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在网吧吃住玩了4年的大学生走出网吧4年之后

2017年06月01日 奇闻轶事 暂无评论 阅读 376 次

来源:上观新闻

靳爱兵在网吧住了4年,而今年是他走出网吧的第4年。如今说起“77哥”,这位早已远离舆论风口浪尖的新闻人物,或许人们已经记忆模糊。但这位从网吧里走出来的人,正在用自己的方式,和生活进行着一次艰难但必要的言和。他也想身体力行,带动更多人走上“脱网之路”。

今年是靳爱兵大学肄业第8年,种种迹象表明——他已同生活和解。

4年前终于发出的第一份求职简历上,他这样介绍自己:“因为挂科没能顺利从吉林大学毕业,有丰富的游戏经验。”

靳爱兵正面照。

2013年3月,靳爱兵在当地记者一次对大学北门“学苑”网吧的随机采访中被发现——昏暗的灯光下,77号座位里蜷缩着一位头发长长、衣衫老旧且有些气味的男生,他身边有一个破旧的行李箱。

据询问,他是2009年因为网络成瘾、挂科不计其数而肄业的计算机系学生,家在河北农村。记者发现时,是他待业住在网吧的第4年,切断了和家人乃至其他大部分的社会关系,也未谋得一份正当职业。

因为常年驻扎在“77号座”,网民给了他“77哥”的称呼。

而那次记者们的“搅局”在看似打破了他平静生活的同时,也给予了他走出网吧的决心。他也凭借着那次媒体报道,被一个IT公司的老总看中,在北京谋得第一份工作——软件开发程序员。

几个月前,靳爱兵决定和这家公司的十多位同事一起创业,在这家小小的创业公司中,他担任了软件研发部经理,手下有2位员工。

他笑称自己目前还是程序员中的“低收入”。靳爱兵现在租住在一个客厅打了隔断后的其中一间,月租金1500元。

恢复正常生活的靳爱兵这几年多了两个新爱好——“跑步、回复靳爱兵吧里的留言”。

靳爱兵说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起,百度贴吧里就有人建起了“靳爱兵吧”,一些和他一样有着网络游戏成瘾经历的人纷纷在这个贴吧中留言,“寻找靳爱兵”。靳爱兵也落落大方地尽力回复他们的提问和关切。

他告诉记者:“他们很多人都还没法儿一时间走出来,我能帮就帮一把。”

靳爱兵在网吧住了4年,而今年是他走出网吧的第4年。如今说起“77哥”,这位早已远离舆论风口浪尖的新闻人物,或许人们已经记忆模糊。但这位从网吧里走出来的人,正在用自己的方式,和生活进行着一次艰难但必要的言和。他也想身体力行,带动更多人走上“脱网之路”。

出网吧:大学里的“靳老师”,工作这4年去过约40多所大学

靳爱兵第一次向记者介绍自己现在的工作时,他描述为“教育行业”。不同于在网吧被发现时的“犀利造型”,他现在一头短发,一件白衬衫,一条米色裤子。“一个普通的公司上班族形象,总算是在人群里不扎眼了。”靳爱兵说自己最期待的就是“普通”。

他先后所在的两个公司的重要业务,均是为各大高校物联网实验室提供所需的软件和硬件配套。有时他也要作为主讲人,给实验室的老师和学生,对公司产品运用进行介绍。这种讲解,有时甚至是学生们选修“物联网”课程时,课堂讲授的一部分。于是,他便成了“靳老师”。

“他们的生活比我丰富太多了。”靳爱兵下了课,爱观察年轻学生谈论的话题,有时想起自己的学生时代,他有些羡慕他们。

靳爱兵刚上大学时,在行李箱一股脑儿塞进去了军旗、五子棋、象棋等一共七八套崭新的棋盒。他觉得:“大学生活就是应该一起共享、一起在集体活动中找乐子。”

但后来这些棋几乎被闲置,只在宿舍停电时才偶尔用上。让靳爱兵和同伴们觉得狂热的,是网络游戏。大一时,一位同学推荐了一款叫做“魔兽世界”的“上班式游戏”——每天下午6时,玩家准时集合在电脑前进入游戏状态,联网开战。

刚开始还犹犹豫豫的他,逐渐在这个游戏中寻找到了驾轻就熟、水到渠成的快感。一发不可收拾,学业全线崩盘。

毕业那年,“没有拿到毕业证却要硬着头皮去找工作”。这对于本身不擅长交际的靳爱兵来说几乎是致命性的一击。他不敢回家面对父母说出实情。他说自己“理所当然地钻进了网吧里”,“再重头来一次,或许也是一样”。

4年前靳爱兵在网吧。

“但是如果按照现在去大学里讲课沟通的交际能力,我早就应该从网吧里出来了,不会一直闷着。”靳爱兵对于自己的判断突然又有些矛盾。

他这四年因工作原因去过的大学中,也包括母校吉林大学。

第二次去学校,采访过靳爱兵的记者建议他回原来网吧看看。他径直来到自己的77号座前,看到位置上已有了别人。

靳爱兵向记者解释当年的“选址”:77号座靠窗、靠角落。坐在那个位置上,既不影响店里生意,也符合他“不喜欢嘈杂”的要求。

现在的靳爱兵,正扭转网吧那几年积累的“不大好”的生活习惯,强化着自己已经“走出去”的现实。

他原来在网吧练就了像骆驼一样,喝水少却不太容易口干的本领,这几年他一直强迫自己多喝水,买了一个保温杯带着走南闯北。

以前在网吧住时,他中午起床,凌晨入睡。但是多年白天日程安排紧凑的程序员生活,让他彻底结束了昼夜颠倒的生活。他甚至在早上8时以后就“很难睡了”。他在自己的手臂上几年佩戴着一个运动手环,在过去的大半年里,他以几乎每天步行1万步、晚饭控制饮食的方式减重7.5公斤。现在每天的晚餐,靳爱兵仅吃一些水果。

靳爱兵最近一次去吉林大学,是在2015年冬天。他发现自己住了四年的那家网吧已经关门了,取而代之的是校内学生档案的存放处。靳爱兵没有打听网吧的下落,他说:“我对它没有那么强的好奇心。”

给我留言

Copyright © 浩然东方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 07032740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