天一大早,一缕缕头发都骄傲的朝着太阳升起,卷成一个个可爱的大圈圈。

谁知,长大了,踏入大人复杂社会后,头发居然可悲的越来越直了。

我想,这一定是老天对我越来越平庸,越来越无趣,越来越墨守成规的惩罚。

那天,老板要我带新来的同事小陈熟悉公司业务,熟悉业务当然要了解一下周边平价又好吃的餐厅。

带他中午在一家日料店吃了鳗鱼饭后,不过瘾,继续来到隔壁商场地下一层的进口超市想买一些新鲜三文鱼,谁知道,当他看到一个大的像恐龙蛋一样的鸵鸟蛋时,突然有气无力的说,不想上班,好想把这个买回去一个人安静孵蛋。

·····

这是小陈这个奇怪小卷毛来上班的第1天。

那你以为他孵蛋只是随便说说吗?错了。

新人加班加到手抽筋,腿发麻,日夜不分,男女不分,似乎越来越是一个当代青年初入社会就职必须懂得的自我修养。

老板最近常常把他煮的东西带到公司,在加班加到我们快吐时分给我们吃,说是犒劳,简直就是比看国产电视剧还痛苦的折磨。因为常常吃完后,舌头三日怪味绕梁,不知天下真正美食是何滋味。

更可怕的时候,他还要仔细检查我们是否全部吃掉。美其名曰,粮食一粒都不能浪费。

所以那天加班时,当老板又拿出他如手榴弹一样的咖喱鱼蛋时,好在有嗜蛋如命的小陈帮我统统解决,连带在老板过来检查时,放了一个咖喱味的屁。

作为回报,我花了三百元,把进口超市那个没人买的鸵鸟蛋买来送给他。

两周后,我生日请几个关系好的同事吃法国大餐,别人都送我智能剃须刀,打火机,手表之类礼物,小陈却送我一箱鹌鹑蛋。

又是蛋?他是傻蛋吗?

我对他面无表情的说,你可真“大方”哦。

他啧啧嘴笑笑说,呀,你知道我刚上班,工资还没拿,这不,看你最近上班累,给你补补身体嘛,重要的是,这可都是我亲自孵的哦。我们关系好,劳务费就不收啦。

我真想当场把这些鹌鹑蛋往他脸上砸,给他做高蛋白面膜,可心里忍不住觉得这哥们挺好玩的嘛。

我喜欢和有趣的人打交道。因为有趣的人,你和他在一起随便聊几分钟,就立刻像受邀参加了一场疯狂的头脑舞会。而那些无聊的人,你和他共处一个小空间哪怕几妙钟,简直感觉像连续5天5夜参加多场下着大雨的葬礼。

不过有趣的人,快乐来的快,悲伤来的也快。

在上了1个月班后,小陈厌倦了廉价香水味与汗水混合的地铁早高峰车厢,选择穿越半个上海骑自行车来上班,速干紧身衣,头盔,银色山地车,全套装备引的办公司几个环保痴迷症小姑娘弹眼落睛。我讽刺他,真会出风头哦,真有雅兴哦。他反呛回来,你也一起来呀,就当省了去健身房的钱。怎么,难道你怕晒黑?

我被他激的第二天就买了辆荧光黄风骚山地车,呵呵,我要让你小子知道什么是真正的速度,小学时期我可是全校无人不知的仰卧起坐大王呢,一分钟光速做60多个,可不是一些小白脸卷毛可比的。

谁知道,骑了一周还没到,也许因为我们的自行车实在太出风头,那天下班时一起去车棚时,小陈发现他的自行车气门芯被偷了,他瞬间就红了眼眶,我推他一下,不会吧,你不是要哭了吧,一个气门芯有多少钱。他有些沉重的说,我只是想起了高中时候一起玩恶作剧的兄弟,他常常冷不防偷掉我的气门芯,藏在学校某个偏僻角落,然后画一张烧脑藏宝图,让我去找。那是我放学后最快乐的一段时光。

感伤青春啦?我说。确实,最近这段时间骑自行也让我回忆起了匆匆忙忙的高中早晨。

他沉默不做声。

过了一会,他低声说,原本我性格很孤僻,是他带我一起疯闹,才变成现在这样乐观的。不过现在他已经不在了。

我安慰他,没关系,办公司里会有更多朋友陪你一起疯的。

他忽然又开朗起来,笑笑说,就是某些人胆子太小,好多事都不敢去做哦。

我大声说,谁啊,谁啊!豪迈的声音响彻整个空旷车棚,震碎那些伤感的小情绪,直冲被夕阳染成金黄的天边晚霞。

有趣的人,恋爱来的时候,又会怎么样呢?

和小陈在安福路看完阿加莎的话剧《无人生还》后,外面天色已暗,又去酒吧小酌了两杯红酒,我们两个摇摇晃晃像两只分不清方向的陀螺在街上无目的漫步。

突然被眼前一辆黄色如坦克般威武的汽车吸引,原来是对面那家私立小学的校车。

那么晚了,还没放学吗?

当我刚被校车上嘻嘻哈哈的小学生笑声吸引时,小陈带着酒劲已经大步冲上了校车。

我赶紧追上去,上了校车,想立刻把他拉下来。

只见还没站稳的小陈对司机大喊,大叔,请一起载我重新驶回小学时光好不好?

对不起,对不起,我朋友喝醉了,我一边打招呼,一边用擒拿技术勾着小陈的脖子,控制住他。

我看到校车上,没坐满,十几个小朋友穿着可爱的黑色小西装,几乎每个人手里都拿了一样乐器。

有小提琴,小号,单簧管,三角铁,长笛,还有堆在后面车厢的定音鼓,大提琴等等。

快下去吧。司机大叔还算客气的说。

等等,你们去哪里?我们可以带你们一程。从车里后排座位走出来一个刚大学毕业似的女人说。

孟老师,这怎么可以!司机大叔有点责备的语气。

没关系呀,我们那么多乐器,光靠我和你还有小朋友帮忙拿,真的有点吃力,正好让他们两个年轻人帮忙。

对啊,对啊,坐在前排的几个小朋友一边吃着小面包一边淘气喊道,让他们拿,让他们拿!

当孟老师和小朋友盛情“邀约”,以及司机大叔对我们如居委会阿姨般仔细审问我们的身份,年龄,职业后,回过神来,我们两个已经坐在了孟老师座位后排位置。

小陈的醉意已经全无,完全被这突如其来的奇遇所震醒。

他轻轻问前排孟老师,那么晚了,你们这是去上音乐课吗?

不,我们刚在学校排练完,现在是去淮海路那里的音乐广场露天表演啦。是学校和街道一起协办的。你们去哪里啊?孟老师的声音听起来很亲切自然。

平时训练辛苦吗?小陈继续问。

还好,孟老师笑笑。就是因为孩子个头还太小,低音提琴,大号等训练要垫上凳子。你们去哪儿?孟老师问。

我看小陈支支吾吾,便说,我们吃好饭,在这附近闲逛呢,一会儿正好要去环贸那里的咖啡馆等客户呢,顺路,顺路的。

不知为何,我心里也一阵莫名起伏激动,好像这辆车要把我们带到什么从未去过的幸福地方。

车上,小朋友继续吵吵闹闹,小陈则和孟老师努力攀谈起来,看得出,是他喜欢的类型。这小子走运了。

孟老师给我的那种优雅,亲切,含蓄之感和我之前一段失败恋情的对象太相似。我已经对这种类型的不再敢兴趣了。

车开的很快,没有吃红灯,一会就来到了音乐广场,我和小陈帮忙把一件件重乐器从车里运下,拿到已经搭起的小舞台上。

下车的时候,看到司机大叔点着一根烟,脚敲在方向盘上说,明天继续来哦,你们可帮我省了不少力。

演奏很成功,孟老师亲自指挥,不同于刚才车上的温柔内敛,她挥舞指挥棒时大气自信,潇洒独立的气场简直可以切开乏味时间,让美好的瞬间永驻。不管是《茉莉花》,《秋景》还是舒伯特《第九交响曲》,柴可夫斯基《暴风雨》,时而低吟婉约时而气势恢弘的演奏,让观众如临天堂。

这场演出后,小陈和孟小姐毫无意外的谈起了恋爱。

可他们的恋爱不像童话里那样永远美好的爱情故事,两个在一起没多久就天天吵架,吵的内容都是些极其幼稚的小事。简直是在天天过幼稚儿童节。

看到他们这样,我却很开心。

因为,我知道,一段好的恋爱会让那些平日装成熟装的很累的人彻底卸下骄傲,去开心的挂久违的儿科门诊。

而且,两个人在一起,天天过甜蜜的情人节,早晚腻味。要是能天天过可爱的儿童节,保持童心,一起打闹,一起成长,互相扶持,成为拯救彼此乏味生活的小英雄,倒是件想想就很有趣很美好的事。

后来某天,我好好问了下孟小姐,那天,你为什么会让我们上车,就真的不怕我们是坏人吗?

她只是用手勾着自己卷卷的头发说,因为你们都是卷发,我相信卷发的朋友人品一定不会太差。

我摸了摸因为受不了理发师促销而烫出来的卷发,有点尴尬和羞愧。

我在想,什么时候,我才能恢复到青春时代那种纯真的自然卷呢。

我的头发发生异变是在那场生日会。

那段时间,小陈忙的天昏地暗,状态奇差,甚至发起了后青春期的小痘痘。脾气开始越来越急,和孟小姐小吵不断。他甚至开始躲孟小姐,借口说不想让坏情绪传染到她身上。

所以孟小姐常常找我了解他诡异的行踪。而且小陈的生日快到了,孟小姐想好好为小陈办一个开心的生日会,疏解他日益积聚的压力。

一次和孟小姐聊小陈的时候,突然聊到了那次因为气门芯被偷,他快哭的事。

孟小姐眼睛一亮,激动说生日会的主题有了,我纳闷,难不成给他买辆自行车?

生日那天,老板不知道是不是和孟小姐商量好似的,提前一周前就派给小陈海量工作,约见上海各区客户,因为太累了,小陈遗失了一个重要合同文件,面对客户的严厉责难和咆哮时,小陈甚至当着众人面跪下来赔罪,一切尊严尽失。晚上快9点才下班时,他简直累的站不起来,我看到他脸上有巴掌印,问他是老板还是客户打的,他一声不吭,头快低到地上,垂头丧气,最后呆呆约我去喝一杯时,我看他精神恍惚,便坚持送他回家。

来到家,打开门,瞬间灯亮起,礼炮飞起,祝福声响起,小陈生日快乐!

我看到有小孟和其他三人陌生男人拿着荧光棒欢呼。屋里挂起了彩灯,上面好像夹着一个个五颜六色的小夹子。仔细一看,居然是气门芯。

你们!你们tm怎么来了?小陈瞬间来了精神,惊讶的问。

你小子,太幸福啦,是你女朋友把我们召集起来的。一个平头哥们拍了拍小陈的肩膀,兴奋的说道。

对啊,好像是去学校查的,又问居委会,又问街道民警,好不容易才查到我们地址的,我们好久没联系啦。另一个还穿着正装,好像直接下班过来的小个子男人说。

听说,你们还吵架,这么好的女朋友,你还舍得吵,看来我们四贱客要好好教训下你了。一个小眼睛男人把小陈勾着怀里,其他几个兄弟用荧光棒戳他打闹。

可是,哪里还会有什么四贱客,小陈突然低下头去说,阿树已经不在了。

我看到桌上还有空余荧光棒,拿了一根,走到他们中间说,四贱客,听起来好有趣,能让我一起加入吗?

小陈突然抬起头,兴奋的看着我,对啊,还有你啊,能,能!

来,我们四贱客又回来了。他的三个朋友,勾着我的肩膀,把我拉到中间,我们四人把荧光棒击打在一起,说着江湖盟约。庄重的样子就像挥舞着四把光剑的绝地武士。

小陈忽然看见绑在彩灯上五颜六色的气门芯,他还在疑惑时,一旁的孟小姐捧着一块蛋糕出来,蛋糕上面画了一个可爱的气门芯,又像是一撮快乐的小卷毛。孟小姐说,生活有太多会让我们泄气的痛苦事,所以今天我们来给你加油打气了!现在你有那么多绚丽的气门芯了,如果你随时泄气,我们这些爱你的朋友就在你身边,随时给你把气补上哈。

小陈瞬间像个孩子一样嚎啕大哭,感动,愧疚,开心的情绪一起涌上来,把小孟紧紧抱在怀里,紧的好像永远不想再失去她。

那天晚上,我们庆祝的很晚,12点我才到家。

第二天早上醒来,我在镜子前刷牙,忽然发现头发卷的那么熟悉,哇,一撮撮好久不见的那种向着太阳升起的,自然大圈圈卷发!

没想到,我的头发真的又卷回来了,仿佛又回到了无限的青春时代。

我看了看表,时间还早,飞快吃完早饭,我背起学生时代那只已经褪色的旧黑色双肩包,穿上球鞋,骑上自行车准备去高中溜达一圈,庆祝卷发回来。

来到学校,那家小小的文具店居然还在,女营业员一句,同学要买什么?同学这两字彻底为我打了爆棚的鸡血,让我开心的坐了火箭要升天。

我又去了隔壁那家球鞋店,买了一双红色板鞋。

该搭配什么颜色袜子呢,我看到五颜六色的袜子就像一只只小金鱼一样亮着青春的光芒。

可爱导购小姐看我迟疑说,我觉得红色板鞋应该配白袜子。

她虽然好漂亮,好可爱,我有点心动,但家里都是白袜子,今天又是我恢复卷发的大日子,我一定要和平时的循规蹈矩彻底决裂!

最后左挑右选,上挑下蹲,不放过任何最下层,最角落适合我的袜子。

一连买了7双各种颜色,赤橙黄绿青蓝紫不同款袜子,准备一周看心情天天换一双。

就是没买再普通不过的,天天穿的白袜子,出门时,导购小姐叫住我,拿着我的手机还给我,说是我的手机刚才掉在地上了。咦,我的手机是什么时候离开我口袋的,我一点都没发现。她意味深长对我笑笑,她说,欢迎你下次再来,还是觉得白袜子最适合你斯文的气质。

走出店来到学校门口,迎面一群朝气蓬勃学生,我突然发现今天回头率特别高,莫非现在的女生都喜欢我这样,头发卷卷的,男孩之上,大叔未满的轻熟男?

甚至还有女生在害羞的偷笑。

来到公司,更是发现一些平时不正眼看我的女高冷上司也在窃窃私语。

怎么?卷发的魅力那么大?

小陈看到我,立刻把我拉到角落里,疑惑的问我,这是最新的潮流吗?

什么?我不懂问。

他说,你为什么要在黑色双肩包上面挂一双白袜子?····

啊???原来我的回头率是因为这个!我马上想到刚才在球鞋店那位可爱,强迫客人买白袜子的女店员。

我想到她说那句“再来”时,轻轻卷起来的迷人发梢。

哼,我当然还要去“好好”会会她。

傍晚下班后,我重新来到那家球鞋店。

女店员走来走去很忙碌的样子,店里来了不少放学后买球鞋的学生。

我心里盘算先礼后兵吧,先绅士礼貌的和她打招呼,她见我忽然爽朗大笑了起来,仿佛知道自己那个玩笑有点过头。

她语气清脆的像一只正在飞的蜂鸟,她说,我在忙哦,一会儿我们再认真聊聊好吗。

我说好,于是转身看球鞋。

忽然听到她在一堆中学生和我中间,大声对着手中手机里的某最新研发出的人工智能语音助手问,请搜索我身边最有趣的男人。

手机里机械的声音回答她,已经为你选中目标,是否要拨通他的电话。

我和店里所有人都在看着她莫名其妙的这一举动。

女店员笃定的说,如果那个人,可以在今后带给我欢乐和幸福,请拨通他的电话。

嘟····我的电话居然响了。我惊呆了,她怎么做到的?

学生们立刻发出一片“在一起!在一起!”的起哄声。

于此同时,我心里那道冷漠的,心墙被人攻陷的警报声也久违的响了。

我所有沉睡已久的快乐细胞因子都被唤醒了,它们在我沸腾的血液里不断炸裂!

我顿时明白了,原来有趣就是一种正义,一种拯救你乏味生活的英雄主义!

和有趣的人打交道,你要随时适应他们突然崩离常规的疯狂举动。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秒是福是祸,你的人生是狗急跳墙般羞愧窘迫,还是鲤鱼跃龙门般幸福飞过,这一切,都要靠你自己去机智掌握!

所以,

我一个华尔兹浪漫大滑步,上前一把搂住了她。

给我留言

Copyright © 浩然东方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 07032740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