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每一天,每个细胞都催你改变

2017年08月18日 连岳 暂无评论 阅读 1 次

2017-08-17 连岳 连岳 连岳

 

Luigi ussolo · Dynamism of a Car

改变很痛苦,即使是细微的改变。

即使你知道改变的结果会更好。

几天前,有位读者告诉我:

连叔,我到厦门第一天看到“莲岳路”的时候,感觉备受鼓舞!来厦门12天了,从最初几天痛苦到想回到我来的小县城,到今天主动去面试工作,这期间我每天都在重读您的文章来安抚自己!谢谢您这个特别的存在,让我敢于改变!

莲岳路一带,我住了近20年,偶尔还会回去,吃一碗我当时最爱的桂林米粉。那家小店,也开了20多年,成老字号了。

我的笔名连岳,就是取自莲岳路。

莲岳两字不像人名,就把草字头去了,变成连岳。

这位读者的痛苦,我感同身受,2000年,我刚用连岳当笔名不久,当时的工作,让自己很压抑,很不舒服。我自己浑身毛病,是一个因素,工作的无聊无趣也是一个因素,反正,改变的欲望非常强烈。

每一天,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喊叫:你要改变了。

它们吵得我受不了时,我记得,正是一天中午在吃桂林米粉。我说,好吧,那就不要这个工作了。

原来的工作收入不错,辞掉以后,要依靠稿费过日子。当时我已经30岁了, 一切都要重新开始。100个人,有98个认为这改变是愚蠢的,除了我和我老婆。我告诉她这想法时,她说,好啊,大不了用我一人的工资。

一个好友问我:你的生活费怎么办?

我算了一下,辞职前一个月,有800块稿费收入,于是说,我一个星期用200块,应该够了。

他盯着我看了很久,叹了口气:可是稿费并不稳定,200块吃不了几顿饭,用完怎么办?

我的回答就有点无赖了:我每天多写一点。

没想到,这还真成了我近20年的生活基调,每天多写一点。中途短暂在广州呆了两年,也是当记者,没离开写。

客观地说,写作并不是一个好职业,它真的很辛苦,今天写完,这文章离你而去,明天要写什么?不知道。司机知道明天继续开车;农夫继续种田,闻野花的香味;屠夫,一定有牲口可杀;桂林米粉店,明天必然有人来吃桂林米粉。

写作者,每天都面对空白:今天写什么?

每一天,身上每一个细胞都在问:今天吃什么?别饿死我们。

多年过去了,我习惯了这种空白与追问。我不回答。

晚上,我去跑跑步,睡个好觉。早上起来,喝喝茶,看看书。下午,工作时间到了,打开电脑,文章就会出现。我的大脑习惯这种节奏,我的大脑也无惧这种压力。

我得感谢当年自己愿意承受开始的痛苦,所以这些年的时光都是我自己喜欢的,虽然很辛苦。可是,谁不辛苦呢?

跟这位来到“莲岳路”小朋友讲我和莲岳路的故事,我想说的是:改变的开始,总是痛苦的,因为痛苦而不敢改变,改变能力就会离我们而去。

甚至要庆幸,作为自由人,总有痛苦跟着你,逼你改变,逼你应对,你的能力,就是这么增加的。

祝愿这位读者,找到好工作,不停提升,成为城市的一员,找到幸福,有海边的房子,然后感谢今天开始改变的痛苦。

如果你也想改变,你的细胞也呐喊了很久,那么,最好的改变时间就是今天,尝一点点痛苦,换来新的可能。

视频里几位主角,就是敢于改变的人,改变在敲门,他们就去开门。这也是中信银行信用卡的品牌主张——每一天新可能!

仔细听,同样的敲门声是否在你心里响起?

给我留言

Copyright © 浩然东方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 07032740

用户登录

测试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