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生病后这么有主见真的好吗?(笑点低者慎入)

2016年08月01日 奇闻轶事, 生活常识, 食品安全卫生 暂无评论 阅读 643 次

转自:徐启明大夫  作者: 苏子照

医院,是一个神奇的地方,形形色色的病人,让你分分钟产生“活久见”的感叹。有一种病人,他们总能让医生觉得自己的医嘱白下了……

这个事是我在见习的时候遇到的。普外科病房,患者40多岁,男。
我跟着老师值夜班,查到他的时候老师没说啥,病人也一副蔫蔫的样子,大家互相没搭理,就过去了。
我心里头好奇啊,这啥病人啊,回办公室就问老师了。
老师说,你戴个听诊器去听听他的心尖区,回来我告诉你。
于是我屁颠屁颠地去了,听到了人生中第一次的传说中的“机械瓣音”,就是有瓣膜病的患者换的那种机械瓣,声音嘀嗒嘀嗒跟机械表的声音很像。
然后兴奋的我回到了办公室,准备开始听故事。老师搬出这个人的病例,一脸“这是个很长的故事”的表情开始了沉痛的讲述。这个患者,年轻的时候上呼吸道感染,然后就风湿性心脏病了,累及二尖瓣,然后二尖瓣就狭窄了,嗯这是个标准的病程。
二尖瓣狭窄他要做手术啊,换了机械瓣之后,本来一切都好了,但是手术后,是需要长期吃抗凝药物的。
是的你们猜对了,这娃吃了1个星期,自行停药了。
反正就觉得手术都做了还要终身吃药你们医生一定在坑我钱做个长线买卖什么的,也不回医院复查。

那么继续标准病程,他有血栓了,第一次到了脑子里,脑梗。

脑梗完半边身子都瘫了,住院复健加起来快1年,算是恢复了一些,但是他很快也不去医院定期做复健了,可能还是觉得花钱。
复健不做,小伙你倒是把抗凝药接着吃呀。
他偏不。觉得自己脑梗都过来还能有什么梗比脑梗更麻烦,三天打渔两天晒网。
于是还是标准病程,他又发血栓了。这次梗到了肠系膜动脉上。
这一梗不得了撒,肠系膜动脉啊,腹痛查因进来的,剖开肚子一看,肠子都坏死的差不多了。
把坏死肠管一清,这人就成“短肠综合征”了。
老师说,这个短肠综合征是个非常麻烦的毛病。我们正常人的小肠是3~5米,加上长绒毛,吸收面积是非常大的,这样才能满足我们日常的营养吸收。而这个病人,术后的小肠只剩20+cm了。
所以就基本上是什么都吸收不了了。不管是食物还是水通过肠道的速度都非常快,又得不到充分的吸收,就都泻出来了。
这样的病人,现在基本是没有什么有效的办法可以解决问题,只能对症地给予营养和液体支持。就是每天挂个大大的乳白色的营养袋,每天就“吃”这个度日。
这样的花费也非常大,一天好像就是上千(具体数据不记得了)。他家人说,治到没钱,就不治了。一旦撤去了这样的肠外营养,他就会慢慢活活饿死/渴死。
我这才知道为什么那个病人每天就那么呆若木鸡地躺在那里,面色蜡黄,明显的消瘦,他的眼睛里看不到一丝光。
答应我,都好好听医生的话,好好按时吃药,好好按时复查,好不?

再来说个小故事——

妇产科实习的时候。有个孕妇,个头比较小巧玲珑,但是肚子里的孩子比较大,入院检查了一下骨盆情况,临界的样子,家属最终决定要做剖宫产。
不过这个情况因为不属于剖宫产的绝对指征,所以她的手术安排了接当天的第四台。大概要下午做了。
大家都知道手术前是要禁食禁水的哈。术前禁食8-12小时,禁水4小时。因为她是接台,手术时间不确定,比较不好把握时间,所以连续几个医生都去嘱咐她,可能会等久一点比较辛苦,但是千万别忍不住到了中午吃东西噢。
本来她的手术时间可能会等到下午3、4点。结果她前面排了一个双胎的孕妇,前一天晚上突然憋不住了,夜里做的急诊。加上前面两台都很顺利,于是手术当天1点半她就被推进手术室做准备了。
在病房准备送去手术室的时候,我们还又问了,没吃东西没喝水吧?产妇和家属都连连摇头表示没有。推下去手术室了,麻醉医生再次问的时候,也说没有。于是麻醉医生把麻药开了,准备开始麻醉了——
产妇突然小小声说了一句,那个,嗯,其实我喝了一点点水。
麻醉医生可能是听信了“一点点”,于是还很淡定,继续准备药品,一边问,大概喝了多少啊,啥时候喝的?
唔……11点多喝的吧……喝了……半杯吧……
麻醉医生的手停住了,抬头看了一眼钟,再问,半杯是多少?
其实……其实喝了一杯……一次性水杯那种……
麻醉师深吸一口气,把手里准备的东西都放回去了,怒,不是告诉过你不能喝水的吗!为什么还喝那么多!
因为……因为吃了一个牛油果,有点腻……
刚走进手术室正好听到这句话的主任简直惊呆了啊。术前不断嘱咐禁食禁水,结果2个小时前居然吃了一整个牛油果啊!还喝了一整杯水啊!产妇知道自己做错事儿了,躺在窄窄的手术台上又动不了,说了几句“对不起实在很饿”就开始掉眼泪了。大家看着也难受,明明很怒很怒啊又不能冲准妈妈发火,结果整个手术室的人都不约而同地拿出手机,开始百度牛油果……
后来主任和麻醉医师拿着牛油果的图片讨论了半天,决定等一个小时再开始麻醉。在这期间叫家属签了麻醉意外同意书,并且强调这个情况下非常容易有并发症。

一个小时后,剖腹产开始啦。
可能是个人体质问题,麻醉刚开始不久产妇就开始有反胃的感觉,当孩子拿出来之后就已经发展成为干呕了。为了防止呕吐误吸,那天主任在台上手速简直飞快,恨不能光速关腹。可就是在关腹的最后阶段,产妇表示她快要坚持不住了。
要吐要吐……我听见她在手术单下特别虚弱的声音。
麻醉师凑过来查看了一下情况,鼓励地说,再坚持一下啊马上就要结束了,坚持住别吐啊——
牛油果好贵一个呢。
我们在台上都笑了,产妇也虚弱地笑了两声,然后——
吐了。

 

万幸的是当时手术只剩最后一点点了,产妇的呕吐也不是特别剧烈,术后并没有出现吸入性肺炎这样的情况。不过因为术中的呕吐,她跟我描述“自己满嘴都是胃酸混合着牛油果的味道”(天~写出来都觉得略酸爽),导致她术后2、3天都没有什么食欲,基本没怎么进食,然后能量营养跟不上,术后第三天开始出现持续的低热,原本剖腹产3~5天就可以出院的,她在病房住了半个月,出院的时候还是一副病怏怏的样子。
然后,她跟我说今后都不想再吃牛油果了。
最后,她老公是做进口水果批发的,出院的时候要给我们送水果,好像原本要送牛油果的,被主任拒绝了……换成了车厘子……

再来一个——

急诊科收进来一个老太太,脑梗。因为神内没床所以暂时留在急诊病房。
做完检查发现,高血压高血脂糖尿病,三个毛病都没规律用药治疗。这是之前的医嘱就没听,这次脑梗了,三个毛病估计都逃不了干系。于是开上各种药要求按时吃,同时嘱咐饮食上也要控制。
第二天一早查房,血糖20+,主任吓一跳,问早餐吃的啥,老太撅着小嘴儿说,吃了一个包子一个馒头。
只好再次强调之,不仅仅是不能吃糖不能吃甜的哦,还有淀粉也要控制哦!老太依旧撅着嘴,老大不情愿地点点头。
第三天查房,血糖又20+,主任感觉要掀桌了,问,早餐吃的什么!
老太也觉得自己做错事儿了,小小声说,粥…
稀粥吗!主任继续咆哮,稀粥哪至于这样!
喝了3碗…
一众跟着查房的都忍不住笑了,主任在一片“扑哧”声中再次强调,不,要,吃,那,么,多,淀,粉!第四天查房。
这次不是血糖20+,直接酮症酸中毒了…
主任都无力了……又问,你早餐吃什么了…
老太太可怜巴巴地撇着嘴,说,我饿,忍不住,又吃了俩馒头和一个肉包子…
感觉主任内心已掀完整个病区的病床:)

还有一个心外科实习案例——

一患者,二尖瓣狭窄进来,换瓣术后一切恢复都挺好,准备复查一下如果一切正常后就可以办出院了。
这个患者之前有过胃溃疡出血的病史,因为手术的原因戒酒了将近一个月。一听说能出院了,立马两眼放光地问主治医生:“那我能喝酒了不?”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为此主治医生在下班前还专门去又找了他一次,近乎苦口婆心地劝说“明天一早就出院啦回家再养养身体别这么着急你以前毕竟出过血现在又动了大手术还是要注意BlaBlaBla”
患者“嗯嗯嗯好好好一定听从医生指挥”地答应了。
结果——
是的你们猜中了。这家伙晚上偷偷溜了出去,跟一帮朋友庆祝自己即将出院,愣是又把自己喝吐血了,坐着120回来的。第二天一早查房,主治医生都不想理他了,原本开好的“出院证明”变成了“转科记录--转消化内科”

这些故事告诉我们——真的要遵医嘱!遵医嘱!遵医嘱!不仅仅是要遵守那些让你吃什么药吃多久,让你戒烟戒酒低盐低脂这些也!要!听!

给我留言

Copyright © 浩然东方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 07032740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