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偷厕纸的人如何进步?

2017年03月31日 连岳 暂无评论 阅读 263 次

2017-03-28 连岳 连岳 连岳

图:August Natterer

中国知识圈近百年最恶劣的遗产,就是生造了“中国人劣根性”、“国民劣根性”这类集体主义名词。

是个知识分子,甚至只要高中毕业,都学会张口闭口“中国人劣根性”。

人如果长期处于这种心理暗示,自然觉得自己劣等,不然你天天骂自己的孩子是笨蛋,看他会不会变笨一点?我可以告诉你,他至少更不快乐,所以别试。

作为个人主义者,要对一切集体主义名词持怀疑和否定态度,为什么在这个国境线内,种族不同,语言不同,就共享一种劣根性?

我作为胡建人,比起黑龙江,离越南更近,我难道不是更应共享越南人的“劣根性”吗?

许多集体主义名词,无论是赞美,还是贬低,都经不起推敲。

抢劫、盗窃、谋杀、陷害、嫉妒,都由人性之恶发生。

爱、分享、关怀、慈善,都由人性之善发生。

绝大多数人,即使没有法律强制,凭借人性之善对人性之恶的压制,再加上本能也害怕受害者的报复,基本不会成为大奸大恶之人。否则,人类早就灭种了。

但是,小奸小恶是普遍的,欠债不还, 不守契约,小偷小摸,到处都是。不仅发生在中国人身上,也发生在美国人身上,发生在所有人身上。中国有黑社会,美国黑社会也不是吃素的。

在早期的美国杂货铺里,员工偷点商品,偷点钱,老板几乎没有办法,只能指望密切监视降低盗窃发生率。这些小偷也不认为自己道德低下,他们照样上教堂,有极凶恶事件发生时,他们也义愤填膺,可能也会跟着美国知识分子痛斥“美国人的的劣根性”——毕竟虚伪也是人性之一。

生造名词,道德说教,起的作用并不大。收银机的发明,改变了这一切。不再需要老板的亲自监督,就可消灭店员盗窃。这使零售业迅速做大,也让人的道德水准大提升——小偷大大减少了。

所以芒格(巴菲特的合伙人)把收银机称为伟大的道德机器。

我想起前几天一件新闻,北京天坛公园公厕的厕纸,被人整卷整卷拿走,要不是有聊城新闻,知识分子们一定不会放过这个批判国恨劣根性的机会。

厕纸这么廉价,偷它花的的时间,随便做点什么,去捡纸皮酒瓶,收获都更高。心智正常一点的小偷,知道偷厕纸损害职业声誉。但只要有十万分之一的变态,有盗窃癖,厕纸就危险。

天坛公园很快找到解决办法,不是道德说教,而是采取刷脸出纸,机器识别使用者脸部,出纸60厘米,效果不错。刷脸出纸,成为小小的道德机器。

很多人哀叹,现在的中国,物质丰富,技术进步,但是道德沦丧。

对这种人,我的反应都是这句:放你娘的狗屁。

物质丰富,技术进步,一定是伴随着道德提升。

物质和技术,从来都是伟大的道德工具。

比如,入室盗窃、入室抢劫,是极大的不道德吧?也从来没在人类社会消失过。我知道我的不少读者住在高档小区,每平米10万起——对,说的就是你,或者未来的你——要去这地方盗窃抢劫,难如登天,安保系统使之成为不可能。潜在的小偷强盗经过高档小区变道德了?不是的,是物质和技术让他们只能犯错。

没什么中国人特有的劣根性,正如没什么中国人特有的美德。

给我留言

Copyright © 浩然东方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 07032740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