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这是一部杀软行业的黑历史

2014年11月20日 苹果 暂无评论 阅读 1 次

摘要 : 本是因保卫电脑系统安全而生的杀毒软件,经过近20年的发展,从高价到免费,从杀毒防毒到养毒杀毒再到流氓软件,一路野蛮生长但初心渐忘。

文/爆料汇特邀作者“互联网圈内事”

iOS平台由于系统的封闭性,使iPhone一直以极高的安全性而著称。可是前不久,恶意软件Wire Lurker让iOS的“无毒神话”告破。由于一些惊人巧合,网友们纷纷怀疑是这360在搞“养毒杀毒”的把戏。看到这样的诡异一幕,小内不禁回想起了业内这些“杀软公司”曾发生过的那些狗血往事,如今这出不就是当年情景的重现么。

三果大战也许将会爆发?

根据小内挖掘出来的线索,Wire Lurker事件并没有表面上看起来这么简单。首先,主要传播地麦芽地论坛发布的绝大多数软件都是论坛员工上传提供,所以说这些问题应用绝对来自内部,而该站是有360投资背景的。其次,在国外安全厂商发现Wire Lurker后,360很快就更新自己病毒库并宣布首家实现查杀,甚至随后就向有关部门举报了这家自己曾投资过的站点并发布微博辟谣,反应之快力道之足令人称奇。再次,根据媒体报道,Wire Lurker自动安装时连接的服务器来自PP助手,这家公司竟然也被360投资过。

看到上面这些诡异情况,小内只能说360在这件事情上充满了太多难以解释的巧合,或者说360真应该反思一下自己了,毕竟苍蝇不钻没有缝的鸡蛋。如果腹黑的揣测一番,其实有更多的名堂可以挖掘出来。有人就联想起360在早些时候推出了一款可以防范USB传播病毒的硬件产品,那他们是不是打算借这次iOS病毒事件玩一次话题营销来热推旗下产品呢?小内认为这个倒不至于,毕竟“养毒杀毒”这样的恶行一旦被揭发那就是身败名裂。网秦、瑞星的惨痛教训就在前面,360肯定是心知肚明。

但似乎还有一种可能,360可能想给苹果一点颜色看看。根据国外安全厂商Palo Alto Networks的报告,Wire Lurker流传了有超过半年的时间。恰巧就在年初,360的全线产品刚刚在iOS应用商店重新上架,此前苹果封杀了他们差不多一年半的时间。锱铢必报的周鸿祎,是不是打算用这个“小东西”来向苹果示威一下呢?或者更高深一点,360在通过制造恐慌来为自己扎根iOS生态圈增添砝码?一场“三果大战”是不是即将爆发呢?这听起来似乎不可思议,但有句名言讲道:“排除所有不可能,所剩就是唯一的可能,哪怕它看起来多么不可能”。小内就先不乱猜了,咱们接着聊那些狗血的安全软件公司。

除了最近这诡异的Wire Lurker事件,移动端早在塞班时代就上演过所谓手机病毒的罗生门事件。在2011年的315晚会上,一家致力于开发手机杀毒软件的公司——网秦被曝光联合飞流下载软件恶意联网并恶意中止第三方软件,同时一条每年能催生10亿灰色收入的手机病毒产业链也被揭露出来,顿时引起了舆论的哗然。把名声玩臭了的网秦,虽然“痛改前非”后来赴美上市成功,但他们去年起又被做空机构浑水以涉嫌欺诈咬住不放,股价波动甚至还遭遇二号股东Oberweis清空股份的危机,如今在美股落得“半死不活”恐怕就是在还人品债。

杀毒行业第一案

既然今天咱们聊杀软公司的事儿,那自然不能不提赫赫有名的业内第一案“瑞星-微点案”,该案从2005年瑞星行贿诬告到2010最终宣判持续了5年。这一千多天的时间里,微点公司除名声扫地、新产品无法上市之外,从领导到员工,入狱的入狱,通缉的通缉,所剩的其他人员则被迫远匿他乡。

其实这本是一场兄弟的相争,微点创始人刘旭曾经是瑞星的总经理兼总工程师,更是瑞星老总王莘的生死之交,可自从刘旭带领副手田亚葵等人离开瑞星的那天起,噩运就开始了。瑞星用420万的贿金买通了原北京市公安局网监处处长于兵,后者便在2005年底亲手炮制了微点的冤案,试图按照瑞星的要求将微点整得“死无葬身之地”。

可被篡改真相终究有大白于天下的时候,在将所剩职员和研发部门转移到福州之后,刘旭积极取证、上访、举报。在2008年初,北京市纪委根据举报后调查确认,于兵等人存在徇私枉法等问题。与此同时,经有关部门再次取证调查,田亚葵传播病毒并非事实,对于微点和田亚葵的起诉被撤销。微点主动防御软件在被阻挠近3年后,终于拿到了销售许可证。

身处瞬息万变的IT行业,这“失去的三年”对于微点造成了不可估量的损失。这桩业内第一冤案最后在2010年11月终审判决,不但还了微点众人的清白,还将瑞星“养毒杀毒”的恶劣行为公之于众。瑞星一举被钉在了中国IT行业的耻辱柱上,业务从此一落千丈,逐渐退出了国内一线杀毒厂商的行列。

一出冤案让昔日兄弟反目成仇,同时也让两家公司均元气大伤,实际获益的却是市场上的竞争者——老牌对手金山和后起之秀360。而随着案情真相的水落石出,即将因瑞星“坠落”而获益的360和金山为了瓜分市场也掐了起来,双方就金山当年是否在“微点案”做了伪证而大打口水仗。面对360气势汹汹地指责,金山自然予以否认。但那段时间金山不知何故相当不给力,先后曝出了自我吹嘘“全球(倒数)第一”的“笔误门”,“中国收费日本免费”的价格歧视等多次公关危机,疲于赶场救火的金山最后败下阵来。

正当金山与可牛合并成立金山网络,以免费模式杀回来应对春风得意的360之时。大家发现,那个在“伪证风波”里声称要坚守正直的金山似乎变了。从2011年起,金山涉黄、涉毒、流氓推广、扣费门、盗号门诸多负面消息频发,甚至一度占据业内负面新闻的7成以上。人们不禁感慨正直者也开始狂耍流氓手段,小内认为这是金山为了能尽快撼动360的霸主地位,无奈之下选择的铤而走险。到如今已化身猎豹的金山网络虽然已稳稳地立足于行业,但当年“正直”的言论已经彻底论为了笑柄。

老前辈的黑历史

最后,我们再来谈谈一个或许已经被人们淡忘的名字——江民杀毒。作为国内杀毒软件的先驱,江民杀毒当年一直都被业内认为是良心产品,创始人王江民先生也是业内一代传奇,最后他鞠躬尽瘁倒在了第一线。可就是这样一家德高望重的江湖老前辈公司,也曾有过不堪回首的黑历史。

2006年初,有媒体报道著名杀软卡巴斯基声称江民正在秘密从自己公司的俄文网站上获取反病毒数据资料并准备就此盗窃行为提出诉讼。但令人没有想到的是,随后涉事双方竟然均缄口否认,此事最后也就归于平淡。小内认为这很明显是双方在携手炒作,江民当年被瑞星、金山挤压有些日暮西山,而卡巴斯基虽然早在2002年就进入中国但一直没有理想的成绩,双方都有迫切打开局面的需求,抱团炒作一番也就顺理成章了。可不巧没能按预计实现双赢,卡巴在同年结盟360后迅速打开中国市场,而江民却难扭颓势,甚至后来还发生被卡巴查出有色情代码的狗血事件。

上面这些其实比起发生在1997年“逻辑锁事件”来说,根本无法在江民的黑历史中出彩。所谓“逻辑锁”是当初江民杀毒软件的产品KV300为了杜绝盗版用户的一个手段。凡是盗版KV300的用户,在升级了KV300 B/C后它就会在你硬盘的零磁道上加密,如果你不去他们公司“解锁”的话,那你的硬盘只能“低级格式化”才能够继续使用。如果你选择格式化硬盘,那所有数据格式化后将不可挽回,如果去做数据恢复,市面要价高达千元。

或许,你们要问为什么不买正版?正版的KV300售价是260元,以当时的收入水平这无疑是天价了。而且就算放在现在,近三百块的杀毒软件好像也不多见。所以说,这个看起来是旨在打击盗版的“逻辑锁”完全是江民公司极差人品的体现。没买正版就锁死你硬盘,你要么解锁买天价正版,要么高价数据恢复,简直岂有此理啊。但这正是很多人在当年所遭遇到的事情,或许其中就有屏幕前的你。

我们回首再看杀软行业近20年来的发展历程。本是因保卫电脑系统安全而生的杀毒软件,随着各家在市场中的激烈竞争,从高价到免费,从杀毒防毒到养毒杀毒再到流氓软件,一路野蛮生长但初心却渐忘。

文章系互联网圈内事(quanneishi)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给我留言

Copyright © 浩然东方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 07032740

用户登录

测试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