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西游记》中神祕的樵夫

2018年09月11日 奇闻轶事 暂无评论 阅读 151 次

清黄增人物(四) 册 人物故事八。(台北国立故宫博物院)

鸿篇巨着《西游记》中,第一回就出场的樵夫只是闪了一个身影,就彻底消失了。他是凡夫过客,还是洞见前缘的神者?在很多人的心中留下了不解的悬念。重新品读原着,方觉字里行间含蕴的又一新意。

故人音杳 谁来指路
吴承恩在《西游记》第八回开篇,以一首深沉且又伤感的词〈苏武慢〉道出下界众生不识真法,难以返回先天的悲苦。

他写道:「试问禅关,参求无数,往往到头虚老。磨砖作镜,积雪为粮,迷了几多年少?毛吞大海,芥纳须弥,金色头陀微笑。

悟时超十地三乘,凝滞了四生六道。谁听得绝想崖前,无阴树下,杜宇一声春晓?曹溪路险,鹫岭云深,此处故人音杳。」

400多年前,吴承恩就以这阕词开宗明义地指出:世间很多向道的人,终老一生都在苦苦追寻,山南海北的参求无数,到头来却是一场空。多少人都在「磨砖作镜,积雪为粮」的迷途中,空自消磨着光阴。如果一个人能够领悟真法真道,方能以「毛吞大海,芥纳须弥」的气概从轮迴中超脱;反之,会凝滞在六道轮迴中不停地沉沦。迷途的世人啊,就像踏上了危险的路,迷在了鹫岭深处,找不到归路;就像远游他方的故人,一去不返、音信杳无。

因此,在苦苦挣扎的迷途中若能遇到指路人,自然是很庆幸。那么《西游记》中,最早为悟空指路,使其进入修炼之门的人是谁?

道心生发 寻仙访道
悟空出生后,在花果山逍遥自在,享乐天真地度过了三五百年。一天,猴王与群猴喜宴时,忽然坠下眼泪。他想到现在虽然不归人王的法律管,也不害怕生禽勐兽。但是将来年老血衰,却逃不过阎君。生老病死的铁律终是猴王难以逾越的关卡。

猴王远虑,道心大开。在通背猿猴的建议下,猴王决意远涉重洋,寻找神佛仙人,向他们求取躲过轮迴的方法。猴王凭着简单的装备,驾着简陋的木筏乘风破浪,踏上了寻找长生的路。

他首先在南赡部洲登陆。猴王串长城,游小县,在市井跟着学人礼,学人话。朝餐夜宿,苦苦寻觅了八九年,但是没有任何结果。在他的眼中,南赡部洲的世人都是为名为利之徒,没有一个肯回头安身立命。

八九年的光阴转眼即逝。一天,猴王忽然来了灵感,他明白了要去外洲才可能找到神佛。于是又重新整装下海,再次驾着简陋的木筏飘过大海,来到西牛贺洲。


敦煌洞窟残留9世纪年间的孙悟空壁画。(维基百科公共领域)

樵夫指路 悟空入门
在如来的眼中,西牛贺洲没有贪婪杀戮,是个涵养灵气的地方。这里的人虽然没有上等真者,但也是人人都很长寿。

猴王登陆西牛贺洲后,看到此处景致山高秀丽,林麓幽深。但见那山遍地是奇花瑞草,修竹乔松,灵芝兰草秀丽生长。

猴王被这眼前的美景深深吸引了。正在凝神间,他忽然听到有人言语的声音,仔细一听,原来是有人在唱歌。歌声词意清奇,直入心扉:

「观棋柯烂,伐木丁丁,云边谷口徐行。卖薪沽酒,狂笑自陶情。苍径秋高,对月枕松根,一觉天明。认旧林,登崖过岭,持斧断枯藤。收来成一担,行歌市上,易米三升。更无些子争竞,时价平平。不会机谋巧算,没荣辱,恬淡延生。相逢处,非仙即道,静坐讲《黄庭》。」

猴王满心欢喜地跳出来一看,原来是一个樵夫,正在举着一把斧头砍柴呢。天真的猴王脱口而出,直唿他「老神仙!」

樵夫没有以「神仙」自居。他说,这首歌叫《满庭芳》,是一神仙教给他的。那神仙和他是邻居。为了使他散心、解困,就教他唱歌。

他告诉猴王「灵台方寸山斜月三星洞」就是悟空寻道的去处。中国古人将「灵台」、「方寸」说成是心,而「斜月三星洞」也是一个心字,言外之意只有向心去修,才能修成。在樵夫的指引下,猴王进入三星洞拜菩提祖师为师,从此走上修行的路,引来后续系列精彩故事。悟空降妖除魔的本领,由菩提祖师所赐,在西天取经的路上鼎力相助唐僧,大展神通。

世外高人 亦凡亦圣
相对于小说漫长的一百章回,樵夫出场的片段极为短暂,也容易被读者忽略。单从字面看吴承恩对他的描述,人们多会认为他是一个孝养母亲,不愿出家的红尘俗子。

如果仔细阅读,会有不少令人惊讶的地方,使读者对樵夫的身分产生疑问。

猴王诞生于花果山。根据《西游记》的描写,花果山乃是十洲的祖脉,是百川交匯之处的擎天柱,是万劫都不移动的大地之根。

花果山山顶的一块仙石迸裂,悟空由此诞生。他生来就带有神通,双眼放射出两道灿烂的金光,一直沖向玉帝所在的凌霄宝殿,惊动了天界众神。可知,悟空不是凡界凡胎。花果山也自然并非人间所有。

悟空在苦苦寻道的过程中遇到樵夫。樵夫自称是菩提祖师的邻居。菩提祖师乃是「全气全神万万慈」的大觉金仙,是西方拥有不生不灭、空寂真如,能与天同寿的庄严大法师,他的能力和道行不亚于佛陀。樵夫能和这样的神仙做邻居,一定是在神界,而非人世。

一般人看到悟空的面相多半被吓得够呛,那是一副七高八低的孤拐脸,长长的獠牙长到了嘴外,就像属螃蟹的一样,肉在里面,骨在外面。很多人看到他的相貌吓得骨软筋麻,躲在门后床下不敢出来。樵夫却是一点不怕,他笑着跟悟空对谈。

悟空出生在花果山,来头已经不小了,但他寻仙访道还是歷经了一番波折。他苦苦寻找的解脱之路,樵夫轻而易举地就告诉了他菩提祖师的洞府。倘若一介凡人,如何能够洞晓神仙所待的世界?

此时的悟空还没有走上修行的路,而樵夫已经不需要修行,就已自在地做着神仙的邻居了。这样的樵夫又岂是等闲之辈?从歌词来看「相逢处,非仙即道,静坐讲《黄庭》」,也隐约地透露出樵夫的境界。

表面看樵夫和凡夫俗子一样,做着砍柴买米,烧火煮饭孝养亲恩的伦常之事,但为人行事又极其谦和低调,礼义周全。樵夫虽已超脱荣辱,恬淡永生,也没有以神仙自居。《西游记》从另一角度诠释出真正的高人应有的心态。

给我留言

Copyright © 浩然东方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 07032740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