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话不过三

2016年11月27日 连岳 暂无评论 阅读 678 次

2016-11-27 我爱问连岳 连岳 连岳  ilianyue

图:Pierre-Auguste Renoir

连岳:

你好。我是一大三的中医学生,24岁,女,远在外地,接近两千公里以外的西南地区读大学。

我男朋友。他符合你对于好恋人好爱人的基本上观点,看了以后总是可以让我在他身上看到那些非常让我感动的地方。他很好,一个很踏实很实在的男生,内在非常美。很淡定,(这差不多是我最缺的),太极打得非常棒。只要他一开打,那气场就出来了。主要打的是动作最慢,架子最高,灵活性最强的吴式。比很多网上视频上的都打得好。我自己也是跟着他练的太极,是他带进的门。

你说,人和人之间的差别可以像人和狗之间的差别那么大。恩,我很遗憾我是很晚才明白这个道理的。离开我妈妈之前,我一直生活得非常辛苦。压力很大。即使其实我成绩很不错。但是她基本上不会满意。而且是以我最高的成绩来衡量我的。她是爱我的,但是非常畸形。把她所有的期望都放我身上,只要看到我没有看课内书就要疯狂。好吧,更疯狂的是现在也是这样。好吧,我觉得我不用多说了,你完全就可以理解可以猜到全部。

我妈的观点就是婚前跟人上床的就是坏人啊,贱人啊之类,以前是一直一直讲,现在反正在我回去的时候就是一直经常反复强调。我反正就是死活不承认我有男朋友这一点。别的就更别说了。一个是因为我男朋友的外在条件绝对过不了她那一关。恩,即使过了也没有上床的理由。

我跟我男朋友很好,恩,做爱也做了。我很喜欢也很享受,虽然我貌似只有很前面有过一次高潮。你说女人的高潮需要学习,我也没找到什么相关的资讯,(没和谐的时候就没找到,更别说和谐了以后。而且真正正经跟即讲技巧的,还真没看的啊。给推荐些?反正道家的那个素女经是不行的。)一直就是做好像也没有什么进步,刺激还是挺强,但是没有高潮确实挺不爽的。用书上的话来说,就是有性兴奋的积累,但是没有到达阈值来释放。有时候到达了阈值(就是怎么都上不去了)以后就直接平台了,并没有因为量变产生质变。让我很是沮丧。除去这个遗憾,还是挺好。我挺怀念那次高潮的。。。呜呜。。。

我心里有种深深的恐惧,我恐惧什么时候她要过来看我。。。。。我刚刚就是被这个噩梦给吓醒的。早上四点。

现在我在外面租了一个房子一个人住。他周末的时候会过来。我梦到我妈过来了以后,恩,男朋友就在我房子里,躲都没法躲。应该就是没穿衣服的那种。如果过去以后住寝室的话,我以前就出去开房,还是有很多次没回寝室。这个大家都心照不宣。但是我跟我们寝室的人关系也不好。如果我妈来了的话,这个悠悠之口就很难说。比如我妈一问,那个情况就很明了了的。

这个我的担心也不是没有道理的。她真的会跑那么远过来的。

我高复的时候就跑外地了。不过是省内。我那时候真的是第一次呼吸到新鲜空气啊。非常非常开心。恩,她还喜欢打电话过来训我。我。。。我。。。经常就挂她电话。后来她再打电话过来,,,,我就没接了。。。。谁喜欢听人莫名其妙训你啊。以前是跑不掉。也没地方跑。经常想离家出走来着。

小中医

______

小中医:

“人和人之间的差别可以像人和狗之间的差别那么大”,这句话你记错了,应该是“人和人之间的差别比人和狗之间的差别还要大”。

这种差别是件好事,足以证明人的可能性无限,如果你想聪明一点,开心一点,那往上升的空间也挺大的。

人无必要去填平这种差距,也没人有这个能力。古往今来,那些想改变人性的哲人王,最后基本都失败了。最好的社会就是尊重自由选择,你想变成什么都随你意:圣人、人、狗、狗都不如;只要你不妨碍他人,他人也不要妨碍你。

爱情从来很难,难就难在,它既要让一个亲密的人进入自己的空间,而且长达一生;这人还得不影响你的独立,两人在绝大多数方面要契合。最后祈祷时间的眷顾,让你们在同一条路上前行,不会各自发展成两个不同的人,因此不得不分开,各自看自己中意的风景。

两个人的爱情,就像两只小豪猪的亲吻,嘴要凑到一起,又得避开几百根刺。

人与人的关系也是如此,就像两只豪猪要近距离聊天,能听清,却不能太近,否则侵入他人的空间,就得挨一刺。人不如豪猪的是,他的身上并没有真正的刺,因此强势者可以侵入弱势者的空间,却不会挨一刺,只有到了弱势者有能力抗议和拒绝后,强势者才会收敛。只是拉剧结束后,当年的孩子也成了中年人。

我希望人的身上进化出刺来,这样可以避免浪费人生。

中国当下两代人之间的代沟,可能中国历史上最宽的,年轻人已经多元,他们的父母还认为生活只有一个标准答案,更接受不了试错是人生的常态。没及时找到妥协点的两代人,全都处于痛苦与焦虑状态,这点当然也会传递到生活的每个层面,在性上面比较难感受到快乐,也就不意外了。

还好,恭喜你有一个真正喜欢的男友和一次性高潮体验,经验这种东西,奇妙之处就是必须要经验过才能成为经验,阅尽天下A片,没有接触过一个真人,你也不知道性的美妙。有过性高潮经验,想想当时是怎么得到的,就容易复制。

性爱时老想着严厉古板的妈妈要来查房,高潮路上确实平添障碍,只有这种恐惧彻底消除,性爱才会正常一些。你大学毕业,有自己的空间或家庭后,妈妈应该就不好意思来管了。在当下,她有来的可能时,你们就小心行事吧。

更重要的是,不要用已经存在的焦虑孳生新的焦虑,限定抱怨次数,不要超过三次。超过这次数,就是自己不负责任了,因为你老是想着让无法改变的现实为你而改变。别说抱怨,就是合理的建议,对孩子,对丈夫,也不要超过三次——你的母亲只不过也是一再诉说她认为“合理”的建议而已,说了三百次,三千次,说了一生,不要像她一样。

祝开心。

连岳

给我留言

Copyright © 浩然东方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 07032740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