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何炅离职事件:大学的身段比你想象的还低

2015年05月29日 心情故事 暂无评论 阅读 1 次
2015-05-28 马克 共识网
摘要
整个事件的处理中,我们看到的不是一个大学对自身错误的勇敢纠正(不论这个错误是大是小)、不是面对世俗利益的不卑不亢,而是理所当然的献媚于名气与金钱。

何炅

约十几年前,学校有一个小伙子,毕业留校当辅导员。之后这个小伙子凭借自己的能力间或去社会上兼职,很受欢迎。

2007年以后,小伙子索性不回学校专心在外兼职且混的风生水起。但出于一些原因,学校并没有将他除名。

直到最近,其同事看不下去,将其作为“吃空饷”进行了监督举报。小伙子立即辞职并表示“这点钱我早就还给学校了”。

学校领导为其发声明开座谈会,表示“这么多年小伙子不仅没领工资,而且为学校捐款拉赞助作了极大的贡献”,所以“这个小伙子是个认真尽职的好老师”。

这个略显荒诞的故事,就在前几天发生在中国大地上。故事的主人公就是著名娱乐主持人何炅;故事中的学校就是著名的北京外国语大学。

何炅面前,北外毫无风骨

我也相信,何炅绝不差这一点工资。他和北外之间的默契可以大致想象出来:在娱乐界保有一个大学老师的身份,看来多少还是有点“文化人”的虚荣作用;而北外有这么一个有钱有名有关系的“老师”,好处也是不言而喻。

所以大家心照不宣,直到有这么个多事的人,非把这事捅到台面上,让所有的人都难办。

难怪北外的校领导,要含情脉脉的表示,“这次他提出辞职,自己作为校长和老师、学生们一样,是不舍的”。

何炅团队的危机公关,可以说处理得高效而专业。闪电辞职,立马设立奖学金,一个勇于负责任、心系母校的公众人物形象跃然纸上,其表现可圈可点。这些举措无疑使举报者乔木显得尴尬、猥琐而阴暗。


乔木微博截图

名人也会犯错,这个道理大家都懂。只要勇于承担责任、处理好问题,也没什么大不了。除了粉丝,也没人会把娱乐主持人当圣人。

只是,如果把何炅换成一个普通教师,没名没钱没关系,对于一个八年不在学校上班的员工,恐怕早就被除名了吧?

所以何炅之所以能有别于普通教师而得到北外的特殊照顾,说到底,还是在于他的特殊身份。

说到这不得不提一句,今天的大学也不是大家想象的那么僵化和封闭。其实这么多年来,中国的大学已经从精英教育开始逐渐蜕变为大众教育,即使是在体制内的共识,也是大学教育至少要在一定程度上与社会接轨。

所以不仅国家倡导,各个大学自己都在想办法让大学教育尽量的世俗化。

以何炅所在的外语专业院校为例,培养方案修订、专业结构调整,社会需要什么我们就开什么课、教什么东西,努力往社会需求靠(当然这也有人批评)。

在这种导向下,实际上很多社会上的专业人士都可以被聘为兼职教师甚至是研究生导师。外语系就有非常追求实践性的翻译硕士(Master of Translation and Interpretation),学位设立的导向就是职业化教育,很多学校都实行双导师制(校内一个翻译学术导师,校外聘一个翻译实践导师)。编制外、体制外的教师,多得很。

连举报者乔木都说,要为学校做事,办法很多,荣誉校友、兼职导师都可以。但你占着编制就是不对。

北外肯定觉得,反正都能为学校做贡献,什么名分并不重要。编制内编制外,效果一样。你看何炅也没拿工资,辞职马上就设奖学金,换个名目继续。这么点小事,你较什么真?占不占编制,属于程序上技术上的问题,解决不就OK了?

重点并不在这里。

我看到的重点是,在整个事件的处理过程中,北外毫无风骨、自降身段的表现。

北外对何炅依依不舍,我只感到羞耻

何炅的身份,说到底,也是个体制外的娱乐主持人(湖南卫视常务副总监李浩表示,何炅身份为湖南卫视“签约主持人”,至于网络上反映的他的工作关系的问题,由其本人处理——消息来源:新华网),北外给何炅这么多年的特殊待遇,看来还是由于何炅带给北外的有形与隐形的利益。

为了学校的发展利用好知名校友资源,本身无可厚非。因为体制有时候的确是僵化的,对于能对学校作出特殊贡献者,无论是在体制内外,也应该给予荣誉,手段灵活一些也无伤大雅。兼容并包的学术殿堂,也不应当狭隘到不能包容一个主持人为其做贡献。

但在整个事件的处理中,我们看到的不是一个大学对自身错误的勇敢纠正(不论这个错误是大是小)、不是面对世俗利益的不卑不亢,而是理所当然的献媚于名气与金钱。

这种理所当然体现在北外为何炅身份与职责辩护的说辞上。

湖南卫视已经表态,何炅的身份是签约主持人,北外却还在苍白地辩护说,“我们只是对他的工作做出了相应安排”。

换了其他的普通教师,多年在外捞金不上班,你还会这么说吗?人家都不是你的教师,你凭什么安排?

何炅“吃空饷”的问题,也可以说一定程度上是体制造成的技术性问题;但北外的表现,实在是让人大跌眼镜。明明这么多年就是为了利益给名人搞特殊(你要说是为了学校发展也行),事情败露却还觉得理所当然。

北外的表现让我们感觉到,何炅的名气、金钱与话语权以及这些东西带给北外的利益,就理所当然的可以交换他在大学的特殊地位。

背后的潜台词是,有钱的名人就是可以优待。

这种“理所当然”才是最可怕的事情。

所以,这不是何炅吃不吃空饷的简单技术性问题,我倒觉得这可以看出一个大学对待金钱、名气与权力的态度。

 

 

我们都知道这个社会喜欢为权贵开绿灯,但我们同时也期待一个受人尊敬的学术殿堂,作为这个社会最后的良知与精神堡垒,不要这么公然地献媚于权贵。

何炅辞职后回北外,在为他召开的师生座谈会上,学校领导亲自参加,对何炅作了充分的肯定与官方表态。

八年不上班、一直在外当主持人、到处代言捞金的何炅,被官方定调为“尽职尽责的好老师”,而且“这些年来,何炅不但全数将工资返还,还捐款给学校支持学科建设和学生文化活动”,“凭着何炅对母校的深情厚意,相信无论是否在职,他都能够做出自己的贡献”。

对于何炅设立奖学金,学校也“对此很感动,也感谢他对北外学子的关心与关爱”。

事件到此,看似圆满结束。但不知为何,看着北外对何炅的依依不舍一往情深,我只感到羞耻。

我酸溜溜地想,他们一定觉得,能带来实际效益的何炅,比那些只知道上课、只知道搞一些没用的学术的老师的贡献要大得多、对于北外要重要的多。

是非可以模糊一点,谁能真正明辨是非呢?只有利益才是最实际、最明确的标尺。

结语

2015南方人物周刊青年领袖颁奖典礼上,获奖者许知远愤怒“砸场”:

“看到大家对娱乐、对明星那种发自内心的追求,对世界完全没有个体精神和审美,沉迷在肤浅的大众狂欢里,坦白说,我觉得是很可悲的事情。”

有同事批评我说,你的错误在于,把这些大学当成了真正的大学。你把他们看成生意人,马上就明白北外为什么这么稀罕一个娱乐主持人了。

我清楚同事的意思,然而我们所有的竟然是这样的大学、这样的高等教育,这不同样是一件“很可悲的事情”吗?

给我留言

Copyright © 浩然东方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 07032740

用户登录

测试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