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别费那个劲了,成年人是说服不了的

2018年08月02日 心情故事 暂无评论 阅读 96 次

王尔德说他喜欢自言自语,这样就不会和人辩论。这是一个好的习惯。有很多人喜欢辩论,很努力地去说服别人。我觉得这是最无聊的事。成年人很容易被睡服,但是很难被说服,真的,和我小时候的认识正好相反。

现在一些群,基本没法呆,因为一发生大事就总要站队,然后总有人想说服别人,摆事实讲道理,操碎了心磨破了嘴。这基本上是痴心妄想。因为人一旦长到成年,思想就定型了,智商就固化了,他信的事情会恒信,不信的会恒不信了,你再怎么说服也没用。

我主业是读金庸,武侠小说里我只看见打服的,很少看见说服的。比如有JJ强还是没有JJ强?对于这个问题,令狐冲和岳不群谁也不可能说服谁,只能掏家伙打一架。

南帝一灯大师那么会说教,黄药师能背诵那么多诗歌词赋,也很难看见他们成功说服了谁。黄药师和周伯通两个关于婚姻的看法就有分歧,一个觉得娶老婆挺好,一个觉得娶老婆是最傻叉的行为,最后还不是谁也说服不了谁,只能互相吐口水。

这个世界上,所有的意见不同,大致都是两个原因,一是智商不同,二是立场不同。关于第一种之前讲了,人到了成年智商就基本上固化了,该聪慧的基本就聪慧了,该无知的也基本就无知了,鸡同鸭讲讲不到一起的。你想像一下黄药师和柯镇恶因为武学问题吵起来了,互相都觉得对方是傻叉,这咋说服?

对于第二种,立场不同,也很难去说服。一个人的观点往往是他立场和情感的投射。设想两个聪明人,为了养狗的事互相说服半天,引经据典,从孔子说到莱布尼茨,其实本质是一个人养狗一个人不养,立场不同,看法也就不同,你说这咋说服?

又或者,一个人一直很穷,于是认定资本万恶,富人都特么为富不仁;一个人很富,于是认定人穷都是活该,是偷懒没本事。这俩人遇见了,你说咋说服?

最近的例子,关于刘瑜对METOO的言论,人们分歧那么大,其实很多无非是个人立场和情感的投射不同。比如一个男士死捧刘瑜,除了刘瑜别的啥书都不看,一个女士很讨厌刘瑜,一看中年男人们捧她就来气,俩人互相咋说服?

只有等到立场不同了,你不用说他自动就服了。令狐冲要是切了小JJ,自动就会觉得《葵花宝典》很好了,谁说宝典不好他跟谁急。这种例子我身边倒也很多。

所以,统统都得向我学习。我就不说服。在国外的时候我和朋友一起住,他不吃转基因,我吃,我们互相不说服,所以就很和睦友爱。还有的朋友很偏爱中成药,我基本不吃,去药店也不买,但是我们互相不说服,所以关系也还不错。大家互相理解,求同存异。

你看我虽然也写东西、也写书,我也基本不说服的,对于那种特别傻的也不,我只是挖苦和讽刺。因为你没有让他们聪明起来的义务,鲁迅爷爷都干不了的事为什么你干啊。你只用站在智商的高地上看着他们就是了,享受让他们感到羞辱和刺痛的乐趣。

 

给我留言

Copyright © 浩然东方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 07032740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