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华裔姑娘坐火车被大妈吼“禁止说中文” 揭秘澳洲人究竟如何看中国

2018年07月03日 奇闻轶事, 心情故事 暂无评论 阅读 300 次
来源: TimeZone 

最近关于澳洲移民的消息可谓是瞬息万变,一类又一类的绿卡签证惨遭下刀。在澳洲留学固然是一件好事,学知识,看世界,体验更多的未知人生。

但至于是否移民,则见仁见智了。

01.jpg,0

01

我15岁来澳洲,如今已逾7年。

要说澳洲人怎么看待中国,这个不好说。

我就从一个在澳华人的角度,大略说说澳洲人是怎么看待中国人。

来澳这么多年,感觉澳洲人对待中国人都还算和善

还算

意思是哪怕有歧视,大部分都掩藏得很好,你根本看不出来。

每一位受教育程度高的澳洲成年公民,只要他/她愿意,你会觉得十分受其欢迎。

02.gif,0

欢快的语调,花一样的笑容,友好的握手和拥抱。

我生性多疑,总能从这些友好氛围中看出点不和谐来。

譬如看似充满欢迎的握手,对方紧握一下然后行云流水般向下微微一甩手腕,我的手就被这样一个肉眼不可见的微妙动作甩开了。

别人眼里,却是我先放开手。

动作无比熟练,仿佛一位深藏不露的武林高手。

我有时候也自我安慰,说不定人家无论对谁都这一套,才练就出如此神功。

其他教育程度相对不那么高的成年人

要么极度淳朴,对谁都好得不得了

要么颇为暴躁,碰到一点事就满怀尖酸、就地爆炸

打个比方,澳洲的公共交通上可谓充斥着人间百态。经常看到新闻报道上又出现了。

澳洲白人或是某土著少女,因为歧华而情绪上头、当场撒泼的消息。

华人从不主动搞事,但总有傻逼偏要来惹华人。

而当华人反抗时,却发现周围沉默的人越来越多。也不知道是大家都明哲保身呢,还是内心的某个角落在暗爽。

刚来澳洲的前几年,有一次我乘坐从墨尔本到Bendigo的vline长途火车,路途大概两小时。同行的还有我妈妈和我大姨。

因车上拥挤,就坐在了每一节车厢尾的残疾人座位上。火车经停某一站,上来个身体臃肿、一嘴酒气的中年妇人,一屁股坐上我身边的座位。

然后这一路上就特么坑爹了。

妇人大概喝醉了嘴就没有把门儿,拉着我絮絮叨叨、又哭又笑。我那时空有一颗愚善的心,没有避祸的意识,看她哭了就去拍她肩膀给予安慰。

简直是平地一声惊雷,安静的车厢内,妇人忽地嗷嗷大叫说do not touch me,一秒以后又特么抓着我的手开始哭泣。

哥们儿那你麻烦放开我的手啊。

03.gif,0

一路上被纠缠得不行。

车厢里如此安静,我拿我一生要吃的所有鸡蛋羹保证,所有乘客都知道这车尾正上演一场闹剧。

没有一个人站出来帮15岁的我拉开那个酒气上头的白人妇人,任凭我一会儿被恐吓一会儿被叨叨。

甚至,好多人为了不被打扰,带上了耳机听音乐。

我根本没有时间对我妈妈和我大姨翻译妇人说了什么,一直一直被纠缠。妇人甚至阻止我说中文,说在她的国家就要说她的语言。

因此她们俩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直到后来下了火车,我大略解释了一遍,她们才知道我一路的惊恐。

最鸡肋的是,我下火车时,一两个乘客悄悄跑过来跟我说,“我们澳洲人不是这样的”。

Excuse me???

02

我刚来几年时,一脸胆怯,一看就不像ABC,因此本地白人问我最多的就是where are you from

我说China以后,对方若是跟中国有任何渊源,就会一脸惊喜地说:

啊我去过the Great Wall我去过the Forbidden City我去过Beijing我去过Shanghai我儿媳妇是Chinese我有个Guangdong Girlfriend。

没去过中国的,也会装得一脸惊喜地说:

啊我好想去the Great Wall我好爱吃dumplings我也爱吃dim sim我老师的女儿的男朋友就是Chinese会做spicy food可好吃了。

然后谈话大概就会转向:你来澳洲多久啦?你喜欢墨尔本吗?跟中国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hello和I want to have a dozen of dumplings takeaway用中文怎么说?

#来得久了,澳洲人的虚伪劲儿我也学了个十成十#

04.gif,0

说话什么的语调雀跃上扬,脸上各种大笑嗤笑抿嘴一笑、各种惊讶表情随时转换,心里却装着一面瘫。反正他们爱看这种浮夸的表演。

什么hello mate hows it going、cheers、no worries、that's awesome、ciao之类的本地人打招呼用语,也学得溜溜的,随时糊弄一下不明真相的群众。

于是现在有时会被local问:were you born here?或是把刚来澳洲的同胞唬得一愣一愣的,以为我没有Chinglish口音便不是华人。

各位,我这是一瓶水不满、半瓶水咣当。

比较尴尬的时刻就是不得不跟澳洲朋友争执西藏、台湾和香港到底是不是独立的国家。

有时候争得火大,干脆也不提了。

05.gif,0

9年级时有澳洲历史课,短短的几百年历史反复咀嚼,也不得不把更加尴尬的清朝人来澳的淘金时代历史拿出来说。

班上就我一个华人,看到发下来的资料上写着淘金时代的华人扎pigtail、抽大烟、穿破烂、住的地方蛇鼠横行恶臭难闻,跟本地白人抢工作,就很难过。

更难过的是,当时我英语怎么那么差,无法有条有理地反驳。

你瞧,澳洲人从小就接受这样的历史教育,华人在其心目中的最初印象就是这么一个有着pigtail、肮脏滑头、跟白人不择手段抢工作的形象。

那些没脑子的少年怎么可能会尊重地对待华人。

我当时住的Bendigo镇子就是淘金繁荣时代兴盛起来、由淘金华人组成的居民圈一点点扩张而成的。

现在还有地下淘金井、绕小镇一圈装卸木料的电车和很多已经闲置不用的淘金器械遗留于此,成为了比较著名的旅游景点。

06.jpg,0

更著名的、保存更完好的淘金镇在Ballarat,离Bendigo不远。有机会来墨尔本的朋友可以考虑前来观摩一下我们清代祖先的生活痕迹。据说还有可能从小溪里淘到小金铂片。

现在澳洲的华人越来越多了。

stereotypes(固化观念)也越来越深入民心。

譬如,华人餐馆都支付远低于法律规定的工资,剥削员工,厨房蟑螂老鼠遍地。

譬如,华人普遍开两元店,黑头发卖的东西都便宜,所有产品都made in China,质量奇差。

譬如,你以为的日本餐馆,卖的sushi和udon大部分都是中国厨师做的。

譬如,华人的留学申请要格外留神,工资单流水账和期末考试成绩都有可能造假;中国驾照可能是假的,甚至跨国婚姻也有可能是场交易。

譬如,华人留学生都有钱都是富二代,经常花钱找代写代考,喜欢扎堆说中文,不喜欢跟local一起玩。

譬如,华人数学都很棒,但是都是nerd书呆子,不懂得享受生活,没有life,不会喝酒。

其中有些是真的,有些就见仁见智了。

最引起澳洲白人众怒的,就是华人抢了他们的工作,害得他们只能流落街头或是去工地搬砖拿很低的工资。

我觉得很讽刺的是,很多找不到工作的低学历澳洲白人,你说他能力不足,他也不否认,但就是觉得自个儿本来找得到工作,华人来了才找不到工作。

03

讲了一堆,还是没讲到澳洲的特产teenagers

上高中那几年,哪怕是现在,想起那些傻逼青少年就闹心。想知道一个国家怎么看待华人,就去看青少年对华人的态度吧。

俗称熊孩子。

无论白天夜晚,走在澳洲街头最怕遇到什么?

答:澳洲的青少年。

因为你不知道他们顶着个塞满酒精和sex的脑袋能搞出什么幺蛾子来。

一帮几乎等同于定时炸弹的熊孩子们,澳洲法律也有类似“未成年人渣保护法”来确保他们生而有用,熊出力量,熊出高度。

我个人觉得,如果澳洲政府严抓青少年偷窃/抢劫/吸毒/故意伤害,那么大概全澳一半多未成年渣渣都可以在监狱里碰头开party了。

那可是个浩大的工程。所以政府一甩手说老子不管啦。

有一条铁律是,一个熊孩子必然有一对熊父母。熊父母不管,懒政府不管,学校老师也不好意思管,这下熊孩子们简直high大发了。

我妈在一家大商场里开店,卖一些手机壳、数据线、贴膜什么的。我不在店里的某次。

她碰到过俩熊孩子少女,先是一个装模作样要我妈拿手机壳给她看,另一个也要我妈拿一个壳给她看;一个故意引走我妈注意力,另一个就偷偷摸摸顺走一个手机壳。

我妈发现以后就立马拔腿开始狂追,这个时候俩少女都几乎一溜烟跑没影了。

我妈穿着8厘米高跟鞋边追边喊抓小偷,一不小心摔破了膝盖,鲜血淋漓,依然不管不顾爬起来继续追。

吓得围观的吃瓜群众还以为我妈钱被抢了,一个个都立马掏出手机报警。

后来我妈英勇地在停车场堵住了顺走手机壳的少女,站在了要开车溜之大吉的少女一家面前,死死堵在了车头处。

这一家子都特么奇葩,长得奇形怪状,一个个都鬼吼鬼叫说你凭什么说我们拿了你手机壳你个fucking Chinese。

我妈一看熊孩子要赖账,顺手把车牌号和一家人的脸都拍照了,联合商场摄像头的录像证据,说要统统上传facebook上曝光,要把他们搞上新闻头条。

其实商场录像头的摄像角度太刁钻,只拍到了熊孩子的背面。而且未成年人没有盗窃罪,情节轻的,保安说几句就放了,情节比较严重的把警察找来。

最后也是做点笔录就放了,最多罚点钱,这种渣渣一家都拿政府低保,就是说没钱,就是不交罚款,你也拿它没办法。

然而这家人看着就是教育程度偏低,听说后果严重便有点忐忑。

熊少女怒火攻心,顺手就从她那把小背心撑出泥石流状的肥硕肉体中,不......

07.gif,0

准确来说是她的D罩杯下垂大胸的事业线中,一个泼猴偷桃,掏出来个带着体温与汗液的手机壳,忿忿地朝远方的水泥地上、像扔垃圾一样使劲一摔。

意思即,还你啦还你啦,老子不要啦!

尼玛

警察姗姗来迟,见我妈膝盖鲜血淋漓,穿着高跟鞋依旧跑得一身英姿飒爽,大惊失色,以为要么碰到了严重的种族歧视加人身伤害,要么碰到了很大的金钱损失。

遂问少女偷了多少钱。我妈答:偷了个手机壳。又问手机壳多贵。我妈答:25刀。

又问少女有没有任何攻击性动作,譬如种族有关的言语谩骂、故意推倒、有无携带武器等等。

我妈答曰:英语不好,听不懂有没有骂人;小孩光顾着甩掉某位长跑健将店主,没有攻击行为。

警察就颓了。据说也没立案,做了点笔录就溜溜达达走了。走之前拉着我妈、协同商场保安,语重心长地劝:25刀的手机壳而已,下次别这么拼了。

还有很多次,观赏到某些有预谋地背着背包进Kmart商场偷东西的少年们被保安逮住,客客气气请出商场大门的场景。

那是真·客气·礼貌。你下手打你就犯罪。人家可以偷东西人家可以打你耳光因为人家有未成年人渣保护法,偷完东西还可以回头告你。

都特么惯的小瘪犊子。

在我们东北,没有什么熊孩子是一顿揍不好的。一顿揍不好,那就揍两顿。

最后放到监狱里体验几天,让他菊花残满地伤。

.........

我也就是想想。

这里的熊孩子只有警察的辣椒喷雾能匹敌。

澳洲未成年的犯罪成本太低了,除了人命案以外,哪怕把你脑袋瓜子敲破了,你也占不了什么理。成人就不一样了。

当我碰到某些欠**的**熊孩子想赏他们一人几记耳光时,多么希望我还是15岁。

04

我在澳洲上的9年级到12年级,相当于国内初三到高三。刚来澳洲那会儿,简直N脸懵逼,啥都不懂,英语也不好。想想都心酸。

我上的学校是教会贵族学校,那么你会觉得同学出身富裕家庭,都会很尊重彼此的对吧。事实是,大部分同学确实是比较友善的。

嗯。

比较友善

意思就是,不管对方喜不喜欢你,基本的礼貌都不会缺,不会当你面说不好的话,装一装样子的精力还是不会吝啬的。

所以大家在一起时看起来一派和气融融。

最怕的就是在楼梯拐角不经意间碰到刚才还在一起吃午餐的两个同学,头凑在一起嘀嘀咕咕满脸嘲讽,时不时有我的名字漏出来。

我还能怎样。只能闷头走开,气得满脸通红,却头都不敢回。

什么同学,就只是一起上学的路人罢了。

但至少人家还愿意装一装样子,维持着表面的和谐,彼此心里明白却又不捅破。

这样的少年长大以后,会变得越发擅长表面功夫,修炼成精时,任谁也看不出来了。

【大部分比较友善】。

还有一小部分青少年,属于脑子里不知道整天在想什么玩意儿的。

学校那时只有我一个华裔,偶尔被白人校友当成奇行种来围观也是有点醉。

有次去上厕所,发现厕所弥漫着久久不愿散去的陈年屎臭,赶快屏息尿完出来洗手。

洗手的空当,有两个白人姑娘也进了厕所隔间,又急急忙忙溜出来尖叫好臭好想吐。我边洗手边默默忍笑。

忽然之间,其中一个姑娘手利落一指,朝我大叫“thats the shit person”。

哈?我脸僵了。

08.gif,0

那时英语还不好,听人说话就像即将死机的windows 98,处理信息异常缓慢。

等我听懂、一万句国骂从脑海掠过、选一句最精炼的在心里翻译成英文、反复检查语法确定没错、正想张口说出来时,俩姑娘早就溜了。

这是我心中永远的痛。

如果有那么一丝丝机会,那两位少女在命运的指引下、在岁月的尽头、与我再度重逢,我只想深情地送她们一句东北话:

【哔哔哔哔哔哔哔】

还有一次,也是在厕所,遇见一位与我同班的白人少女,平时极少接触,但也算是友好的同学关系。

当时彼此一瞬间擦肩而过,本来都要彼此消失在路的尽头了,少女忽然间淡定地朝我一抬下巴,说了一句英文:screw you。

09.gif,0

然后她有个男性朋友在厕所门口等着,少女推开门的一瞬他刚好看到这幕,两人就站定几秒,嬉笑着等我反应。

我再次一脸懵逼,没反应过来。人形windows 98又在缓慢处理这句英文。

大概看我没什么反应,男生一脸失望地嗤了嗤鼻,女生摆摆手很随意地说“she doesn't understand”,两人就走了。

我一边洗手一边琢磨。当时已经明白那句英文的意思比较不好了,但还是以为只是误会,或者我肯定有什么做得不好的地方。就那么小心翼翼地思索着。

平时跟这姑娘也没有什么交集,并没有惹过她,为什么要对我说那句不好的话呢。

想来想去,觉得很委屈,就一个人在厕所里默默地哭了。

一边无声地流眼泪,一边装作在洗脸的样子,怕别人看到我哭而担心询问。

余下的那个下午,我一句话都没说。

还有很多很多类似的经历......

骂人的话逐渐学得很溜,总想着有一天利落地当场反应过来然后回身骂回去。

但心态也渐渐不一样了。真心很颓很疲惫。骂完这个还有下一个,永远碰见傻逼,永远回不了嘴。

算了,有时只是笑笑走开......

也不知道是要感谢那些给我辱骂与歧视的人,毕竟因为他们不停羞辱我,我憋着一股劲儿英语才进步这么快呢。

还是因为我太过多疑太过斤斤计较才让我看不到事情美好的一面。

后来我的人生中又发生了很多很多事,见识过光明的另一面。才渐渐明白了,一个人的恶意有时毫无来由得令人心寒。

如今我上了大学,周围都是成年人,住的地方也是大学校区附近,因此再也不必重温那闹心的岁月。

但我再也没有主动交过local朋友。

25.jpg,0

终章

来澳洲这么多年,不可否认的,这确实是个很宜居的地方。

也有全然友好的澳洲人,他们也做过很多令我很感动的善举。不是所有人都那么两面三刀,不是左右人都喜欢辱华。

可惜,7年的生活,不是这一篇回答就能够全面概括的。所以我只能选择性地让大家看到澳洲社会对待华人不那么光明的一面。

有些事实太赤裸,让人无法接受。谁不想听好话呢。但提前知晓,好过后知后觉。

如果当初有哪怕一位比我先来澳洲的华人叮嘱我一些事情,让我有面对的心理准备,我也不会遭受那么多伤害。

哪里都不是你以为的天堂。

幸好我熬出来了。

幸好我没有在那些看不到未来的漫漫长夜之中放弃。

这样我才能够在多年以后,平静地讲出我的经历与经验,让下一位来澳同胞有一个不那么痛苦的求学回忆。

最后,欢迎各位同胞来澳洲旅游、求学。毕竟,这是块非常非常美的岛屿国家呀。

给我留言

Copyright © 浩然东方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 07032740

用户登录