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假如生活欺骗了你,那就把它做成派

2018年04月30日 生活常识 暂无评论 阅读 35 次

吉本芭娜娜在《厨房》的开头就说到:

在这个世界上,我觉得我最喜欢的就是厨房,无论在什么地方,无论是什么样子,只要那里是厨房,只要是做饭的地方,我就不会厌恶。

确实,厨房对于一些人来说是超越出一个单纯的烹饪空间。它有着更重要的意义,比如表达,宣泄,甚至是自我疗愈。

最近看了一部影片《女招待》,它让我更坚定了厨房有治愈功能这件事情。其中一幕让我印象很深,女主人公Jenna在厨房一边哼着曲子一边做着派,她的身体跟着韵律和搅拌的节奏晃动着,眼神里流露着孩子才有的满足和享受。

但现实中,Jenna的生活可以说很糟糕。在一家小店做女招待,周围的同事也有着各自的烦心事儿,她还有一个控制欲极强、暴力自私的渣男老公Earl。Jenna摆脱这一切的唯一希望就是一场奖金不菲的烘焙比赛。然而,就在准备参赛前她发现自己怀孕了。

生活最喜欢给你一个希望大礼包,然后告诉你不好意思发错人了。如果你遇见了这样的情况,会如何应对。

Jenna的回应是跑去厨房做一大堆天马行空的派,比如‌‌“我不要厄尔的宝宝派‌‌”、‌‌“宝宝夜半歌声扰我清梦派‌‌”。

她因为做孕检认识了温柔的妇产科医生,并和他坠入爱河。她又顽皮地创作了‌‌“厄尔因外遇杀了我派‌‌”、‌‌“外遇有罪别让厄尔杀我派‌‌”。

她在离家出走又被老公抓回来躺在床上想出了‌‌“怀孕、悲惨、自怜的失败者派‌‌”。

看这部片很有共鸣的原因是我也有过一段灰色的人生经历。

前年的冬天,失恋、工作岗位调整、肺炎以及后遗症,轮番击倒了我。精神状态不好加上抗生素让我每天都恍恍惚惚食欲不振。有一天,我请病假躺在床上看《幸福的面包》,其中有一个面包发酵的延时镜头,恍惚间突然隔着屏幕闻到了香气,顿时来了精神,竟然虚弱地爬起来想去做面包。

我听着喜欢的电台节目,守着面团一点点揉出薄薄的筋膜,再慢慢发酵长大,最后沉溺在满屋的小麦香气中无法自拔。当然,我没有Jenna的创造力和豁达,我只想寻求一个情感宣泄的面团以及一个好吃的吐司。

其实,每个人都有自己版本的伤心故事,但并不是人人都可以用一个轻松的方式表达出来。我最喜欢的英国单口喜剧演员Simon Amstell,他的素材都是来源于生活的观察,他通过诙谐的艺术形式把其中不那么美好的一面坦露给观众。

大家都把悲伤和不堪藏着掖着的时候,Simon Amstell却在分手三天后,把这段故事作为素材放到节目里。我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还在心痛,但能直面伤痛,从来都是新生的开始,我将其视为真正的‌‌“英雄主义‌‌”

现在这个时代的人,都不太容易高兴起来。贩卖焦虑,和鼓吹你被同龄人抛弃,是一件很流行的生意。可我从未想过,要有什么巨大的成功,我渴望的是活成自己的模样。

我乐得纠结在自己的小世界里,喜怒哀乐,都是真实的,治愈自己,比什么都重要。

 

 

 

给我留言

Copyright © 浩然东方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 07032740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