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租一族”崛起,租来的是实惠还是贫穷

2018年06月14日 心情故事 暂无评论 阅读 53 次

时下,越来越多的年轻人选择过上‌‌“租‌‌”生活。从房子到车子,从服装到电脑,甚至宝宝的玩具、婴儿车,全都可租。

一些新晋爸妈表示,自己从来不给孩子买玩具,租来的玩具不仅花样繁多、价格便宜,最重要的是比较放心,且不占地方。据了解,通过租赁,他们一年花费四五千元即可替代大几万元的购买支出,广阔的市场也直接引爆了互联网租赁生意的红火。(6月6日北京青年报)

通过‌‌“租‌‌”,确实可以用最少的钱获得最大的满足。可是也有人反驳到,如果买得起的话谁会选择租。那么,‌‌“租‌‌”生活租来的到底是实惠还是贫穷呢?

媒体怎么评

石城客发表在北京青年报上的《‌‌“‌‌”生活让时代镜像更精彩》一文认为,‌‌“‌‌”一族的崛起,代表着绿色消费深入人心。

‌‌“‌‌‘租’生活的流行,说明绿色消费日益深入人心。简单一盘算,就知租比买更节省。有人算了一笔账,如果享受到某种生活,选择租大概花四五千元,而买则需数万元,因此有人说,‌‌‘虽然我的收入不高,但我愿意在生活品质上投资,对生活有一定要求,租这种方式正好满足了我’。对于个体而言,‌‌‘租’生活既保持了生活质地,又节省了开支。而对于这个社会来说,‌‌‘租’生活也有深远意义。日前,生态环境部、中央文明办等五部门联合发布《公民生态环境行为规范(试行)》,其中明确倡议‌‌‘节约能源资源、践行绿色消费’。‌‌‘美丽中国,我是行动者’,有规范也有示范,‌‌”租‌‌“生活不正彰显了绿色消费?‌‌”

张涛发表在东方网上的《‌‌“租一族‌‌”崛起是社会进步的体现》一文则认为,‌‌“‌‌”生活的兴起,体现了社会信用体系建设的进一步完善。

‌‌“以前租赁行业发展,长期受到押金的制约,尤其贵重物品租赁,往往需要用大额押金作为担保,有时押金甚至比商品本身的价格还要高,进而把许多用户挡在门外。人们大都是买不起才租,既然要交的押金都能把东西买下了,那只能是买不起也租不起。近年来,‌‌‘租’生活的兴起,很大程度上得益于社会信用体系建设,解决了押金难题。许多互联网租赁平台都接入了芝麻信用等信用体系,信用分达到一定标准就能享受免押金租赁,信用分更高的还有额外优惠。这就有力消除了用户的心理门槛,最大程度地提升了共享的可能性,还可以反过来促进信用体系建设。‌‌”

朱昌俊发表在河北新闻网上的《‌‌“租一族‌‌”崛起,消费理性不能丢弃》一文中则提出,‌‌“租一族‌‌”时代的来临能减小消费能力对个人消费行为的限制,也能弱化社会地位的判断标准。

‌‌“消费主义社会中,消费习惯和消费能力,成了区分社会群体乃至阶层的一个主要标准。但随着‌‌‘租一族’时代的来临,这个标准或将被弱化。因为只要花费更少的钱,就能缓解过去大部分人‌‌”想买不能买‌‌“的尴尬,这意味着消费能力对个人消费行为的限制更小了,对应的是以消费习惯判断一个人的社会地位和阶层,将越来越‌‌‘失真’。这对于削弱社会上的消费攀比,未尝不是好事。‌‌”

编辑有话说

说‌‌“租一族‌‌”的生活方式代表着绿色消费、理性消费固然有道理,不过,有多少人会真心喜欢这样的生活呢?有人就直白地说道,之所以选择租,那还是因为穷。

无可否认,‌‌“租‌‌”生活确实逐步在年轻人中流行起来,对他们来说租赁并不是什么让人瞧不起的事情。来自蚂蚁金服的调研数据显示,有73%的用户对租赁持开放态度,其中一、二线城市人们更乐于接受租赁。‌‌“租一族‌‌”的典型用户画像是95后,学历高,未婚无房,他们大多是学生和白领,年轻,喜欢尝试新鲜事物,紧跟潮流时尚。

而且这种消费方式的流行,也带来了租赁市场的发展。比如说玩具租赁商家玩具超人,目前其在北京和上海站拥有6万至7万件玩具,每个月基本有7万件次的出租率,也就是说有部分玩具在一个月内可以租出去2次或更多,一些比较畅销的玩具,已经被出租上千件次。

商品最终还是为了满足消费者的某种需要,相比于花光积蓄甚至贷款去购买,如果通过租赁也可以获得同样的满足,甚至享受到更好的生活品质,那这样的选择也未尝不可。可是,有多少‌‌“租一族‌‌”是心甘情愿地选择过这种‌‌“租‌‌”生活的呢?

房子太贵了,那就租一间吧;衣服包包不够大牌,那就租一套吧。这种方式虽说可取,但总像少了点什么,甚至有点退而求其次的感觉。相较于租租租,买买买无疑更能打动人心。如果可以拥有,谁会愿意选择借呢?有网友就形象地说到:‌‌“有钱买却选择租,那叫生活;没钱买所以才租,那叫生存。‌‌”

事实上,‌‌“租‌‌”生活的流行,也可以说是一种消费降级。所谓消费降级,即在功能相同或相差很小的情况下,有便宜的就不买贵的;在不降低生活质量的前提下,不去为没有实用意义的溢价买单。这种消费降级其实早就有所表露了,不少年轻人已经开始过上极简主义的生活,能少花钱就少花钱。而拼多多、名创优品、闲鱼这些商家,也正是摸透了年轻人的心思,逐渐变得火热起来。消费的降级,说明了人们的消费更加趋于理智,不过这种降级的背后,其实也饱含着不少人的无奈。

过去很多人是追求只买贵的不买对的,拼命赚钱买。而现在,对不少年轻人来说,房贷、医疗、生育、养老个个都是压在头上的大山,既然收入有限、能力有限,能不买的就干脆不买了,选择租也是可以的。

不过有些东西,可能连租都成了一种较大的负担。根据上海易居研究院2017年发布的《50城房租收入比研究》,全国50个城市超7成房租相对收入较高。其中北京、深圳、上海、三亚等4个城市房租收入比高于45%,不少人的房租可能要花去收入的近一半。

消费不仅仅是一种行为,其实也展现了背后的心理现状与生存现实。不论是早先‌‌“隐形贫困人口‌‌”为了撑起场面选择‌‌“月光‌‌”,还是现在‌‌“租一族‌‌”为了实惠选择过‌‌“租‌‌”生活,这种消费升级与降级的背后,也夹杂着某些无法排解的焦虑与辛酸。选择绿色消费固然是好,可是如果这‌‌“租‌‌”生活是被迫过上的,这‌‌“租一族‌‌”只是贫穷的另外一种清新脱俗的说法,那它可能不过是没钱没房时的自我安慰罢了。

 

给我留言

Copyright © 浩然东方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 07032740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