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王刚自述与成方圆离婚真相:岁月将承诺遗忘在风里

2014年12月11日 心情故事 暂无评论 阅读 1 次
成方圆和王刚

王刚和成方圆

媒体一直在传王刚和成方圆离婚是因为王刚女儿在英国读书花费巨大,成方圆为此和王刚吵架;还有说王刚经常和女演员搭感情戏,假戏真做,成方圆受不了导致离婚。不久前,王刚出书《我本顽痴》揭开了两人的离婚真相……

想让岁月把承诺变老

你从东边,我从西边,走到一个相约已久的地点/你从南边,我从北边,走到一个期待已久的时间/你在我的左边,我在你的右边,手牵手心连心永不分开/天知道,地知道,我的爱会让岁月知道,让岁月把承诺变老……

这是我在1997年春晚上演出的微音乐剧《地久天长》里的一首歌,很多人还记得,这首歌也反映了我和成方圆当时的生活。

我和她都是很低调的人,1996年我们决定结婚后,便把两家人叫到一起吃了一顿饭算是喜酒了。

圆子(圈中好友都这样叫她)是有生活情趣的女子,家务都自己做,即使是吃一顿简单的烧土豆,她也能变成一个浪漫的红烛光晚餐。

婚后,有一次,我们去成都主持一个世纪婚典,那场面波澜壮阔,玫瑰花雨从天飘落,穿着婚纱的新娘宛如天仙。圆子眼里透出羡慕的光。想到我给她的简单婚礼,心里很惭愧,但我又不愿意表现得太明显,便自嘲地说:“我们的婚结早了,不然,我一定带你来参加这场婚典,让你终生难忘。”圆子笑了,说:“我更喜欢夕阳下,和你静静地坐着,相视而笑,相对无言,但心灵相通。互相捶捶背,挠挠痒,或者有一句无一句地聊聊天……”她让我很温暖。

生活里,圆子很安静,但事业上,我挺佩服她,她堪称女强人。1998年,我们携手排演的经典音乐剧《音乐之声》,获得了空前的成功。

音乐剧头一轮要在保利大厦演十场,我天天下午还要到北京电视台主持两场《东芝动物乐园》,完了自己开车到保利大厦。怕我累,每次,我到的时候,圆子已经在我俩共有的化妆间里提前把几个椅子摆在一起,铺上软软的垫子,让我睡上二三十分钟。当时的条件虽然很简陋,但我睡得香甜,常常做梦会笑醒。

更美妙的是演出后谢幕,大家跳着舞向观众敬礼。观众热烈地鼓掌要我们加演。通常圆子抱着吉他唱一首校园民谣。她演唱过的《童年》、《游子吟》等歌曾风靡一时。那是我们最幸福的时候。每天会收到很多鲜花,然后两个人抱着鲜花钻进车里。回家的路上,成方圆总说一句话:“天天这样多好啊。”

我也希望我们的幸福能天天这样,我属于传统的老派男人,圆子在美国留过学,热情奔放,崇尚浪漫,我们这两种性格应该是互补的,但因了我的“纵酒使性”却让幸福越来越朦胧了……

王刚和成方圆

王刚和成方圆

岁月将承诺遗忘在风里

我的“酒史”是从当知青时开始的——特别是26年的部队生涯,酒量和酒胆都被历练得空前绝后。

一次,我在山海关宾馆和一个港商斗酒,我们都喝醉了。晚上醒来,我跳下床又去找那人。敲开那个港商的门,他正在被窝里,我一把拽起他:“起来,接着喝!”那港商醉得不省人事,我死拉活拽。和他同住的下属跪在地上苦苦哀求我放过他老板……

以前,很多毛病都隐藏着,结婚后,天天在一起,所有的缺点都暴露了。圆子对我一喝酒就忘乎所以的德行很忌惮。总是劝我,烦了,我还对她吼两声。她不服,我们经常争吵。

有一次,我和圆子开车回家,我们又吵了起来。当时,车开到三元立交桥上,我拉开车门就要跳下去……圆子吓坏了,一边开车,一只手死死拉着我,并好言劝慰我。几番折腾终于到了家。下车后,圆子拉着我进楼时,我却甩开她的手高呼:“这不是我的家!”圆子的泪一下子下来了。当时太任性,只顾自己心里痛快说出这样让圆子伤心的话来。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开始自觉地和她做对了,她不让做的,我要做,她让我做的,我就不做。她不喜欢我喝酒,我偏喝给她看,经常招一些朋友到家里喝。她爱静,朋友来了,她打个招呼就去做自己的事了,这也成了我和她吵架的借口,说她怠慢了我的朋友。我们的感情越来越偏离了轨道。

2001年元旦,我们夫妻随团去欧洲演出。到法国的时候,当地华人非常热情,一连串的酒场酒局。我感觉英雄有了用武之地,忘情地展示着我的酒量和豪气,不管成方圆怎样帮我挡酒,说胃不好,不能喝,我都推开她自己喝。快意、豪情……渐渐地我感觉把握不住自己了,身子和灵魂都在坠地……

朦胧里,我听见有人说赶紧送枫丹白露急救中心。路上,我觉得自己挺不下去了,把眼睛闭上了,心想:死了算了,太难受了。成方圆哭喊着我的名字掐我的人中,酸痛酸痛的。到医院时,我彻底昏过去了。经过近一个小时的急救,我才脱险。成方圆一直在医院照顾我,但很少和我说话。

两天后,我才出院。我和她默默地走在医院外边的湖边,一对法国青年夫妇在拍婚纱照。枫丹白露有很多孔雀,我在草坪上,在树丛里走。是如诗如画的那种感觉。新娘发出欢快的笑声,听起来也特别悠扬。经过了一次死亡之旅,我突然觉得平凡的幸福最可贵,我握住圆子的手说:“以后,我什么都听你的,我们好好过日子吧。”她挣开我的手:“王刚,我觉得我们不是一个频道的人,这样下去都痛苦,我想了很久,觉得我们先分开吧。”我的心一刺痛,差点又晕过去。

回国后,我们就分居了,半年后,平静地离婚,但一直到现在,我们还是很好的朋友。近些年在网上看到过一些东西,特别是关于我和圆子离婚原因所编的“情节”,让我不得不在这里花笔墨澄清:比如说我们为孩子去英国留学的学费分手,实属子虚乌有。

虽然我们分开了,也许爱情不在,但是那种感情,那种对以往婚姻生活的共同记忆,还珍藏在我心间。

给我留言

Copyright © 浩然东方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 07032740

用户登录

测试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