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魏泽西之死,让这个假期透着寒意

2016年05月02日 心情故事, 生活常识 暂无评论 阅读 1,965 次

今天,朋友圈除了被五一小长假人员车辆拥堵刷屏外,还有一篇文章让这个春暖花开的假期透着些许寒意。

这篇刷屏的文章《一个死在百度和部队医院之手的年轻人》叙述了一个名叫魏泽西的年轻人,被查出患有“滑膜肉瘤”这种罕见的疾病,辗转多家医院,病情不见好转。后通过百度搜索找到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在花光东凑西借的20多万元后,仍不幸去世。魏则西生前曾在知乎撰文,详述此次经过,并称这种生物免疫疗法,在国外早已因为“效率太低”而被淘汰了。据报道,该院也并没有如宣传中那样,与斯坦福医学院有合作。

这个年仅21岁的年轻人是西安电子科技大学的学生,于2年前体检后得知罹患“滑膜肉瘤”晚期。在得知病情后,魏则西父母曾先后带着魏则西前往北京、上海、天津和广州多地进行求诊,但最后均被告知希望不大。不过魏则西父母并未放弃,在通过百度搜索和央视得知“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后,魏则西父母先行前往考察,并被该医院李姓医生告知可治疗,于是魏则西开始了在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先后4次的治疗。

魏则西母亲说:“我们就四处借钱凑钱,决定花多少都要把孩子的病治好,最后总共治疗4次,花费20多万后,没有明显效果,医生也开始改口称,治好是概率事件。”

2016年4月12日,魏则西医治无效去世。但魏则西事件并未就此结束,这个年轻人死前在知乎回答的一个问题是:“你认为人性最大的恶是什么?”的回答,将百度搜索和百度推广推上风口浪尖(还有三甲医院、中央台)。

4

百度在4月28日通过官方认证微博账号@百度推广 发声明推托称——

“网友魏则西同学与滑膜肉瘤持续抗争两年后不幸离世,引发很多朋友的关注和哀悼。得知此事后,我们立即与则西爸爸取得联系,致以慰问和哀悼,愿则西安息!对于则西生前通过电视媒体报道和百度搜索选择的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我们第一时间进行了搜索结果审查,该医院是一家公立三甲医院,资质齐全。网络信息健康有效,是每个互联网参与者的责任。我们愿继续努力,接受监督,不给虚假信息和违法行为留下任何可趁之机!”

这不是百度的第一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某种意义上来说,百度被讨伐这种事,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了。年初时候[血友病吧被卖事件],就曾引起整个公众,对百度的愤怒。

魏则西之死,拷问企业责任伦理

基于对企业的信任,亿万用户使用搜索、创建贴吧,企业有责任善待这种信任,更有义务承担社会责任。

将贴吧卖给生意人更能有利可图,开发竞价排名则可坐地生财,问题是,如果只追求经济效益而忽略社会效益,如果挥霍信任、丢掉责任,企业还能走多远?

以往我们通常认为,百度是有“被免于批评的权力”的,因为它控制着中文互联网搜索的入口,入口即意味着流量,而流量是网络新闻媒体和个人媒体的咽喉。百度的收录与否,百度提供的搜索权重的排序,百度指数的高低,往往被用来验证一家依附于互联网传播的媒体的知名度、流行度和影响力,这些指标同样影响着媒体的广告定价。

因此,在这样的体系下,那个用竞价排名机制把虚假的医疗机构排满搜索结果首屏的百度,那个随便将血友病贴吧卖给某蒙古大夫机构的百度,那个一键默认安装所有百度旗下应用的全家桶的百度,那个长期提供盗版音乐和图书内容的百度——因为机构媒体和个人媒体对其流量控制能力的忌惮和恐惧,就这么享受了免于被批评的权力。

不同于一般信息的竞价排名,医学信息的竞价排名与患者生命健康息息相关,更需规范、严谨和合法。毋庸讳言,曾有无良医院通过竞价排名而发横财,不仅谋财,而且害命。毕竟,如果病情危急的患者轻信吹嘘,除了钱包被掏空,更因贻误救治而死于非命。“当你凝视深渊时,深渊也在凝视着你。”当竞价排名联姻惟利是图的医院,谁能分得清谁的责任小一些?

从卖吧事件到魏则西去世事件,共同提出的命题就是企业该如何承担责任。很显然,一个企业的价值,不只体现在拥有多少市值,更体现在如何造福民众,多大程度受人尊重。

来源:传媒大观察公众号

你认为人性最大的「恶」是什么? - 魏则西的回答 - 知乎

想了很久,决定还是写下来,不过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我就不把那家医院和那个医生的名字说出来,不过相关的癌症病人应该能明白我说的是什么,希望我的回答能让受骗的人少一些,毕竟对肿瘤病人而言,代价太大了
我大二的时候发现了恶性肿瘤,之后是我痛苦的不愿意回忆的治疗经过,手术,放疗,化疗,生不如死,死里逃生数次
我得的是滑膜肉瘤,一种很恐怖的软组织肿瘤,目前除了最新研发和正在做临床实验的技术,没有有效的治疗手段
我是独子,父母对我的爱真的无以言表,拼了命也要给我治,可当时北京,上海,天津,广州的各大肿瘤医院都说没有希望,让我父母再要一个孩子吧
那种心情,为人父母的应该可以体会,所以我爸妈拼了命的找办法
百度,当时根本不知道有多么邪恶,医学信息的竞价排名,还有之前血友病吧的事情,应该都明白它是怎么一个东西
可当时不知道啊,在上面第一条就是某武警医院的生物免疫疗法,DC,CIK,就是这些,说的特别好,我爸妈当时就和这家医院联系,没几天就去北京了
见到了他们一个姓李的主任,他的原话是这么说的,这个技术不是他们的,是斯坦福研发出来的,他们是合作,有效率达到百分之八九十,看着我的报告单,给我爸妈说保我二十年没问题,这是一家三甲医院,这是在门诊,我们还专门查了一下这个医生,他还上过中央台,CCTV 10,不止一次,当时想着,百度,三甲医院,中央台,斯坦福的技术,这些应该没有问题了吧
后来就不用说了,我们当时把家里的钱算了一下,又找亲戚朋友借了些,一共那花了二十多万,结果呢,几个月就转移到肺了,医生当时说我恐怕撑不了一两个月了,如果不是因为后来买到了靶向药,恐怕就没有后来了
我爸当时去找这个人,还是那家医院,同样是门诊,他的话变成了都是概率,他们从来没有向任何人做过保证,还让我们接着做,说做多了就有效果了,第一次说的是三次就可以控制很长时间,实在是
后来我知道了我的病情,在知乎上也认识了非常多的朋友,其中有一个在美国的留学生,他在Google帮我查了,又联系了很多美国的医院,才把问题弄明白,事实是这样的,这个技术在国外因为有效率太低,在临床阶段就被淘汰了,现在美国根本就没有医院用这种技术,可到了国内,却成了最新技术,然后各种欺骗
我现在住院,找到了真正靠谱的技术,家里却快山穷水尽了
但不管怎么说,路还是要走下去,有希望就要活下去,不能让父母晚景凄凉,而且还有那么多人在帮我,这是前两天帮我从香港买药的朋友,一天之内就送到了医院,真的非常感动

希望明天会有好转,柳暗花明又一村,可以找到活下去的办法

写这么多,就是希望大家不再受骗了,这段时间有很多肿瘤病人和家属联系我,问这个医院,这个治疗的人相当不少,希望不再有更多的人受骗

 

来源:知乎

 

魏则西:一个死在百度和部队医院之手的年轻人

年轻的魏则西去世了,他在死前将自己被百度公司、被部队医院和医生欺骗,视为人性中最大的恶。

魏则西去世了,他爸爸通报死讯后,调查记者孔璞转载了魏则西在知乎上发表的这篇长答复,简而言之:这个21岁的年轻人出于对百度和部队三甲医院的信任,在罹患滑膜肉瘤这种罕见的癌症后,在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尝试了一种号称与美国斯坦福大学合作的肿瘤生物免疫疗法,在借钱完成了治疗后出现肺部转移后才得知这种疗法并不靠谱。他回答的这个问题是“你认为人性最大的‘恶’是什么?”

有中国特色的癌症免疫治疗?

魏则西:一个死在百度和部队医院之手的年轻人
魏则西去的这家医院,是北京武警二院肿瘤生物中心,所接受的是DC-CIK细胞免疫治疗,这是种已经被国外淘汰、但在中国非常红火的肿瘤免疫治疗。

首先要确认的是,生物免疫、免疫细胞疗法并不是“假”疗法,在世界多家医院和科研机构都有相关临床研究。治疗过程中,医生通过抽取患者的免疫细胞,在体外扩增和加工,并重新输回患者体内,从而达到提高患者免疫能力,抑制或预防肿瘤生长的目的。

不过,从研究结果来看,它的意义有多大就见仁见智了。虽然这种治疗从美国开始,但由于临床试验屡遭失败,在美国国立癌症研究院(NCI)的网站上检索,可以看到目前仅有两家机构在进行CIK细胞治疗研究。第一项研究在斯坦福进行。有槽(Dr-Venting)在4月29日下午电话采访了斯坦福医学院媒体关系部的Becky Bach女士,她表示,斯坦福医学院确实有一项CIK方面的研究,不过是将它作为治疗骨髓增殖性疾病或骨髓发育不良的辅助治疗手段。在肿瘤免疫治疗方面,斯坦福希望探索更新、更有效的疗法。此外,Bach女士也澄清说,斯坦福并未与中国的任何一家医院从事细胞治疗方面的合作,当中包括北京武警二院,她不理解为什么该院在宣传中会强调是从该院引进技术,并承诺将与律师一起进一步调查。

魏则西:一个死在百度和部队医院之手的年轻人
魏则西:一个死在百度和部队医院之手的年轻人
但在中国就不是这么一回事了,在Pubmed医疗论文库中可以看到,虽然高质量的DC-CIK相关论文不多,但署名作者几乎清一色是中国人。

按照卫计委颁布的《首批允许临床应用的第三类医疗技术目录》,免疫细胞治疗被限定在临床研究范畴,医院可以开展免疫治疗临床研究,但原则上不得收取任何费用。但是对于这项技术的管理十分混乱,卫计委和食药总局似乎都避之不及。所以,一项本应通过三期临床、在有效性、适应症等诸多方面得到明确解答的实验性技术,现在已在全国各地医院成为重要的治疗手段和赢利工具。

怎么个赚钱法?以下是某家以细胞技术为特色的生物公司给出的计算:一次CIK治疗收费为1.5万,毛利润为40%。如果与十家三甲医院合作,每家首年治疗200人,每人接受三个疗程,一年毛利润1512万元。

魏则西:一个死在百度和部队医院之手的年轻人

武警二院是家什么样的医院?

有人总结称目前国内的肿瘤免疫疗法是“谋财不害命”。但是,如果病人轻信广告,散尽家财尝试这种几乎无效的疗法,贻误了宝贵的时机使用规范的放化疗和靶向治疗,这不是“谋财害命”又是什么?魏则西的遭遇便是如此。

当初魏则西和他的家人走投无路,在百度搜索滑膜肉瘤治疗信息时,搜到的是这样的推荐页面。感谢热心网友留存,因为在最近两天百度发现再次面临公关困境时,已经删得一干二净了。可以看到,排在第二推荐位的就是北京武警二院。

魏则西:一个死在百度和部队医院之手的年轻人
而在他们一家进入武警二院主页时,想必也看到了这样的对话框,直接与发来对话框的“医生”开始沟通,甚至得到了一个相当积极的答复,促使他们在几天后就从西安来到了北京求医。

魏则西:一个死在百度和部队医院之手的年轻人
该网站标明是武警北京总队二院的官方网站,表示引进了肿瘤生物治疗领域的代表技术,采用DC免疫治疗以及CIK免疫治疗消灭癌细胞,可达到延长生存期,提高生活质量和抑制肿瘤恶化的目的。

然而经验告诉我们,但凡主页做得如此花哨,又有对话框出现的医院,必然有蹊跷。我们的第一步从检查主办单位ICP备案开始。嗯,备案主体是个人,而非医院。

魏则西:一个死在百度和部队医院之手的年轻人
继续追查医院域名注册信息,北京武警二院注册人单位为:KangXin Hospital Investment and Management CO.LTD。

魏则西:一个死在百度和部队医院之手的年轻人
再反查KangXin Hospital Investment And Management CO.,LTD,可以看到该医院投资管理公司名下还注册着其他多家医疗机构域名,其中不乏同样以细胞免疫疗法为特色的“公立医院”。

魏则西:一个死在百度和部队医院之手的年轻人
KangXin Hospital Investment And Management CO.,LTD是何方神圣?不太好找,不过我们发现在领英上有数位医疗领域人士有该公司工作背景,从英文名反向查出,该公司中文名称为“康新医院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查到此处,我们可以判断出:北京武警二院的肿瘤生物中心与康新医院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简称“康新公司”),他们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除了武警二院,康新旗下还管理着其他多家以生物免疫治疗为特色的肿瘤专科医院。

与北京武警二院合作是什么公司?

细胞免疫治疗难度并不高,不过在操作中规范化、无菌化和风险控制极其重要,所以,有能力的医院自己做符合GMP标准的细胞操作间,没能力的则是将相关业务外包给多家生物公司来做。由康新公司“承包”或“入股”的北京武警二院肿瘤生物中心属于后者。

他们的技术合作伙伴是上海柯莱逊生物技术有限公司。关于该公司近期的新闻是:3月3日晚间,中源协和发布预案称,公司拟以11亿元收购上海柯莱逊生物技术有限公司100%股权。公开资料显示,柯莱逊是国内最大的免疫细胞治疗企业之一。柯莱逊的官网同样将斯坦福大学医学中心列为合作伙伴,斯坦福方面称并不了解该公司。

从公开资料来看,上海柯莱逊与北京武警二院肿瘤生物中心同样也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何以见得?柯莱逊甚至替二院招聘护士。

魏则西:一个死在百度和部队医院之手的年轻人
魏则西:一个死在百度和部队医院之手的年轻人

谜底揭晓,老板根本是一个人

我们已经发现,康新公司是北京武警二院域名的管理者,柯莱逊是武警二院细胞免疫技术的支持者,那么,康新和柯莱逊又是什么关系?

简而简之,他们也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老板是莆田人士陈新贤和陈新喜兄弟。

柯莱逊公司董事长叫陈新贤,他指导工作的消息刊登在公司官司网上。而公开交易信息显示,柯莱逊的原股东之一为陈新贤的胞弟陈新喜。

魏则西:一个死在百度和部队医院之手的年轻人
陈新贤除了是柯莱逊的董事长,旗下还有两大医疗机构,在接受公开采访时他介绍说,他在新加坡注册成立了华康医疗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在上海注册成立的就是康新医院投资管理集团有限公司。

魏则西:一个死在百度和部队医院之手的年轻人
莆田人士陈新贤的康新公司通过承包科室等方式,管理多家公立医院肿瘤科室,从事医院和科室官网建设和维护、百度竞价、在线咨询导医,甚至直接参与临床治疗;陈新贤与其弟陈新喜的柯莱逊生物公司为这些肿瘤科室提供技术服务。这是稳赚不赔的生意,只要康新能继续搞掂主管医院。

如此谋财害命的治疗,得到了主管医院的纵容,得到了百度竞价排名的助推,也得到了监管部门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默许。得了癌症、被骗了钱又没了命的病人太可怜、太无助、太冤枉。

怎样远离问题医院?

年轻的魏则西去世了,他在死前将自己被百度公司、被部队医院和医生欺骗,视为人性中最大的恶。媒体和一大批医生曾在几年前质疑细胞免疫疗法无效,然而没用;包括有槽(Dr-Venting)在内的媒体和自媒体曾质疑百度竞价广告的操作不合规、披露部队医院被莆田系承包的种种弊端,也是然并卵。

但是,你可以帮助自己和家人朋友自保。

首先,凡事不要问百度,凡事不要问百度,凡事不要问百度。原因不再解释。想法子问google吧

第二,谨慎对待部队医院。部队医院大量赢利科室被莆田系承包的问题已经说了无数次,男科、妇科、不孕不育、皮肤性病、中医这些科室是重灾区,但我也没想到,连肿瘤病人的钱他们也要赚,肿瘤病人的命他们也要榨。

哪些科室被承包?查北京地区的医院有个最简单的办法,在手机应用程序“114生活助手”和联通114挂号网站(http://www.114menhu.com/)上,“社会知名医院”这一栏里:除了民营医院,就是部队医院承包科室,其中包括了有槽(Dr-Venting)曾揭露的北京466医院,即空军航空医学研究所附属医院。

魏则西:一个死在百度和部队医院之手的年轻人
我是无神论者,但在这件事情上我期待有报应,我希望涉事的所有人,包括医疗监管官员,百度的人,医院的人,康新的人,柯莱达的人,夜里能听到魏则西和其他受害者的哭声。(界面新闻综合 本文作者:涓总)

网友评论

迷情中东:看看谷歌的阿尔法狗,埃隆.马斯克的space X 飞船。百度这些年做了什么?送外卖?无人汽车驾驶?这是一个科技大佬该做的吗?不希望你改变人类命运,至少你应该改善国人知识而孜孜不倦。未来百度的路很艰难。

wxlw1Y:我一直都是······什么不懂就问“度娘”,可现如今看来,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了? 在现实生活中挣钱看病的人很多很多!患者们已经够惨的了,恳求那些昧着良心赚黑心钱的人,恳求那些能帮着病人的人,你们能帮则带着良心帮,如此不负责的把生命当儿戏!我们群里一千多患者,我是其中一个患者,你们知道我们群里的人最恨的是什么吗?最恨的就是卖药打广告的人进群卖他的药,直接叫他滚!患者已经很不幸了······麻烦带点良心做事吧!唉。。。真是!人之初,性本善,你生病,我包赚。

李帅.wx0uoGV:这个社会就是这样 如果没有人说出来我们可能一辈子都不知道?

shiyajun:你要得到靠谱的真实的信息就不能到百度去搜,在中国大家都知道!就如同你想买真货就不能去淘宝!

MZ.:真是感觉很恶心,之前对于某些部队医院骗钱坑人还有所耳闻,原来里面是这么玩的,莆田系承包科室,啧啧。

9.qqDHI3N:其实这个事情之所以收到关注是因为他活着写的东西,现在他没在了。要是假设他不曾在知乎留下声音,他父母现在也是百口莫辩。

 

 

魏则西事件,说百度冤的请看下谷歌

 

百度遭受市场惩罚:魏则西事件致股价大跌近8%

 

“害死”魏则西的免疫疗法是什么?真相了

给我留言

Copyright © 浩然东方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 07032740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