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荒诞的童趣:毛时代的街头童谣

2014年12月06日 心情故事 暂无评论 阅读 1 次

 

作者:秦耀全

我有两个妹妹。文革时都念小学。那时候,她们的书包里,除了毛主席语录和作业本外,还有一根由无数根橡皮筋结成的长长的皮筋,那是她们的至爱。她们每天一下课就在教室外面和同学们跳皮筋,下学回家就在院子里和邻居的女孩子们跳,乐此不疲,废寝忘食。

跳皮筋有许多花样,一套一套的,具体细则我也搞不清。但我知道跳皮筋时一定要唱童谣,比如:

一个毽子踢八踢,马兰开花二十一。

二五六,二五七,二八二九三十一。

三五六,三五七,三八三九四十一。

四五六,四五七,四八四九五十一。

五五六,五五七,五八五九六十一。

六五六,六五七,六八六九七十一。

七五六七五七,七八七九八十一。

八五六八五七,八八八九九十一。

九五六,九五七,九八九九一百一

“马兰花,马兰花,风吹雨打都不怕,勤劳的人儿在说话,请你马上就开花。”

女孩子们三五成群地蹦着跳着,在一根充满韧性和弹性的绳子上变换着无穷的花样。

这种游戏的运动量较大,跳、蹦的动作很多,双臂也要顺势摆动,还要保持身体的平衡。跳皮筋的女孩多半都是灵秀的,因为经常这样运动,所以那时的女孩身材都不错,很少有现在的小胖妞。

跳皮筋这种游戏还不受场地限制,找一个相对空旷的地方,不会磕着碰着就行。取材也简单,几十根扎头发的皮筋,或破旧汽车轮胎、自行车内胎等都行,这些现在都能随便找到,所以可以让现在的孩子们传承下去。

文革来了,破旧立新,童谣也与时俱进了:“天上星,亮晶晶,数呀数呀数不清,最亮一颗在哪里,最亮一颗在北京,北京北京天安门,毛主席是我们大救星。”

“我是一个小画家,画了一朵大红花,大红花献给毛主席,毛主席见了笑哈哈。”

“小汽车,滴滴滴,里面坐着毛主席。毛主席挂红旗,气得美帝干着急。”

那时的孩子们,从小到大,一直被政治包围着。文革伊始,有些工农兵还编了一些新童谣,虽然铿锵有力,但不免粗俗:“一二三四五,上山打老虎,老虎不吃人,专吃杜鲁门。杜鲁门他妈,是个大傻瓜,床上吃床上拉。”

杜鲁门是什么人,孩子们并不十分清楚,只知道他是侵略朝鲜的美国总统。听这名,杜鲁门,大腹便便的能不是个大坏蛋?美帝都是大坏蛋!

诅咒美帝国主义及其走狗的童谣还有:“肯尼迪,啃地皮,不肯尼迪啃地皮。”

“大苹果红又红,我是中国的好儿童;坐飞机、扔炸弹,炸死美国王八蛋。”

“李承晚,不要脸,买块胰子买块碱,先洗屁股后洗脸。”

“报告司令官,你的老婆在台湾,没有裤子穿,偷了两分钱,剪了半尺布,盖住了小B露出了大屁股。”

1965年,毛泽东指示公开发表赵朴初的《某公三哭》:《哭西尼》、《哭东尼》、《哭自己》。于是反对美帝的民谣开始有了文化,也扩大了讽刺目标,从反帝扩展到了反帝反修反对各国反动派。巧了,这帝修反的三个领军人物名字上都带个“尼”,分别是美国总统肯尼迪,苏共第一书记尼基塔·赫鲁晓夫,印度总理尼赫鲁。从此有关“三尼”的贯口也跟童谣似的风靡中国......

我们小时候的童谣,都俗不可耐,但是也趣味十足。要是有人放屁了,我们就喊:“XXX的屁,是一股气,在他的肚子里,滚来滚去,一不小心出了这股气,吸屁的人,垂头丧气,放屁的人,洋洋得意,这股气飞过高山来到意大利,意大利的国王正在看戏,闻到这股屁,很不满意,派了一个师包围这个屁,派了科学家研究这个屁,什么原因那么粗的管子蹦的那么细,那么高的楼房蹦成平地,那么大的宇宙飞船蹦成银河系,最后结论是核武器。”

后来刘少奇成了党内最大的走资派,学校的老师又紧跟照办地编辑了“新时代新童谣”,让孩子们在游戏时唱,孩子们觉得不好听,但是老师说不唱就是坏孩子,不唱不行:“打的打的打,打倒刘少奇,打的打的打,打倒王光美”。

“刘少奇,会挑水,一挑挑了个王光美;王光美,会弹琴,一弹弹了个邓小平;邓小平,会掏沙,一掏掏了个廖沫沙。”

“香蕉苹果大鸭梨,好吃不给刘少奇。”

类似不知出处的革命童谣还有:“我是李向阳,坚决不投降,敌人来抓我,我就跳围墙,敌人拿炮打,我就钻地道,地道里有张纸,我就拉泡屎,敌人进地道,踩了一脚屎。”

“小地雷,铁西瓜,叔叔怀里抱着它,鬼子梦里也害怕。早已怕,晚也怕,关住窗子睡着了,地雷就在他床底下。线一拉,就开花,炸的鬼子回老家,哇哩哇啦直叫妈。”

“一朵红花红又红,刘胡兰姐姐是英雄,从小生在旧社会,长大成为女英雄……(中间不记得了,大家补充)毛主席提词八个字,‘生的伟大,死的光荣’。”

“轻轻轻,轻轻轻,我在家里跳牛皮筋,来了三个鬼子兵,抢走了我的牛皮筋,他妈的,他妈的。我要剥他的皮,抽他的筋。”

“从前有个周扒皮,半夜起来去偷鸡,我们正在做游戏,一把抓住周扒皮,周扒皮!”

“董存瑞,十八岁,参加革命游击队;炸碉堡,牺牲了,全国人民流眼泪。”

那时的男孩子们虽然不跳皮筋,但也有自己信口编的童谣,虽然鄙陋,登不了大雅之堂,但也朗朗上口:

“半夜三更,我去茅坑,茅坑上面,没有电灯,扑通一声,掉进茅坑,我和蝇蛆展开斗争,斗争斗争,阶级斗争,直到最后光荣牺牲,我的英名留在人民心中!”

“高级饼干,高级糖,高级小姐上茅房,一摸口袋没有纸,一摸屁股一把屎。”

有的小朋友上厕所,有的就在外面大喊:“我来到了天津卫,嘛也没学会,学会了开汽车,压死200多。我上坡下坡又压死200多,我换了一辆车,我又压死200多。警察来抓我,我逃进了女厕所,厕所没有灯。我掉进了粑粑坑,我跟粑粑作斗争,我差点没牺牲。”

还有更不堪入耳的:“小河流水哗啦啦,我和老师偷西瓜,老师偷俩我偷仨。老师逃跑我被抓。老师在家吃西瓜,我在家里写检查。我骂老师大王八。”

毛泽东时代搞阶级斗争无产阶级专政,尽管吃不饱穿不好饥寒交迫,但人人胆小,谁也不敢对社会不满。一次院里有个小孩子打着竹板指着来拾荒的说了句:“检破烂的多受罪,那是万恶的旧社会。”正好被摘帽右派王爷爷听见,他马上让我把他的爸爸找来,悄悄地对他说:可要把孩子的嘴管好,我们这些右派当年不都是嘴上缺了个把门的吗?

还有一首,好像在影射咱们三面红旗怪事频出,你看像不:“鸭子咪咪叫,老牛蹦又跳。大马吃白菜,熊猫跑步快。白兔圆耳朵,老虎叫呱呱。老鼠比猪胖,公鸡会下蛋。”

有一回,妹妹也念叨不知道从哪里听来的童谣:“低标准瓜菜代,孩子老婆去挖菜,挖一筐往家拽,……无力挎,只好拽。”爸爸狠狠地骂了她一顿,她再也不敢乱说了。

那时候上学有上学的民谣:背着书包上学校,被老师嫌年纪小,背着书包往家跑,跑跑跑不了,了了 了不起,起 起 起不来,来 来 来上学,学学 学文化,画 画 画图画,图 图图书馆,管 管 管不着,着着着大火,火 火 火车头,头头大馒(奔)头。

个子矮的学生,免不了被人挤兑:“一年级的小豆包一打一蹦高”

被挤兑后的小个子往往不依不饶还上一句:“机关枪,带盖儿的,你妈拉屎带馅儿的”

当然,一个不能少,从一年级到六年级,听,谁也跑不掉:一年级的小豆包,一打一蹦高。二年级的小茶碗,一打一个眼。三年级的吃饱饭,四年级的装子弹。五年级的一开火,六年级的全滚蛋!

毛泽东时代的童谣有个特点,学校教的是要多正经有多正经。如:我是一个小画家,画了一朵大红花,大红花献给毛主席,毛主席见了笑哈哈。

正经吧。可以说一本正经。可本博秦全耀告诉你凡不是学校教的,却是要多不正经有多不正经。且听:

“大麻子死了,二麻子抬,三麻子买板,四麻子钉,五麻子挖坑,刘麻子埋,七麻子大声哭起来,八麻子问他哭什么,他说大麻子死了你没来,九麻子一旁高声叫:深深的挖深深的埋,别叫兔崽子跑出来。

那时《学雷锋》的童谣也很多。其中有一首传之甚广:“墙上挂着雷锋像,头上红星闪闪亮。爷爷经常对我讲,学习雷锋好榜样。”

邻居有个男孩每天唱:“学习雷锋,不玩弹弓,学习董存瑞,不跟妹子睡,学习三糊涂,不端酒葫芦……”也不知道是谁教给他的,呵呵。

那时的孩子们,从小到大,被道德玩晕了。为了完成老师交给的学雷锋的任务,奇招迭出。一天,在上学的路上,大妹妹非得让小妹妹把橡皮扔在自己的脚底下,然后她捡起来,兴冲冲地往学校跑,交给老师,然后老师在好人好事记录本上记下:“×月×日,星期一,韩丽萍拾到橡皮一块,交公。”然后大妹妹上老师办公室,报告她东西丢了,再把橡皮领回来。烦死人了。

更烦人的是,第二天,妹妹要礼尚往来,叫姐姐背她一段,姐姐力气大,只好答应她。到校后,妹妹就去找老师汇报,说姐姐帮老大娘背土豆来着。弄得姐姐不知该叫她大娘还是叫她土豆才好,她头一晕,上课就上不好。

有的时候,为了完成“学雷锋,做好事”的任务,她们非要搀扶本来不想过马路的老大爷过马路,几个孩子生拉硬拽地把老大爷搀扶过去,到了街那边就不管了,老大爷喘着气用拐杖指着她们骂:“小兔崽子们,我好容易过了街就被你们弄到这边来,好容易过了街又被弄过来,今儿都第四回了,还让不让我回家了?!”

挺搞笑的吧?!

给我留言

Copyright © 浩然东方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 07032740

用户登录

测试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