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正确最好,可我不爱

2017年04月27日 连岳 暂无评论 阅读 398 次

 

2017-04-26 连岳 连岳 连岳

 

Franz Stuck

毫无疑问,人应该追求正确。正确的观念,正确的方法,正确的工具,这样,在有限的一生中,才可发挥出最高效率。

我也在文章中一再推销正确,我自己受益良多,也希望你能接受,让你的生活质量更高。正如一个花匠告诉你玫瑰正确的种法,你照做,花园更美。

当然,人有软肋,意志也会消沉,并不是所有人都有力量走在正确的路上,这条路一开始总是上坡,窄,走的人也少,还有荆棘,可是当你走到山顶,眼前却是无边美景,地平线还镶着金边。

错误的路,开始总是容易的,就地躺下即可。像有个欧洲笑话所说的,这些人是如此之懒,自慰也只是把JJ插到地里,等着地震。

当我喜爱的正确,有些人并不接受,或脑袋接受,手脚却不动,你问我,会不会沮丧?

不会。

昨天有人问,你的很多读者在评论里,在文章提到中医,你对中医的观点是什么?

今天回答一下。

我不信任中医,它属于传统的巫医,是人类认识水准低下时的产物,并不符合现代医学的标准。认识到这点以后,我生病,只会求助现代医学,如果现代医学也治不好,那只能认了。

看到这段话,可能有读者马上着手写评论批评我,劝说我,替我惋惜。这些话我听得够多,还是免了吧。

现代医学与中医比,按科学的标准,现代医学显然正确得多。我站在正确边。

但是,从个人主义,从罗斯巴德主义者的角度,我还有以下立场:

1、我绝不赞成权力禁止中医。任何医术都不应禁止,人有权提供所有服务,订下合同就是,治不好就赔钱。正如现代医学,你进手术室之前,也要签下合同。

2、如果你信中医,爱中医,只用中医治病,我不会沮丧,没有激愤,更没闲情与你争论。不同于那些要求权力禁止中医的人,我认为市场可以提供中医服务,你的身体是你的,中医的坏处,你自己承受,中医的好处,你自己获益——当然,我怀疑有任何益处。

3、我还更进一步,我认为行医不需要政府颁布资格,任何人都可以行医,任何治疗方法都可以出售,跳大神,喝香灰,占卜问卦,都行,只要是自由意志的约定,各人承担各人的选择后果,关你屁事?

正确并不是最重要的。

正确并不是最重要的。

正确并不是最重要的。

你行使自由意志才是最重要的。

你行使自由意志才是最重要的。

你行使自由意志才是最重要的。

这意味着,我可以选择不正确、不科学、不上进的生活,我爽就行,后果可能很严重,可由我自己承担。你用电棍和手铐,你用科学论文和大爱无疆,强迫我过正确的、科学的、上进的生活,我最正确的答复是这句:

去你妈的!

给我留言

Copyright © 浩然东方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 07032740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