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乌克兰骗子“奖”世界,为何中国企业最上当?

2017年07月28日 奇闻轶事, 心情故事 暂无评论 阅读 279 次

乌克兰父子假冒牛津名义十余年卖出数千奖项
来源:新华社 2017-07-25


英国媒体24日曝料,一对乌克兰父子从2000年起,假冒英国名校牛津大学下属机构,给全球多个国家的许多机构、个人“颁发”数千奖项,向“获奖者”收费非法牟利。英国《泰晤士报》报道,乌克兰人伊万·萨沃夫曾在英国牛津布鲁克斯大学就读,但是这所学校与著名的牛津大学并无关联,只是都位于英国牛津市。萨沃夫与父亲安东共同“创立”名为“欧洲商业大会”的组织,并号称这一组织隶属牛津大学。
英国媒体24日曝料,一对乌克兰父子从2000年起,假冒英国名校牛津大学下属机构,给全球多个国家的许多机构、个人“颁发”数千奖项,向“获奖者”收费非法牟利。
英国《泰晤士报》报道,乌克兰人伊万·萨沃夫曾在英国牛津布鲁克斯大学就读,但是这所学校与著名的牛津大学并无关联,只是都位于英国牛津市。萨沃夫与父亲安东共同“创立”名为“欧洲商业大会”的组织,并号称这一组织隶属牛津大学。
2000年,他们开始向外“颁发”国际苏格拉底奖、维多利女王纪念奖、欧洲质量奖、最佳企业奖等众多名头的奖项,向“获奖者”收取2000至9300英镑不等(约合1.75万至8.17万元人民币)的“管理成本费”。
该组织在乌克兰和牛津市都有办公室,萨沃夫当年的大学老师约翰·内丁斯成为“门面”,租用牛津市政厅等场所向“获奖者”授奖。


“欧洲商业大会”的前雇员告诉《泰晤士报》,他们在互联网上四处寻找目标人群的电子邮箱地址等联系方式,以发邮件、打电话方式通知对方获得奖项提名,如果对方表示出兴趣,他们就会提出收费要求。
一名前雇员说,“中东地区、东欧和俄罗斯”是主要市场,因为那里依然有花钱买荣誉的观念。另一名前雇员说,花几千英镑“就能把牛津(大学)奖项挂在墙上,这价格并不算高”。
为撑门面,“欧洲商业大会”还付费邀请英国地方政府前官员等人出席活动。除了颁奖,他们还举办名为“领导人峰会”的会议,甚至拥有自己的电子“学术期刊”。
“欧洲商业大会”还作出规定,只允许“获奖人”在得奖后5年用得奖事迹做自我营销和推广。十几年来,买奖的人源源不断,有一些甚至使用纳税人的钱为自己或所在机构买奖。
《泰晤士报》报道,2013年,葡萄牙两名市长、费尔南多·鲁阿斯和若泽·达库尼亚·科斯塔用公款购得“最佳城市奖”。鲁阿斯现已是葡萄牙议会议员,他承认曾为奖项交纳“注册费”,因为他当时认为奖项“真实可信”。
对于《泰晤士报》的采访要求,萨沃夫和内丁斯都未作回应。一名牛津大学发言人说:“我们可以确认,‘欧洲商业大会’不属于牛津大学,与牛津大学没有关联。对这家公司我们不作评论。”(郭倩)

乌克兰骗子“奖”世界,为何中国企业最上当?

乌克兰的伊万·萨沃夫读的一所大学叫做牛津布鲁克斯大学,他老兄发觉这个大学虽然与牛津大学无半毛钱关系,但容易让人混成牛津大学,便从里面发现的商机。2000年,伊万与父亲安东“创立欧洲商业大会”,用一些含混的其实也没有多少技术含量的,有心人一查就能识破的手段,宣称这个组织隶属牛津大学,便开始全世界售卖各种奖项了,设有国际苏格拉底奖、维多利女王纪念奖、欧洲质量奖、最佳企业奖等。这类奖项挺能糊弄人的。当然,这要说“颁奖”,而不是售卖,但每个“获奖者”要交纳2000至9300英镑不等的“管理成本费”。以现时英镑汇率,约合人民币1.7万到8.2万元。

萨沃夫父子的这门“奖”生意,原本经营惨淡,但自从打开中国市场后,就一下子咸鱼翻身,生意兴隆了。自2000年以来,他们已经卖出了数千个奖项,估计获利数百万英镑。有意思的是,中国知名的拥有国企背景并且最早隶属于国家能源部,后历经电力部、国家电力公司,长期代表国家从事新能源技术研究与开发,国内最早开发风电的专业化公司——龙源电力,竟然也是其重要大奖获得者,并且直到记者踢爆这项骗子奖之时,人家龙源电力依然以此奖为傲。

龙源电力是2011年3月,在英国牛津大学欧洲商业协会(EBA)主办的部长级会议——“2011年能源峰会”上,勇夺了乌克兰萨沃夫父子“颁发”的国际“最佳企业”奖,时任公司总经理也获得了“年度经理人”称号。“欧洲商业协会”(EBA)正是“欧洲商业大会”的另一个称谓。龙源电力介绍说,此奖项的提名是根据EBA研究部门对企业经营活动信息、数据统计的研究结果并结合EBA合作伙伴的推荐而产生的。文章称EBA认为,龙源电力具有创新性、竞争力,有远见卓识,在中国新能源产业中居于领导地位。

萨沃夫创立的这种“牛津奖”,就是缴钱就得奖。这种奖对“得奖者”来说,当真很实用。因为那云里雾里的,一般人哪里搞得清楚?就是已经有了对其揭露性报道,很可能仍有一些企业与个人以此奖作炫耀资本。说真的,现如今,由信息轰炸形成的信息疲劳和众人逐渐养成的懒得较真习惯,这许多欺骗都有了重复性与持久运作空间。相关人等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也就会为此搞得挺乐呵的。

这其中,有一个最大的疑惑,那就是为何他们的奖项价格可以从2000至9300英镑差距那么大呢?那就看是谁要买这个奖了。如果小型私企,舍不得花钱,那就少收点吧。如果是暴发户或国企之类的企业不差钱,那就多收点,某些人还可以从中吃点回扣。那为什么类似龙源电力之类的大企业也需要此“奖”来充门面呢?那就很难回答了。因为这类企业就常常有不可思议、不可理喻、不可解说的特征,能够让人佩服得“无语”投地。

说穿了,中国企业与企业家“上当”不是准确的表述。严格地说,萨沃夫父子也不是骗子,而只是专门出售一种文化道具。他们的产品性质,与魔术店的各种道具类同,就是可以明确地告诉你,这玩艺是专门用来忽悠他人与庸众的。萨沃夫父子的聪明在于,他们的山寨牛津的“欧洲商业大会”,可以依托真牛津而产生特殊的仿制仿冒价值。众所周知,零售价13000至20000美元的百达翡丽表,山寨货一两千人民币,也是卖得出去的,尽管普通手表百来元也可以买到。

企业需要那种忽悠奖不真是为了骗自己,而是为了在客户、政府官员等面前包装自己,企业的当家人需要那种忽悠奖,有可能是为也给自己一个安慰奖,但更多的可能还是为了升官发财的包装。尤其是某些国企当家人,有了某个“大奖”,就代表了一种政绩。只要当年不被揭露而丢丑,过了几年,也就没人追究了。若他有了更高的职级或者转职到政府当官,那就更没人敢质疑了。
来源:原创 航亿苇 人生茶馆

给我留言

Copyright © 浩然东方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 07032740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