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关于月亮的禁忌

2017年07月24日 心情故事, 生活常识 暂无评论 阅读 264 次

“许多人可能认为,少了月亮,对我们的影响不像失去太阳那么大。但越深入了解地球生物与月球间的关系,越觉得失去月球对生物而言,兹事体大。月球有助于稳定地球,防止地球上的季节变化过大。如果没有月球,地球生物的演化将出现完全不同的结果。德国著名跨领域作家贝恩德·布伦纳的著作《月亮:从神话诗歌到奇幻科学的人类探索史》一书,融汇了人类关于月亮的文化、艺术和历史,展示了人类探索月球的艰难征程。本文节选自该书,北京联合出版公司供稿”
月球效应之谜

没有人能否认大气对人体的影响。日光持续的时间和强度,与季节息息相关,接触太多时不仅会灼伤我们,还会影响我们的情绪。打雷和闪电可能引发强烈的恐惧和造成伤亡;大气压力极端变化可能使肺脏塌陷;此外,现在也已经证实,季节和出生率及死亡率有关。然而,月亮是否确实会影响人类的生理状况?如果会,影响程度又有多大?

有不少民间传说,探讨月亮对人类生活中各种现象的影响。举例来说, 根据19 世纪流传至今的德国民间传说,借着月光工作的人,可能会被看不见的手打耳光,甚至可能失明。另外在工业革命之前,穷人常在夜晚使用纺车,这种举动被认为织出的布料将会没有价值,极端迷信的人甚至认为,这样纺出的线将会编成绳子,最后缠在亲人的脖子上。在午夜晾衣物据说会使布料破损,或使衣物吸收有毒的露水。月光不可以照到夫妇床上,被月光照到就不会有孩子,因为在这种状况下怀孕注定会流产,或生出有精神病的小孩。如果朝月亮小便,眼睛可能会严重肿胀;如果朝月亮呕吐,嘴巴可能会出疹子。在月光下跳舞,尤其是紧紧相拥时可能很危险,因为地壳受月光照射时特别薄。此外,舞者的脚点地时,可能造成震动,吸引地下的鬼魂。

这些迷信当然不是欧洲特有的传统,而是在全球各地文化中都看得到。有一句菲律宾谚语,在满月下沐浴可能造成精神错乱,而在新月下沐浴则可能死亡。在某些瑜伽传统中,满月和新月期间都是假日,因为实行者认为,此时太阳和地球的相对位置会释放异常的能量。满月的能量,据说与吸饱气时相当。一股向上移动的广阔力量,使从业者感到情绪激动而非基础稳固,活动起来较为困难。在现代印度,有些医师认为,渐亏的月亮可能助长疤痕产生,因此不愿意在月亮渐亏时动手术。关于月亮的禁忌还有很多。举例来说,有些文化认为新月期间不利于做生意。

月亮盈亏与精神疾病

在西方文化中,有些人宣称人类能变化成狼人、狼或其他动物,做出许多凶猛的行为,有时还会吞吃生肉。想当然耳,满月高挂天空,月光直射目标脸部的夏日夜晚,特别容易引发狼化妄想(lycanthropy)。1977 年, 哈维·罗森斯托克(Har vey A . Rosenstock)和凯文·文森特(Kev in R . Vincent)曾在《美国精神病学期刊》(American Journal of Psychiatr y)上,详细叙述一位49 岁已婚女性的案例。

这位女性在月圆时,会想象自己是一头狼,变得性欲极强、有同性恋冲动,此外还有“难以抗拒的恋兽癖和强迫性自慰行为”。这个案例现在听来相当怪异,甚至让我们感到好笑。今天,极为少见的狼化妄想症据说主要源自精神分裂症或躁郁症,不过正经的学者极少认为它和月亮有关。还有一个关于月亮的神话,可能和中世纪狼人信仰有关。有些人宣称,如果希望头发长得粗厚浓密,那么最好在月圆时修发或剪发;如果在新月时剪发,头发可能会长得很快。

我们曾经看过,好几种医疗占星术认为人类病痛和月相有某些关联。尽管现代科学发现的因果关系证据极少,有些人依然坚持寻找这类关联,尤其是在心理健康领域。

1808 年之前,声名狼藉的伦敦“ 疯人院”(Bedlam Hospital),会在某些月相期间以铁链束缚和鞭打收容人,防止他们出现暴力行为。瑞士医师约瑟夫·达坎(Joseph Daquin,1732—1815)是公认的精神病学先驱,连他都认为,精神病院收容人确实如同lunacy(精神失常)的字面所述,症状在月圆之夜格外明显。尽管现在看来这些观察结果一点也不“科学”,但反映了作者心中的强烈印象。

1842 年的《精神失常法》(Lunacy Act)界定,精神失常被界定为一个人“在月圆期间出现失常行为”。依此来定义身体状况并且出现在法律条文中,代表当时的人必定普遍相信月亮对人有影响。

连语言也反映出这样的迷信。有许多印度日耳曼语言错把精神失常和月亮联结在一起,例如英文的lunatic( 疯子)、loony( 发疯) 或moonstruck( 发狂)、意大利文的lunatico(喜怒无常)或西班牙文lunático(疯子) 等。意大利文成语 avere la luna( 字面意思为“ 拥有月亮”)和法文成语 avoir des lunes,意思同样都是精神崩溃。德文中代表“情绪”的laune源自luna,意味不断改变的状态受月相影响。莎士比亚也在《皆大欢喜》(As You Like It)中提出类似的说法。在剧中,罗瑟林称一个苦恼、困惑、绝望地迷恋的男孩,“只是个反复无常的(moonish)年轻人”。尽管现在我们已经知道这些说法都不正确,但幻想和事实之间的界线,仍然不甚分明。

月亮盈亏与睡眠

在某些例子中,这些错误想法往往根深蒂固,让我们把这些想法当成常识。举例来说,传统说法往往认为,满月可能干扰深层睡眠阶段。但真是如此吗?有些彻夜无法成眠的人,或许是后来才发现当时是满月,有些人宣称被满月的月光照醒。现在已经证实,光对睡眠时的活动模式有影响,但我们接触强光时的最初反应,应该是翻身或盖住自己的脸。

许多这类例子,其实只是心理学说的“自我应验预言”,也就是:在某种程度上,如果我们期待某些事件发生,它就真的会发生。如果把这个逻辑套用在这个例子上,一个人如果原本就相信满月会干扰睡眠,或许就会选择性地排除没有满月但仍然失眠的记忆。让相信这个关联的人睡不好的因素,会不会是“知道”有满月这件事本身?失眠的原因可能很多,甚至可能象征严重的健康问题,因此对某些人而言,把失眠归因于满月,或许是个可以接受且让人安心的解释,不过也可能相当危险。

许多项跨越国籍和文化的研究,试图寻找月相和睡眠形态间的关联,其中绝大多数一无所获,但有少数例外发现可能有些微关系存在。2006 年一项在瑞士郊区进行的研究,共有31 名志愿被试,时间为6 星期,其中包含两次月圆。研究人员发现,被试人的睡眠时间随月运周期,而有少许改变,满月时为6小时41 分钟,新月时则为7 小时。此外,也有证据显示,被试人早上感到的疲倦程度与月相有关。参与者在满月时,感觉比较疲倦。同样的,研究参与者一定知道目前的月相,而这可能使他们预期自己会睡得较好或较差,所以这些结果称不上正确。

还有一个经常跟满月联想在一起(但缺乏确实证据)的现象,是梦游。梦游是一种并发症,患者“陷于”睡眠之中,通常是前三个睡眠循环期间。患者意识或许不完全清楚,但能做起床和穿衣等日常事务。第二天,梦游者通常不记得自己夜间起来做了什么事。在极端状况下,梦游症患者起身后,可能会为了确定方位而被光源吸引。一般印象中典型的梦游场景是:患者会爬上屋顶,试图更接近光源但常徒劳无功,而这个光源通常是月亮。

早年人工光源还不是随处可见时,月光或许确实会干扰睡眠,就像现在晚上开着灯,或没有遮蔽的窗户外有路灯的话,会干扰睡眠一样。此外,睡眠长时间连续受到干扰,当然会对心理幸福感造成负面影响。然而,月亮现在对大多数人而言,不是主要光源,所以不太可能对睡眠造成明显影响。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查尔斯·雷森(Charles Raison)甚至主张,坚持相信“月亮会影响精神状态”其实就是一种“文化化石”,并进一步表示:“这是对于已经不存在的实际效果的记忆。月亮以往或许能影响大脑运作,但现在这种力量已经消失。”

其他的穿凿附会

月亮是否还有其他力量可能影响我们?月球的引力能牵动辽阔的海洋,而人体又有3/4 以上是水,那么,月亮是不是也会直接影响人类?心理学家阿诺德·利伯尔(Arnold L . Lieber)在他的大众著作《月球效应》(The Lunar Ef fect:Bidogical Tides and Human Emotions,1978)中曾经如此表示,但当时的科学家已经争论过这个说法。天文学家和宇宙学家乔治·阿贝尔(George O. Abel l)曾经做过一次奇特的计算,发现一只蚊子对我们的肩膀施加的引力,比月球还大。另外还有人说过,月球对我们的引力,比距离我们6英寸的建筑物墙面还小。最重要的一点是,海水不受局限,而人体中的水则是位于组织内部,而组织可阻隔月亮的潮汐力。

另一个从18 世纪流传至今的普遍想法是, 特定月相、月经循环和繁衍能力互有关联。月经(menstruation)这个词源自mensis,而mensis 意为“月分”,当然也跟月亮有关。不过语源和因果关系是两回事,两者间有决定性的差别。一般月经周期是28天,每位女性每个月各不相同,但阴历月的长度则一定是29.53 天,因此差异相当明显。两者时间长度雷同似乎只是巧合。目前也还没有可信的论证,足以说明自然选择为何偏好以阴历月为单位的繁衍方式。此外,灵长类动物的发情周期,和人类的月经周期相仿(大约是25~35 天),因此我们会猜想其他哺乳类动物也和月运周期同步。

相反的,老鼠的发情周期大约是四五天,大象则是16 个星期。然而有些研究发现了一些有趣的关联。举例来说,一项有826 位女性参与的研究发现,月经来潮常出现在新月时。另一项针对纽约市内14万个分娩案例进行的研究显示,下弦月期间的繁衍力略微提高。另一方面,一项在非洲西部马里共和国多贡村(Dogon)进行的研究,则显示月亮对月经没有影响,而且这些村民没有电灯,晚上大多待在室外接触月光。

女性生活在一起时,月经是否会同时来潮?某些环境中的某些女性确实有这种现象,但严谨的科学研究并未发现这与月亮影响相关。有没有可能是确实有一些节奏受到月运周期的影响,但却被文明扰乱或遮掩(更精确地说是受室内电灯影响)?这种理论看似有理,不过地球上其他哺乳动物的繁殖周期跟月运周期并不同步。

这些证据表明,传统说法俯拾皆是,极难破除。举例来说,我们知道,一项研究若是发现月相和某个现象有少许关联,通常会相当受到瞩目,仿佛证实了我们的直觉。例如意大利生物数学家和妇科医师们,就曾经研究月亮位置和分娩日的关系。他们为了避开先前研究中遭遇的困难,把研究对象集中在20 世纪90 年代初的3 年期间,在意大利马尔凯(Marche) 地区法诺市(Fano)某所医院的自然足月分娩病例。尽管他们观察到“统计上有意义”的关系,但发现这个关系“太过薄弱,无法用以预测分娩频率最高的日子”。但这类预测能力,正是妥善运用医院资源的必要条件。

即使是能找出一般人难以察觉的细微现象的严谨科学研究,发现的月球效应也十分薄弱,不足以影响我们的日常生活。然而这些想法依然存在。在美国北卡罗莱纳州进行的另外一项研究,同样以分娩和分娩并发症为对象。这次研究观察了1997 年到2001 年间的56.4 万次分娩案例,未发现分娩频率和月相之间有任何关联。

这类迷信,或许部分得归咎于传播媒体。关于这类“月亮效应”的娱乐性趣闻,不论是否经得起仔细检视,都能引起大众兴趣,进而广为流传。不够耸动的研究结果,则难以获得媒体青睐。举例来说,1997 年,J.M. 古提雷兹贾西亚(J. M. Gutiér rez García)和F. 图谢尔(F. Tusel l),研究了西班牙马德里解剖鉴识研究所的近900 件自杀案例,并未发现月运周期和自杀率间有明显关系。美国和加拿大的伊凡·凯利(Ivan Kel ly)、詹姆斯·罗顿(James Rotton)和罗杰·卡弗(Roger Culver)等心理学家,则仔细审视了一百多项月球效应研究,从而有了更清晰的认识。

他们分析了许多现象,包括杀人案发生率、交通事故、警局或消防队求救电话、自杀、绑架、刀伤,以及其他各种异常行为案例,认为这些研究并未发现这类事件与满月或其他月相间有确实的关联。还记得这类报道在报纸和网络上掀起的风波吗?——如果月圆时没有不寻常的事发生,就不算是篇好报道!

认为月亮影响人类生活的想法,已有很长的历史。由于这类想法经常出现在伪科学书籍和其他大众刊物上,所以短时间内,很难被更接近实际的说法取代。不过科学家和聪明的一般大众,必须持续质疑这些代代相传的说法。罗素·福斯特(Russel l G.Foster)和里昂·克莱兹曼(Leon K reitzman),曾提出许多关于生物节奏如何影响地球生物的深入见解,但他们也提醒我们:“尽管许多人相信,我们的心理健康和其他各种行为可能受月相左右,但目前没有确实证据证明,月亮确实能影响我们的生理状况。”

或者可以换一种说法,正如大众天文学家鲍伯·博曼(Bob Berman)所说的:“如果关于月亮影响力的说法都是真的,那么,我们应该是受外层空间控制的一群疯子。”

给我留言

Copyright © 浩然东方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 07032740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