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是的,川普胜利了,但真实的世界就是这个样子的啊!

2016年11月17日 心情故事, 生活常识 暂无评论 阅读 419 次

各家媒体都已经宣布川普获胜了。虽然最终票数略有出入,但结局已定。

我想到了1960年的总统大选,肯尼迪和尼克松分别代表民主党和共和党。

当时的形势有点类似2008年时奥巴马对阵希拉里的民主党内初选。肯尼迪是一张几乎没有什么人认识的年轻面孔,只做过几年的参议员,而他的对手尼克松则是副总统,有丰富的从政经验。

但那一届大选的一个重要特点是在历史上第一次进行了电视直播辩论,因为当时正是电视在美国家庭迅速普及的年代。在电视上,肯尼迪自信潇洒的风格给美国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而尼克松则满头冒汗,显得尴尬不自在。

几次辩论之后,守在收音机前的人都以为尼克松能够获胜,而看了电视的人则知道肯尼迪已经势不可挡。有调查显示,在400万原本举棋不定的选民中,有300万人在看了电视辩论以后选择了支持肯尼迪。

最后的投票结果,肯尼迪以0.2个百分点的微弱优势,成为美国历史上最年轻的当选总统。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电视帮助肯尼迪获得了胜利。如果电视的普及晚来几年,那历史也许就会被彻底改写。

今年的总统大选,媒体再一次扮演了一个微妙的角色。

假如有个外星人在今年年初空降地球,从那时到昨天为止,他从来不上任何社交网站,只看《纽约时报》、《纽约客》、《华盛顿邮报》、CNN……(这个列表可以包括绝大多数的美国主流媒体),他大概会笃信希拉里一定能够当上总统。

反过来,假如他从来不上新闻媒体网站,只上推特,他的印象可能正好相反,因为他看到了许许多多支持川普的声音。

2008年时,奥巴马的获胜也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社交媒体。但只有在今年,主流媒体和社交媒体之间的割裂才第一次这么明显。

一直到今天早上投票刚刚开始的时候,《纽约时报》上的实时选情预测(live forecast)显示希拉里获胜的可能性高达85%。然而随着开票结果一个州一个州出来,指针不断转动,这个数字一次次下降到80%,78%,65%,52%,然后在某一个时刻彻底转向红色一边,变成了川普获胜的可能性55%,70%,80%,94%……直到最后无限接近100%。

其他媒体事前的预测,也都和《纽约时报》差不多。

精英媒体,从来没有这么狼狈过,从来没有被打脸打得这么肿过。

传统媒体的衰落,不仅仅表现在发行量的下滑,更重要的表现是影响力的削弱和权威性的消解。人们不再相信媒体的报道,不再愿意接受言论领袖们在媒体上发表的观点,甚至心生排斥。

在传统媒体时代,有一个很流行的词叫“受众”。但在社交媒体时代,“受众”这个词已经不确切了。人们不再被动接受媒体的投喂,而是更愿意去相信另一个网友的一句话,更愿意自己去表达内心的观点和想法。

就好像现在直播软件这么火,手机屏幕里的主播们,虽然只是在来回说一些无聊的话,但对很多人来说就是比电视上那些精心制作的电视节目更有意思,原因就在于,看的人不再是“观众”与“受众”,而是可以和对方互动、乃至决定对方喜怒情绪的支配者。

当互联网上的每一个“我”被无限放大,建制、精英、媒体……就全都成了腐朽的、应该被抵制的旧秩序。

旧的秩序瓦解了,新的秩序正在建立。这就是互联网最可怕的地方:它重新塑造了我们看这个世界的视角,从而重新定义了我们和这个世界的关系,最终影响了我们对这个世界的看法。而在这个关系里,“我”是最重要的,占据着主动地位。

与此同时,它也更加激化了人和人之间的争执与分化——因为每一个人,都可以轻易地在互联网上找到和自己有一样想法的人,从对方那里得到鼓励和坚持。

好的声音和好的声音会聚集在一起,这是好事。但是坏的声音和坏的声音也会聚集在一起,并且一定会更大声,更有感染力,也更有破坏性。

负面的情绪因此有了最好的传播土壤,分秒之间就以光速扩散。而不惜去煽动仇恨与愤怒的人,总能得到奖赏。

我们鼓吹了好几年社交媒体的好处,但它真正的坏处在2016年才开始显山露水,并且很有可能这只是一个开始。无论在中国还是美国,都已经现出了端倪。

曾经有人问我,为什么在公众号里要把那些反对我的评论和意见都放出来。我说,因为这就是真实的世界。

对于美国大选的结果,我不评论好坏,我只想说同一句话:这就是真实的世界。

是的,世界就是这个样子,接受它,live with it。

真实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呢?

在佛罗里达,这个最关键的摇摆州(swing states)和战场州(battleground states),最大的几个城市里,希拉里以大比分拿下了迈阿密、坦帕、奥兰多、Tallahassee,只拿下了Jacksonville一个城市,并且领先幅度不到5%。

但在佛罗里达其他广袤的小城市和农村地区,全面飘红,最终帮助川普拿下了这个州的29张选举人票。

在同样是川普获胜的红色德克萨斯,支持希拉里的达拉斯、休斯顿、圣安东尼奥、奥斯丁——同时也是这个州最大的几个城市,成了蓝色的孤岛。德州的大城市里,只有人口排名第五的Fort Worth是川普的地盘。

几乎每一个州的情况都是如此——支持希拉里的都是大城市、工商业中心,而支持川普的则集中在其他中小城市和乡村地区。

从整个美国的情况来看,支持希拉里的是加州、纽约州、东北部和西海岸这些人口稠密、经济发达的地区。而支持川普的,则是广袤的,地广人稀深不可测的中部和中西部。

从人口结构来分析,支持川普的主要是男性,白人,年龄在45岁以上,教育程度以中学为主;而支持希拉里的则截然相反,主要是女性,少数族裔,年龄在45岁以下,教育程度以大学为主。

58%的白人把票投给了川普,而74%的少数族裔则把票投给了希拉里。

53%的男性把票投给了川普,54%的女性把票投给了希拉里。

大学文化程度以下的人里,52%投给川普,44%投给希拉里;研究生及以上学历的人,37%投给川普,58%投给希拉里。

之前的英国退欧也是同样的情形——反对退欧的是大城市,是经济更发达、全球化更彻底的地区,是年轻人;而支持退欧的,则是老年人和乡村地区。

数字可能没那么形象。《纽约时报》的两张照片,更加直观,一目了然。

第一张,来自川普阵营:清一色的白人男性。

第二张,来自希拉里阵营:有男有女,有看上去不那么直的男性,有少数族裔、包括亚裔。

两张图,两种表情,两个世界。

世界似乎就变成了这样两种人的对抗。至于地域,倒显得不重要了。

在投票这一天,奥巴马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不管发生什么,“明天早上,太阳还会升起”。

但在太阳升起之前,先要度过慢慢的长夜。

给我留言

Copyright © 浩然东方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 07032740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