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每年双十二,我只想看一部他的电影

2018年12月14日 奇闻轶事, 学习随笔 暂无评论 阅读 429 次
来源: 看电影周刊

小津安二郎,1903年出生,在世六十年整。

生日和忌日为同一天,12月12日。

他终身未娶,无子嗣,墓碑上单留一个‌‌“无‌‌字。

然而,他作品中蕴含的艺术宝藏,却供无数后辈取之不尽。

一说起日本电影,小津安二郎黑泽明是最逃脱不开的两位导演。

这两位的电影风格又是截然的相反。

从某种角度上看,黑泽明的电影综合性更高,而且受到西方古典戏剧的影响很大,如莎士比亚的悲剧。

而小津的电影更加的纯粹,更具东方的艺术特色。

小津似乎永远只在拍同一个题材,关于家庭。

他不拍历史剧,只拍当下的故事。他的电影里没有犯罪,没有动作,没有悬念惊悚,也没有深仇大恨。

只有普普通通的小市民,只有平平凡凡的家庭故事。

正如他自己所说的:‌‌“我只是个豆腐匠,我只做豆腐。‌‌

这种‌‌“匠人精神‌‌,其实就是日本文化中极为推崇的一种理念。

一辈子只做一件事,并把这件事做到极致,这本身就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更何况,这时候的作品,也逐渐臻于完美。

2012年,英国《视与听》公布了每十年举办一次的‌‌“影史十大电影‌‌”评选结果。影评人评选中,小津的代表作[东京物语]取得第三。而在导演评选中,则位列第一

即使是在日本本土,小津的价值也在不断地提高。

《日本旬报》创刊90周年之际,其评选的日本影史十佳片单中,小津的[东京物语]挤下了黑泽明的[七武士],荣登榜首

小津对于许多电影人都有极为深远的影响。

德国著名导演维姆·文德斯就是小津的大粉丝,甚至亲自来到日本拍摄纪录片[寻找小津]

伊朗电影之父阿巴斯·基亚罗斯塔米,也曾用一部纪录片[伍]向小津致敬。

侯孝贤在拍摄完[童年往事]之后,发现自己许多想法,小津早在30年前便已经实现,不由得惺惺相惜。

2003年,正值小津诞辰100周年。侯孝贤在日本拍摄了一部[咖啡时光],向这位跟他同样执拗的导演表示敬意。

而越来越多的中国影迷渐渐发现,一部小津的电影,就等于一段美好的时光。

初看小津电影,对于现代人来说,可能过于单调、乏味。

但凡是心平气和地看下去了,就会豁然发现电影中的闪光之处。

小津认为电影没有文法可言,没有‌‌“非得这么做‌‌”的法则。只要拍出优秀的电影,就是一种独特的文法。

小津反反复复地拍摄同一类型的电影,到最后竟形成了独属于自己的电影文法。

低机位,仰拍,固定镜头,从不更换的50mm定焦,让人物对着镜头说话,还有转场即来的空镜头。

每一个要素都能让人一眼看穿那是小津的电影。

[茶泡饭之味],清淡的茶泡饭不仅如夫妻之道,也如小津的电影

小津的文法是独特的,也是反传统的。

例如,他执拗地选择用‌‌“越轴‌‌的方式,拍摄两个人之间的对话。这就彻底挑战了长久以来的拍片法则。

因为按照传统的电影常识,两人对话的镜头,应该保持相互的方向性。

还有一点,许多导演一遇到角色情绪强烈时,便会采用特写镜头拍摄。

但小津则十分的变通,有时候会忽然将镜头退后至远景,反而在之前的情绪基础上,进一步强化了表达。

打个比方,小津的电影就如同中国的古诗词。而小津为自己设立了一个标准的词牌型。

只不过,在这种限定形式下的创作,不仅没有限制住小津作品的格局,却反而延展出无穷无尽的空间。

[秋刀鱼之味],小津最爱使用拟态式分布,即让角色都朝着同一个方向

你会发现,小津的电影并不是单调,重复,而是化繁为简,用最干净、简练的方式呈上生活的滋味。

就像是对于最好的食材,又何必去用繁琐的手法烹饪呢?

小津风格的形成,并不是因为自己偷懒、流于程式。而是因为他实在是个过于追求完美的导演。

据说他的片场,极其整洁,安静。有人说他洁癖,也有人说他偏执。

小津对于拍摄工作极度认真。每次开拍前,他必会准备好自己亲笔制作的‌‌“导演三件套‌‌原剧本、分镜头剧本和拍摄剧本

[秋刀鱼之味]的分镜头剧本,小津用不同颜色对镜头种类作区分

小津热爱绘画,美术功底很好。品味高雅,对于电影的构图十分讲究。他坚持使用固定镜头,也是有这方面的原因。

他甚至会要求镜头下的演员动作幅度不要太大,以免破坏了原有构图。当然,还有一部分原因是希望演员克制地表达情感。

空镜头更加考量电影的摄影格调,同样也是小津电影中的特色。

在他的电影里,空镜头的使用,不仅限于调控叙事节奏、渲染故事氛围,其暗含的意象,也对电影的主题有着丰富的烘托作用。

即使但看每一个空镜头,他对于景深的优越把握、动静的恰当控制,也让人心服口服。

开始拍摄彩色电影后,他对于色彩的运用也极尽偏执。小津对几乎每一个镜头里,都会考虑其颜色的搭配。

甚至对服装的布料和布景的材质,都会细致考究,反复琢磨。

[彼岸花],简单的一个晾衣杆空镜头,也能显示出小津对于颜色的把控

凭借着这些深厚的功底,看似程式化的固定镜头,却无意中突显了内容的表达。

小津一生执导了54部电影,数量颇丰。但事实上,大家常常讨论的,绝大部分都是他后期的13部电影

[晚春]开始,至[秋刀鱼之味]结束。

这个阶段‌‌“小津调‌‌电影已经趋于完善。而原节子与小津的默契合作也于此开始,她成为了小津诸多经典作品中一处鲜明的标识。

小津的故事基本大同小异。家长里短,平常琐事,女儿出嫁,亲人离世。

尤其是嫁女的主题,小津尤为爱拍,[晚春]、[麦秋]、[秋日和]、[秋刀鱼之味]。

有意思的是,小津从未有过子嗣。只是作为儿子,在母亲身边作伴,直到母亲去世。

所以,他能够毫无障碍地跨越身份,站在父母角度去思考他们的情感,这不得不说是得益于小津博大的同理心。

小津是温和的。

他的电影里没有大是大非,大恶大善。都是平凡的人,有着凡人的善良,也有着凡人的私心。有着凡人的单纯,也有着凡人的笨拙。

小津是静谧的。

弱化的冲突,淡淡的哀愁。循环往复的日子,隐匿着生命的快乐。

[早安],简简单单的一句早安,是每一天快乐的开始

小津是克制的。

话不明说,情不外泄。面对亲人的离去,也只是独自忍耐着寂寞。

[秋日和],母亲嘴上不向女儿诉说寂寞,却暗地里独自惆怅

小津是豁达的。

生命的无常与轮回,在小津的电影中总是处理的极其平淡。人们默默的接受,默默的等待。

[小早川家之秋],父亲临终前只是反复说同一句遗言:我就这样去了…

家庭,是小津永恒的话题,这其实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也是一样。

家庭的重组,亲人的离合。无论你将其放在哪一个年代,所面对问题都是不变的。

这也是为什么,小津的一个个家庭情节剧,竟能让不同时代、不同地域的人们都能感受到相同的温情。

小津嗜酒如命,热爱美食,讲究生活。他说:‌‌“电影是以余味定输赢的。‌‌

他的电影,正如那最精酿的好酒,余味隽永,越品越香。

值此之际,推荐小津的十部电影。双十二到了,一边买买买,一边看电影。

1.[东京物语]

小津最负盛名的作品,迎来无数影评人的赞赏,无数导演的顶礼膜拜。电影看似简单,却蕴含着丰富的哲理,看似平常,却透射着精妙的造诣,看似平淡,却绽放着浓郁的情愁。

2.[晚春]

[晚春]拥有更多诗意化的镜头,也是‌‌“小津调‌‌”正式确立的一部作品。原节子首次与小津合作,小津如获至宝一般,将她非常美丽,俏皮与优雅并俱。

3.[麦秋]

原节子再次与小津合作,相比[晚春]里父女相对,[麦秋]有着更加热闹、丰富的家族生活。再次出嫁原节子,但小津做出了更加新鲜的花样。电影的结尾还有小津为数不多的一次运动镜头,极具神韵。

4.[秋刀鱼之味]

小津的遗作。依旧是嫁女,原节子换成了岩下志麻,依旧惊艳。小津一改嫁女题材的哀伤诗意,变得活泼,轻快,风趣十足。女儿出嫁后,父亲回到家中黯然的身影,也成为小津辞世前留下的最后一个镜头。

5.[我出生了,但]

小津默片时期的代表作。以孩子的眼光看待成人世界的权力之争,纯真又可爱。整体上是一部十分欢乐的喜剧,到了结尾却又暗含一丝无奈的忧郁。

6.[浮草]

小津翻拍了三十年代自己的一部默片[浮草物语],不仅是有声片,还是一部明亮的彩色片。美妙的海边空镜头,寓意深远。将旧时情节放入了新的时代里,吐露出了一种世事无常的情绪。

7.[早安]

小津其实是一个非常擅长轻喜剧的导演,[早安]便是他其中的一部佼佼者。他真正高明的,是将生活中波澜不惊的琐碎之事,巧妙地赋予其童趣般的幽默感,又不失生活哲理式的韵味。

8.[秋日和]

小津把自己的[晚春]又翻拍了一次,从父嫁女,变成了母嫁女。而这个母亲,便是当年出嫁的女儿原节子。小津在彩色电影的创作上,更加的成熟。颜色运用的非常精致、典雅。

9.[彼岸花]

小津的第一部彩色电影,已经显示出自己对于色彩的独到之处,明亮,温暖,和谐。依旧是嫁女,依旧是以喜称悲。不过,[彼岸花]的新意是将好几对父母嫁女放在一起,通过两代人的更替变化,表达了世事轮回的永恒与无常。

10.[父亲在世时]

虽然‌‌“小津调‌‌”还未确立,但这依然是一部杰出的电影。与大部分电影聚焦于一段时间不同,[父亲在世时]有着不小的时间跨度,片段式地叙述了父子相处的日子,日常、平淡而动人。

 

 

给我留言

Copyright © 浩然东方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 07032740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