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猪年说猪

2019年02月05日 奇闻轶事 暂无评论 阅读 30 次

作者: 张鸣

猪年到了,总得说说猪。按中国人的惯例,这一年,主题词就是猪。要论说猪,我是有发言权的。上中学我们半工半读,我就养猪,工作之后,第一个工作,也是养猪。动物中,我最熟悉的,就是猪。

猪是中国人眼中的六畜之首,好多年画,窗花,剪纸上面的特别卡通的猪,每每带有吉祥的意义,深受百姓的喜爱。所以,供神的时候,一副巨大的猪头,是首先要摆上的。我们中国人喜欢的东西,神仙都喜欢。

不过,作为国人卡通形象的猪,都是家养的猪,而野猪,肯定是提不上台面的。其实,野猪跟家猪,相貌差距不小,但他们有亲缘关系,家猪都由野猪驯化的,这个历史,已经有上万年了。有人说,家养的狗,比如牧羊犬,如果放到野外,是可以回归成狼的,但是,家养的猪,即使放归野外,也变不成野猪,只能是别的肉食动物的美餐。

狮子在中国人的雕塑和画面里,挺卡通的,但本尊其实一点都不。而真实的家猪,的确有可爱卡通的一面。我放猪的时候,经常会有半大的小猪,走到你眼前,晃来晃去,如果你伸手挠挠它,它立刻就会就地躺下,跟你撒娇。所以,猪如果不是长得太快,太肥,做宠物,绝对是可以讨主人欢喜的。即便如此,也听说还是有人把猪当宠物养。

猪也很聪明。其智商之高,我觉得马、牛、羊甚至狗都比不上。我们说蠢猪蠢猪,其实是有点冤枉,因为养三四个月,人家还在幼儿期,你就给人家杀了。如果多养几年,好些猪,简直可以成精。我亲眼所见,猪可以拧开精饲料房门上的铁丝,秋天小秋收,原本放猪是到收割过的地里,但总有那么几头猪,可以想尽办法逃出去,跑到没收割过的地里大快朵颐。那些招儿,三十六计都用过一半以上。什么声东击西,桃代李僵,借刀杀人,它们都会。

猪也在诸家畜之中,最像人。猪是群居动物,它们还是野猪的时候,就这样了。但是,猎人们说群居的野猪好对付,一般只知道跑,不会反抗,而单个的孤猪,就不要惹它了。群居的家猪更是如此,群居而不爱群。一群猪中有一个生病了,不但没同伴怜惜,要是不赶紧给它隔离出来,就有可能被没生病的猪给活活咬死。

我在农场养猪的时候,有一次领导带了一辆卡车,十几个棒小伙来抓猪出栏。整个一上午,他们弄得鸡飞狗跳猪狂奔,也没抓到几个。我跟他们讲,别这样,看我的。我把猪慢慢拢到一个角落,待它们都把屁股对着我的时候,我就一个个地揪住尾巴往外拖,被抓的猪固然挣扎嚎叫,但其他的猪则一声不响。不一会儿,我一个人就抓了一车猪。从那以后,我们连的指导员,一说抓猪,首先想到的就是我。猪们其实也知道被抓了没好事,但只要拢在一堆了,眼睛看不见,个个都在等,轮到自己算倒霉,没轮到,就算命大,绝不会有哪个想过要反抗的。这一招儿,如果放在牛群或者马群,肯是不行的。

同样,据说狗不到万不得已,都不会吃同类的尸体。但是,猪不在乎这个。它们跟人一样,是杂食动物,内部的器官,也极其相似。漫说我们把死猪煮烂了浇在猪食里,它们会爱死,就是生的死猪,它们也会吃的。

汶川地震时出名的猪坚强,养在建川博物馆,年纪大了些,什么都明白。最开始,是个领导来了,就站起身来,慢慢的,对领导的级别也开始讲究了。至于小百姓来了,它连眼皮都不抬。

现在养猪,已经是有专门的饲料了。但我小时候,一家一户养猪,还是给猪吃泔水,打猪草。其实,更早的饲养,实际上,是给它们吃人的排泄物的。不信,你们去看看汉代的房舍陶模,猪舍都是建在厕所下面的。在历史的记载中,好像连野猪也特爱吃人的粪便。一次汉景帝带着爱姬逛园林,爱姬上厕所,结果一头野猪也跟了去,汉景帝拔剑要跟野猪拼命,被随从拦住。但野猪没有伤人,因为它只对皇帝宠妃的排泄物感兴趣。

好了,不能再说了,再说下去,就该倒胃口了。好在,现在的猪,已经不用吃屎了,它们只是工厂化生产流水线上的零件。只要养它们的人不乱添加东西,人尽管可以放心地吃。

给我留言

Copyright © 浩然东方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 07032740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