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好一碗汤饭

2019年12月03日 生活常识 暂无评论 阅读 52 次

 

来源: 美象府

隔夜的饭,凉在锅里,翌日清晨,兑入开水,没过米饭,然后大火烧滚小火焖之,直到水饭交融,锅底的火成就剩饭和水的一段好姻缘,吃了之后,热乎乎的,若是冬日,是贴心贴肺的暖。

汤饭可以物尽其用,前一日剩了菜汤,用汤直接炖饭,烧出的饭滋味更佳。或用新鲜的青菜叶,剁碎,与饭同烧,比隔夜菜汤烧饭更有风味,青色入目,清香扑鼻。

儿时,我们常吃汤饭。我嗜辣,将水磨辣椒舀进饭里,满碗红艳,辣得嘴里发出咝咝声,一碗饭下肚,身上发了热,额头有了汗,那叫一个过瘾。熬了猪油后,有一段开心时光。母亲会在我们的碗底埋一小勺猪油,猪油在滚烫的汤饭中融化,油香打头阵,我们用竹筷一搅拌,让油和米充分厮混,就成了一碗油亮晶莹的猪油汤饭。

兑点水泡着吃,是直截了当的解饿。周作人十四岁时跟着宋姨太从绍兴来到杭州,他在回忆中说,一天的饮食,是早上吃汤泡饭,因为早上起来得晚,将隔夜的剩饭开水泡了来吃。最苦的时候连汤泡饭没的吃,只好挨饿。关于汤饭的回忆,是一段寂寞少年心。

配汤饭的菜亦有讲究,不须大鱼大肉,也不必像正餐一样四菜一汤。配汤饭的菜,在于少而精,盛于小碟中,吾乡统称‌‌“小菜‌‌”。腌韭菜、雪里蕻、萝卜条、莴笋、豇豆之类,还把汤饭之水若换成茶,就成了茶淘饭。在我的印象中,红楼梦中才子佳人锦衣玉食,其实细细一看,他们原来也吃过泡饭的。四十九回中,宝玉赶着到芦雪亭拥炉作诗,在贾母处‌‌“只嚷饿了,连连催饭‌‌”,‌‌“宝玉却等不得,只用茶泡了一碗饭,就着野鸡瓜齑,忙忙的咽完了‌‌”。可以说吃得真是简洁明快,不知道是不是红楼梦中最简单的一餐饭。

秦淮八艳中,董小宛可是一位美女级的美食家,清《清稗类钞》中记载:‌‌“董小宛性澹泊,于肥甘食物,一无所好。每饭,以岕茶一小壶温而淘之,佐以水菜数茎、香豉数粒,便足一餐。‌‌”岕茶是明清时的贡茶,相当名贵。岕茶汤色柔白如玉露,茶香清幽,据说不会随着时间放久了之后而消失,而是越来越烈。想象米饭被乳香浮泛的岕茶所淘,茶饭共食,饭有茶香,满口噙香。

日本亦有泡饭,用的也是茶,写日式茶淘饭最传神的还是周作人,说日本用茶淘饭,名曰‌‌“茶渍‌‌”,以腌菜或泽庵黄土萝卜佐之,清淡而甘香。好友旅日归来说,在日本吃‌‌“茶渍‌‌”,饭里有白芝麻、海苔丝,或泡粒梅子、鱼片、菊花等,最后淋上适量的煎茶,是‌‌“温暖和煦之中有一点飘渺的甘甜,有一点隐约的苦涩‌‌”。有人说,泡的不是饭,泡的是小津安二郎的电影。

 

 

抢沙发
标签: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