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罗玉凤比大多数人要高贵得多

2017年01月14日 心情故事 暂无评论 阅读 411 次

2017-01-14 今天道 今天道

深夜一点,打开电脑写下这文章,不是专栏催逼、推送压力,而是自己被深深打动了。

昨天,我们给腾讯娱乐观写了篇专栏,谈论了罗玉凤《求支持,求鼓励》一文火爆事件(文章链接点此)。这篇文章收获了两边倒的反馈,有为凤姐点赞的,也有咒骂凤姐炒作的。在最能搜集意见知乎平台上,指责凤姐沽名钓誉、趁机敛财的的答案获得高票。作为对这起事件持肯定态度的我们,多少有些失望。

就在刚刚,罗玉凤公众号再次更新,作出了两个决定:她认为自己写文章获得的赞赏并不是乞讨敛财,为了自证清白,她把20余万赞赏收益全部捐给大凉山贫困区,并永久关闭赞赏功能。

这篇文章没有华丽辞藻、高深理论、反复的辩白,却在深夜里给我深深的震撼——互联网写作多年,上至国家大政方针政要,下至网红平民新闻当事人,我竟第一次因为自己评论的对象,感到了自豪。

而这个人,竟然是这些年来,我们都打心里嘲笑的罗玉凤。

如果说,在《求支持,求鼓励》一文中,罗玉凤在表达自己不竭的上进心,那么《我作了两个决定》一文,则展示的是她不易被人察觉的自尊心。

她原以为,自媒体平台上的赞赏收入属于读者给作者的稿费,理所应当,但是恰恰因为该前文流量过大超过200万、赞赏巨额,树大招风,被人冠以敛财的罪名,她索性把所有的收入捐了出来——如果还有人认为捐款是沽名钓誉,那么,永不赞赏这个自绝财路的承诺,则足够堵住人们的悠悠众口。

这种决绝的自证方式像什么呢?电影《让子弹飞》里,六子为了证明自己只吃了一碗凉粉,果决地用刀把自己的肚子剖开,然后拿着碗,盛着血肉模糊的一团东西向围观的民众高声喊:“看见了吗,看见了吗,是不是只有一碗?是不是只有一碗!?”罗玉凤现在把钱捐出来,还禁绝了自己赞赏功能,只想告诉别人,看见了吗,我没有要骗钱敛财,是不是这样?

在电影里,用肚子破裂自证的六子最终流血而死,却没有人关心他到底吃了几碗凉粉;而凤姐作出两个决定,并自称不是在证明什么,只是维护自尊,但在网络上,依然不乏“文章里这个表弟是谁很可疑”“炒作,更高明的炒作而已”“又一个罗尔吧”这样的声音,没人真正关心她到底做了什么:怀疑别人所做的一切都别有用心,这样的凉薄的确令人寒心。

但我想用一个词来形容罗玉凤:高贵。这个词在以往,专属于王公贵族、名流大胄,他们在社会金字塔的最高层,掌握最多最核心的资源,因为物质、出身、血统,辅以专属的衣食住行生活方式,成为世人仰视的对象。而对于一个以出丑、炒作获得名声,发迹史并不荣光的过气网红来说,这原本是一个缪赞。但在这件事情上,透过她那不卑不亢的叙事、不容污蔑的自尊心和不顾一切的勇气,我真的看到了高贵的光芒。

意大利作家维尔加说,高贵的出身是一种凑巧的事,高贵的德行则需要勇气。衡量一个人行为的价值,不在于其具体的多寡高低,而在于当事人作出这种行为的代价与需要付出的勇气:对于很多高收入的亿万富豪而言,捐款20万并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但对于一个依然被人认为是搏出位、在美国底层挣扎、做美甲师糊口的女屌丝来说,作出这些决定,并不容易。如果我们对一个人不计成本维护自尊和无条件利他付出依然在揣测动机,需要反思的是内心不友好与恶意。

也许,对于很多人而言,当初行为出格、言论失序,似乎为出名可以不顾一切的罗玉凤,是根本不用在乎名声,更无需维护什么自尊的,她的一切行为无非是获得更大的经济收益罢了。这种纯自利经济人假设,在罗玉凤剖腹式自证的举动下,还不能破灭吗?承认了吧,有的人就是在意自己的自尊,愿意付出最大的代价,即使她是我们曾经瞧不起的罗玉凤。而扪心自问,多少人在相同境况下能够有勇气作出同样决定?

罗玉凤不会因为捐款、自证,成为什么道德楷模,成为励志典型,成为成功典范,她的很多往事,无法洗白,也无心洗白。但是,我们并不渴求一个完美的英雄,而更需要有缺陷不足,但闪耀人格光芒的真实个体。如果发求祝福文章的罗玉凤在说,“我不认命”,那作出两个决定的罗玉凤则是在说,我也有自己的骄傲。抛开一切误解成见,这些都是值得每个普通人去追求的美好品质。

相比之下,罗玉凤比那些唯利是图、见钱眼开,以最大恶意揣测他人的家伙要高贵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